-

看到那樹苗,一時間,眾人都是震驚了!

“那是……什麼樹?為什麼有種令我想要膜拜之感?”

空明聖師震驚開口。

“我體內的靈力,與這棵樹之間,居然有種共振之感,這……這是玄天界的本源嗎?”

元陽聖主也是十分意外!

而此刻,獨孤沉陸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氣,道:“這……這是世界樹!”

世界樹!

此言一出,元陽聖主等人都是震驚至極。

“什麼?世界樹居然在這裡?”

“昔日世界樹似乎被什麼東西追捕,逃難到南域,有未知存在出手幫助,現在看來,居然是李前輩救下了它!”

“而且,李前輩還種下了世界樹……不是傳說,世界樹天地奇珍,世間無土可養嗎?離開了玄黃霧海就必死……在這裡,卻活了下來?”一秒記住

一時間,慈航聖主、空明聖師等,都簡直震撼了。

世界樹,那可是一界之根本,事關重大。

而且,世界樹與世界同生同滅,在世間,從未聽說過,世界樹還能被人種養的!

“太可怕了,李前輩究竟是什麼樣逆天存在?世界樹都能種……”

“無法想象,李前輩的境界,我等隻怕連仰望的資格都冇有……”

他們紛紛震驚。

而且,就在李凡澆下一杯茶水的瞬間,那棵早就已經生機孕育的樹苗,忽然間長出了一片嫩葉!

見狀,眾人更是目瞪口呆,不可思議!

“一杯茶,可令世界樹煥發這等生機?”

“這也太逆天了吧?”

這一刹,眾人分明感受到,那世界樹充滿了而神秘莫測的道韻,那是天地運行的規則,是世界演化的妙理……

也就是這一瞬!

整個玄天界,無數空間中,忽然有無數秩序鏈條出現,神光大放,金色的符文好似流水,佈滿諸天!

在整個玄天界的天宇中,此刻忽然出現了一株恐怖的樹影!

一切的金色鏈條,都來自於它的枝丫!

這株恐怖樹影,撐開了整個玄天界的天空,無論是西漠、中州、東荒、南域等,都可以看到!

它至高無上,獨一無二!

秩序鏈條發出千萬丈光芒,此刻延伸出界壁之外!

此刻,濛濛白霧已經消失不見,界壁清晰得宛如一片薄薄的水晶,無數玄天界的生靈、修者,都輕而易舉地看到了界壁之外,整個虛空亂流海洋中的景象!

一個恐怖的風暴漩渦,彷彿攜帶著滅世的力量,從虛空亂流海洋中卷席而至!

無數漂浮的廢土,被輕輕一掃,就變成了飛灰,不複存在。

滅世漩渦!

一時間,眾生無不駭然!

“天啊,那是什麼東西?正在朝著我們玄天界而來?”

“虛空亂流海洋中產生的大風暴,彆說我們隻是玄字界,就算是地字界,都會被撕裂,冇有一個生靈可以活下來!”

“完了,這一次,我們玄天界是真的要完了!”

世人驚惶。

而此刻,玄天界那天宇中,那恐怖的樹影,無數的枝條,閃爍著金光,卻是朝著虛空大漩渦探出!

滅世漩渦此刻已經綿延數十億裡,席捲無數空間,浩瀚得像是無邊無際的黑洞!

相比之下,金色的枝條就像是微不足道的光線。

無數金色秩序鏈條,穿越了時間空間,觸及到了恐怖漩渦的邊緣。

但,那恐怖的風暴,並冇有因為金色秩序鏈條,而停留分毫!

此刻,滅世漩渦距離玄天界,已經隻剩下千裡的距離了。

那股令人恐怖、顫抖的毀滅氣息,傳導而來。

無數水晶般的界壁,此刻轟然破碎。

虛空海洋中洶湧的亂流,恍如決堤的河水,狂亂地衝進了玄天界。

滅世漩渦未至,但僅僅是這些滲透進來的虛空亂流,也足以毀滅一個世界。

——虛空海洋的一道漣漪,落在下界的頭上,那都是不可承受的恐怖災難。

那金色的恐怖樹影,此刻再次爆發出無儘的光芒,它的金色秩序鏈條,冇有再往外延伸,而是編製了一道道金色的大網,阻攔虛空亂流進入玄天界!

它隻能防守——儘管這種防守,也是坐以待斃。

虛空漩渦轉瞬間就逼近,隻剩下百餘裡的距離!

整個玄天界,所有的生靈,此刻都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!

整個世界,都像是死寂了一般。

強大的凶手瑟瑟發抖,匍匐著看向域外。

隱修的老者眼中絕望,躺進了棺材中。

甜蜜的戀人緊緊相擁,想要一起死去……

“哎,玄天界的世界樹,在短短一段時間內,已經成長得非常可怕,但,比起這滅世的漩渦,還是不值一提啊……”

“無人能阻擋,這,就是玄天界的宿命。”

“等死吧……”

無數修者哀歎!

小院中。

當金色樹影出現在天宇的時候,空明聖師等人,無不是震驚至極。

因為他們感受到,世界樹遠遠比十大玄仙跨界而來時更加強大。

但,世界樹的抵禦,在那無邊無際的滅世漩渦前,不值一提,就連界壁都被震破的時候……

所有人臉色慘然!

這怎麼抵抗?

太難了,讓人絕望!

而李凡,此刻卻是看著小樹苗上的那片嫩綠葉。

“這樹倒算是活了。”

李凡也笑了,道:“陸讓,來,為師再教你種養之術的另一個法門。”

李凡是已經隨緣了,反正,如果這個世界真的要毀滅,身為凡人,自己什麼也做不了。

他的性格就是不自尋煩惱。

既然如此,那就該乾什麼乾什麼。

每一分的光陰,都有其專屬的意義。而此刻,眼前一顆即將重新煥發生機的樹,就是此刻的意義。

李凡不喜歡浪費美好的時光。

陸讓有些發愣地上前。

“枯樹重生,嫩葉新出,這個時候,枯樹已經積攢了一定的力量,但,想要讓樹真正存活,長得更加旺盛,便需要趁熱打鐵!”

李凡道:“去打水來。”

陸讓聞言,便急忙去水井中打了一盆水來。

“及時澆水,然後加蓋熟土。”

李凡將水澆了下去,又提起鋤頭,翻起土壤,覆蓋到樹根處的土。

“若所料不錯,樹根得到了補充,嫩葉會急速成長。”

他輕撫嫩葉。

果然,他話音剛落,那新綠嫩葉,瞬間舒展開來。

也就是這一瞬。

玄天界天宇中,那恐怖的金色樹影上,一片嫩綠的葉子,忽然發出萬丈光芒!

那生長葉子的枝條,此刻居然探出了界壁之外。

那綠葉隨即飄落。

朝著恐怖的滅世漩渦飄去。

滅世漩渦,席捲無數廢土,裹挾無儘虛空,可滅一切界!

一片充滿生機的葉子朝之落下,就宛如路邊的一粒塵土,微不足道。

但,當那葉子飄進了恐怖的漩渦上空之時。

忽然,葉片瞬間舒展膨脹,葉脈延展億萬裡,綠化垂落滿天星!

那一片葉,居然變得無邊無際,朝著整個滅世漩渦覆蓋而去!

“轟——”

此刻,虛空海洋中,恐怖波動傳開!

滅世漩渦瘋狂暴動,周圍無數星辰廢土,隨之炸裂而開,好似萬丈波濤洶湧,宇宙眾生都為之顫抖。

但那葉片,卻輕靈而隨意,終究落下!

恐怖滅世漩渦,隨著葉片的落下,居然消弭不見!

一刹那,虛空之海倏然平靜下來!

滅世漩渦……已經消失!

這一刻,全世界都寂靜了。

茫茫虛空亂流之海,僅有那一片綠葉,蒼綠欲滴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