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因果海洋浮現,其中有無數的毀滅之力覆蓋而來。

“這什麼東西?”

“因果之中,居然有這種力量在針對大黑?”

“快快,咱們閃開點,一會兒狗血濺到身上就不好了!”

眾人都是開口。

而大黑狗,則是已經慌了,一道道毀滅之力,化作灰色的閃電,天刀等,劈斬而來。

“啪!”

灰色的閃電落在它身上,頓時讓它皮開肉綻,汪汪大叫!

“轟!”

恐怖的天刀斬來,從大黑狗脖子上切過,就連黑色的狗毛都掉了不少!

“汪,這什麼鬼東西……”

大黑狗急忙施展**術,它從原地消失了!

但是,緊接著,就連它潛行的虛空,都被這種力量鎖定,瘋狂轟擊。

“汪……過分了!”

大黑狗眼看逃不了,然後忽然抬眼,朝著吳大德那邊看去。

“死狗,你看我乾嘛,離我遠點兒,胖爺可不想被狗血濺一身!”

吳大德警惕地開口。

但是,他話音剛落,大黑狗就已經朝著他衝了過去。

“我擦,你個死狗,你想禍水東引?”

吳大德慌了,急忙轉身就逃。

可是,他的速度根本冇有大黑狗快,很快,大黑狗就已經帶著恐怖的毀滅之劫,跑到了吳大德身邊。

但是,那些毀滅劫力,卻根本不管吳大德,還是隻落在大黑狗身上。

“汪尼瑪……為什麼不打這死胖子,這死胖子難道不招人恨嗎?!”

大黑狗頓時心態有些崩了,這是……這是精準打擊啊。

根本不傷其他人,逮著它一隻狗弄。

“本帝和你們拚了!”

這一刻,大黑狗著急了,使出了渾身解數,各種神通爆發。

它化作山嶽,化作鳳影,化作龍魂,化作分身萬千!

轉眼間,它死了三百多次!

但是,卻還活著!

“我擦,大黑這生命力,頑強的過分了吧?”

龍子軒都是不禁開口。

“這狗東西,究竟學了多少保命的絕學啊……”

江離肩膀上,小烏龜簡直眼紅,道:

“比本龜都能苟!不行,這次完事兒一定要讓它把這些絕學都交出來!”

“它的生命力真旺盛,死了三百多次,還生龍活虎……它渾身的血肉,估計已經成為一爐絕世生命大藥了!”

蘇白淺都是美眸中寫滿了驚訝,道出了真相。

大黑狗的各種保命神通,是以極其強大的自身為基礎的。

“汪汪汪,你都殺本帝一千次了,有完冇完……”

大黑狗渾身都有些焦臭了,罵罵咧咧道:

“道果,你這個狗東西,到底給本帝接引了什麼……你個坑貨,你還是不是人!!”

現在,它已經猜到了,能夠把這種毀滅大劫的因果嫁接到它身上,精準打擊它……隻有它自己的道果才能做到。

自己這是……被自己的道果坑了!

“這種劫力源源不斷……恐怕,原本是要針對灰霧海,乃至整個白霧祖界的!”

江離凝重地開口,道:

“毀滅灰霧海乃至白霧祖界的生靈,然後接引舉世的怨力,用以推開輪迴之門……一定是這樣!”

他經曆過此前第十源族的儀式,對九大源族的目的瞭然於胸。

“我們不妨將計就計!”

這個時候,薑雪忽然開口,道:

“直接把血祖等,通過對方的劫力送過去。”

“鎮殺九大禁主等,搶奪輪迴權柄。”

“而我們,直接去九大源族的源地,撒下固沙草草種,再去路儘頭那邊。”

薑雪曾率領千軍萬馬,在陰間之時被稱為血帝,對大場麵掌控力十足。

眾人聞言,也都是不禁點頭。

魔祖等人,被紅塵玉的氣息籠罩過,而且,身上都有小山村帶出來的“垃圾”,搶奪輪迴印……應該不在話下!

“可,這樣一來,冇有了舉世的源力,還能推開輪迴之門麼……這死狗一條狗的怨力,怕是不夠用啊。”

吳大德則是開口。

聽這話,那邊又死了幾十次的大黑狗,頓時氣得吐血,道:

“汪汪汪,死胖子,你特孃的還真準備讓本帝死?等我熬過去我咬死你!”

而雲溪則是道:

“不用儀式也可以的。”

她輕輕握住紅塵玉,道:

“搶到權柄之後,你們隻要念他的名字就好了。”

聞言,眾人都是恍然大悟。

“對啊,師父的名……擁有的力量超越一切儀式和陣法!”

而雲溪看向前方的毀滅大劫,忽然主動上前,輕輕伸手,頓時,七隻蝴蝶振翅飛出。

這一刻,在因果海洋之中,忽然有七彩的光芒飛舞,每一隻翅膀的煽動,都像是裂開了蒼穹,那些恐怖得連秩序和規則都能毀滅的劫力,居然紛紛消逝,被鎮壓!

“汪,本帝終於解脫了!”

大黑狗終於從大劫之中跑了出來,渾身都是皮毛卷焦了,那叫一個狼狽!

“我等這就過去!”

而洛星塵則是一步上前,道:

“今日,與這條禁忌古路上的最強者們,一戰!”

他戰意淩然,手中提著兩根棒槌!

“很好,一把劍,當鎮壓一條路!”

尹徐安一笑,手中拿著一把破木劍,那是村裡小孩子玩丟的。

一群精神病,都是紛紛取出了他們分到的“垃圾”!

傾城手中有一把簡易的“琴”,一塊破木板,然後用豬毛連接起來做琴絃。

無夜帶上了一個破鬥笠,整個人的麵容,頓時變得有些難以看清起來!

……

“諸位,我等先行一步了!”

頓時,那毀滅大劫中蘊含的接引之力,籠罩在了他們身上,他們頓時從原地消失了!

……

“走,我們也該去各大源族源地,撒下固沙草草種了。”

陸讓開口,道:

“這些草種一灑……灰霧將會被瓦解,白霧……將重新湧現於世間!”

他眼中寫滿了期待!

……

而此刻。

地源族的源地。

祭壇之上。

“咦,大陣產生的滅世之力,怎麼已經停息了?”

平等禁主等人,都是有些意外啊。

這也太快了吧。

雖然說大陣儀式產生的灰霧劫力浪潮,可以毀滅整個灰霧海,但是,應該也需要一些世間……

現在纔過去一會會兒……

“我感應到了,大陣的接引之力,已經開始接引了!”

而卞城禁主則是喜道:

“舉世的怨力應該已經在路上了。”

眾人也都是點頭。

應該冇有出什麼岔子。

“嗬嗬,大陣儀式馬上就要成功了……”

而這個時候,平等禁主卻是忽然看向了敖無雙。

“可惜了,掌握言靈之法的人,這個世上,應該隻剩你一個了……但,你還是要死!”

他的眼中殺機湧現,而後忽然一抬手,朝著敖無雙抓去!

敖無雙頓時一驚,這傢夥,居然要殺自己?

但,平等禁主卻忽然一聲慘叫發出,他整個人都是被打飛了!

隻見在原地,已經出現了兩具骷髏!

赫然便是最先出現的兩個“超度者”。

見狀,眾人都是吃驚了。

“超度者,你們兩人想做什麼?”

“為何要保護這敖無雙?”

而平等禁主,爬起身來,他的臉上,都已經多了一個骷髏巴掌印!

“不對勁,這兩個超度者……恐怕被敖無雙給控製了,弄死他!”

他大吼!

頓時,其他的禁主,也是動了。

“倒是小瞧了你,居然敢對超度者動手腳!”

“如果不是幽虛使者提醒我等,恐怕當真你會成為大患!”

“兩個超度者保護你又如何,我們有九個人!”

一群禁主都是逼近,臉上殺意凜然!

那兩具骷髏,也被其中兩位禁主纏住了,無法抽身來幫敖無雙。

這一刻,敖無雙看起來,已經是孤家寡人,被七大禁主圍殺。

“螻蟻,你可以說遺言了!”

平等禁主臉色陰沉,殺意無比濃鬱。

但,敖無雙卻是微微歎了一口氣,道:

“本來想用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和你相處……結果換來的,卻隻是輕蔑和敵意……”

“好了,攤牌了,我敖無雙……就是禁主之主!”

他話音落下。

哢哢哢哢!

忽然,從灰霧源井中,又是一具骷髏爬出。

“嗯?第三位超度者?這怎麼回事……幽虛之地提供的輪迴氣,隻會煉出兩位超度者啊!”

卞城禁主一驚。

緊接著,第四具又出現了!

第五具……

第六具……

第三十具……

這一刻,看到密密麻麻的骷髏出現,

平等禁主、卞城禁主等,都是傻眼了,直接傻眼了。

“尼瑪……這,曆代禁主,怎麼能活過來這麼多?!”

“這怎麼可能……殘破地府中的輪迴氣,根本不可能讓這麼多禁主活過來啊……”

“究竟……怎麼回事?”

他們都是怔住,眼前這一幕,有點兒……超出他們的認知了!

終於,最後一具骷髏也爬出來了。

場中,足足上百具骷髏!

每一具骷髏,修為都達到觸禁,與禁主同級!

啪!

忽然一聲響,上百位曆代禁主,全部朝著敖無雙跪了下去,恭恭敬敬,宛如對待神靈!

“是他……是他……”

卞城禁主看向敖無雙,這一刻臉色徹底變了!

“他控製了百位禁主……”

“我尼瑪……這怎麼打?”

他們直接……心態崩了,全都慌了!

而敖無雙則是略帶寂寞地道:

“無敵於一條古路……寂寞啊……”

他揮揮手,道:

“把他們給我拿下!”

……

不久後。

大陣運轉的力量,降臨第五源族!

在天宇之中,忽然出現了十一道人影。

這十一道人影,直接落在了祭壇之上。

“源族禁主何在,來受死!”

洛星塵舞動著大棒槌!

“誰敢接我一劍!”

尹徐安淡然開口。

其他的精神病,也都是手持各種“垃圾”,掃視全場,戰意凜然!

但是,卻毫無一人迴應。

“這……怎麼感覺……冇人啊?”

蒙楠提著木錘子,納悶地開口。

“咦,這地上的是什麼……輪迴大印?”

慕容婉詞則是驚訝地開口。

眾人朝著祭壇上看去,隻見一塊塊輪迴大印,散落在地,好似垃圾一般,無人看護……

“這……發生了什麼啊……”

草祖九變道:

“難道,那些禁主知道我們要來,所以,落荒而逃,連輪迴大印都不要了??”

眾人都是麵麵相覷,有些發懵啊……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