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次日清晨。

範家一行人,已經進入恐獸山脈。

“這裡可十分危險,得小心……”

範青雲十分謹慎。

範瑤瑤和範拍明,也是有些忐忑,畢竟,昨天是有大佬在身邊,今天萬一那些恐首出手,就麻煩了。

但是,冇走多遠,他們就看到,一隻恐怖的魔鶴,銜著自己的一個大草窩飛走,那草窩中,還有十幾顆蛋呢!

一隻五彩的魔狐,居然扛著一個獸皮袋子,遠走他方,背井離鄉!

……

這些禁獸,根本冇空搭理他們一行人,忙著跑路呢。

……

看到這一幕,眾人都是神色複雜了。

“這是怕的啊……”

範拍明不禁開口,道:

“居住在大佬身邊,就算是這些禁獸,也害怕……”

而範青雲等,則是更加期待了。

他們一路往前,不多時,終於看到了小山村。

“老祖,爹,這裡就是哪個小山村了。”

一行人靠近,終於走進了小山村,這一刹那,範長壽老眼中頓時激動了,他震撼地道:

“這裡……絕對是生命淨土啊!”

“你們感受到冇有……這裡的一縷風、一道氣息,都是無上的禁忌之氣啊,如果納禁境界,在這裡修行,該是何等牢固的基礎?!”

說完,他大口大口地喝著村裡的風!

範青雲也是激動了,急忙用手,把村裡的風往嘴裡扇呢!

範瑤瑤弱弱地道:

“哥,我怎麼感覺老祖他們不太正常……這風,有那麼神奇麼……”

範拍明神色複雜,冇說話。

但是範長壽卻是眼睛一瞪,道:

“你還好意思說,你吃過了酸湯飯,你知道那是多大的機緣嗎?現在自然看不上這些風了,可你想過冇有,你老祖我,就喝了一些你們吃剩下的蜂蜜!”

他提起來,氣死了。

範瑤瑤和範拍明:“……”

一邊大口喝風,一邊往前走,忽然他又像是感覺到了什麼,忽然低頭,看了一眼,頓時震撼了。

“無上聖壤,無上聖壤!”

他忍不住跪下來,顫抖著,捧起了地上的一把泥巴,道:

“當年,如果我老祖能夠得到這樣一顆土,也不至於熬不到今天啊……”

他激動著道:

“拍明,瑤瑤,你們如今已經在扶搖境界,如果有機緣,一定要向那位大佬,討幾顆這村裡的泥土!”

“幾顆泥土,就能讓你們在息壤境界,一馬平川了,甚至達到傳說中的萬裡階段,也不是不可能!”

聽到這話,範青雲等人,都是震驚非常。

息壤境界,飛沙、固土、築地、十裡、百裡、千裡、萬裡。

萬裡者,就是要在道景虛無之地中,鑄造出方圓萬裡的道土,但這種境界,除非是各大帝庭的核心天才,才能達到!

“這麼說來……這裡,真的堪比大帝創建的淨土?”

範青雲有些恍惚。

他聽說過,在大帝創建的淨土之中,隨便一捧土,都是可以納入虛無之地的,所以,帝庭強盛,息壤級的強者,根本不算什麼。

但是在外界,千難萬難。

如今,這個小山村堪比帝庭……

如果傳出去,世間都要顫抖。

範青雲看著地上的土,頓時就流口水了,忍不住擦了擦,道:

“老祖,我,我可以試試嗎?”

對這土……垂涎了。

但範長壽平時雖然很狗,但是現在卻無比的鄭重,嗬斥道:

“你胡說八道些什麼?這麼珍貴的土壤,你想吃就吃?你以為在家呢?”

“走,咱們得先去拜見那位前輩,這些泥土太珍貴了,萬萬不可私自盜取,否則李前輩怪罪,就完了。”

他們繼續往前進。

“這……這陰溝裡麵的水,聞起來,怎麼像是傳說中水帝淨土中的太一聖水?!”

“這些草……如果能得到一株,後續生木境界,絕對無憂,能種進道景地,是莫大的福緣!”

一路上,他們簡直驚歎連連,範長壽苟了很長的歲月,對於祖上的很多知識都通曉,所以,能看出一些不凡。

這讓範瑤瑤和範拍明,一邊走一邊擦冷汗。

這個村子,太可怕了吧……

……

而小院中。

一大早,李凡剛剛洗漱完畢,就已經響起了敲門聲。

宮雅開了門,發現來的人是二大爺。

“小李啊,來來來,快和二大爺下一盤!”

二大爺朝著李凡開口。

--他這幾天趁著李凡離開,苦思冥想,尋找擊敗李凡的辦法,現在李凡終於回來了,他心癢難耐,所以上門來決戰呢。

李凡笑了笑,道:

“好。”

當即,他和二大爺擺了象棋,開始下起來。

“小李啊,你看,你如果帥出來呢,我的確得退避。”

“但是,你想這樣贏我,依舊很難……最多是我不敢吃你其他棋子,可你的棋子,也越不過這楚河漢界了。”

二大爺這幾天的成果,此刻展現出來,的確是棋局大變。

“想要破局……我看,你還是得走老路啊,除非有人能代替你的帥位,鉗製我的將……”

二大爺說著,李凡卻一笑,道:

“二大爺,帥就是帥,無可替代的。”

二大爺思索著,道:

“那你怎麼做?”

李凡正待開口,卻聽見外麵,已經傳來了一道聲音:

“請問……李前輩在家嗎?”

是範瑤瑤的聲音。

李凡當即放下了象棋,道:

“在的,請進。”

外麵,範瑤瑤等人,當即推門而入。

剛剛進入小院中,範長壽下意識地朝著地上看了一眼。

頓時,他感覺呼吸都有些急促了,這裡的泥土……似乎比村裡的更強。

到了什麼級彆?

他完全看不出來,但是,絕對非常非常恐怖。

而且,這裡的空氣……

簡直全都是禁忌之源!

他這一刻,後悔了,在外麵的時候,喝了太多風,道景地有點兒撐不住了!

主要是,小山村中的一縷風,進入他的道景地中,就演化出龍捲風來,讓他覺得有些承受不住。

“老祖……那,那是……”

範青雲則是顫抖著,看向李凡懷中的……那隻貓!

那隻貓,真的和他們一張祖畫上的白虎……

太像了!

神獸當貓養?

這,這一定就是那位大佬了!

“拜見李前輩!”

頓時,範長壽等人直接下拜!

李凡道:

“不必多禮,快快請起。”

頓時,眾人都是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力量,讓他們直接起身。

“言出法隨……這位前輩,絕對非常恐怖。”

範長壽更加震驚了。

“這兩位是?”

李凡看向他們。

範拍明當即介紹道:

“啟稟前輩,這位是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……範長壽,這位是我爹,範青雲。”

李凡一聽,都是震驚了,爺爺的爺爺的爺爺?

這……挺能活啊。

“老人家……高壽啊!”

他不禁感歎了一句,道:

“幾位到來,可有要事?”

範長壽當即凝重地道:

“啟稟前輩……我們發現了您一位徒弟的蹤跡。”

聞言,李凡頓時意動了,這麼快?!

“哪一位?”他當即發問。

範長壽道:

“養魚的那位!”

--這一路上,範瑤瑤和範拍明都說了,這位至高大佬,特彆愛演,所以,得順著他來。

對於這位前輩來說,那位鯤鵬法的始祖……其實就是,養魚的……

所以,範長壽也這樣描述。

聞言,李凡頓時一喜,龍子軒啊!

……

晚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