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域,太衍聖地。

玄天聯盟的陣仗重新整齊了起來。

元陽聖主等人,都是吃驚無比地看著火靈兒手中的簪子!

“這簪子……居然能滅殺天仙?太可怕了吧……”

靈超聖主喃喃著。

早在此前,他們就已經見識過,火靈兒用簪子滅殺了上界仙人,但,他們萬萬冇有想到,這簪子居然可以逆天到可殺天仙的地步。

“這木簪中……蘊含著大道法則……非常可怕。”

獨孤沉陸凝重地開口。

火靈兒卻隻是淡淡道:“這是李前輩親手造就的簪子。”

親手造就!

這四個字一出,眾人都是默然了,那位存在賜下的寶物,怎會是凡品啊?m.

他們越發覺得自己的選擇是對的。

選了火靈兒和慕千凝當盟主,就等於抱上了李前輩的大腿!

“玄天聯盟何在,滾出來!”

就在此刻,轟隆的聲音已經響起!

天域之上,密密麻麻的戰艦不斷出現。

一艘艘戰艦,無比恐怖,散發著壓迫性的氣息,有玄仙級、天仙級等!

看到這一幕,太衍聖地,玄天聯盟的所有人非,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!

“嘶!”

人太多了。

一眼望去,足有上千艘戰艦啊。

而且,最低的都是玄仙級的戰艦。

太可怕了。

而太衍聖地這邊……就連火靈兒、元陽聖主等人所在的戰艦,也不過是仙人級。

差彆不是一點兒半點。

在上千艘戰艦之中,更是可以看到四杆大旗獵獵作響。

“地靈聯盟”!

“地元聯盟”!

“地風聯盟”!

“玄字聯盟”!

四大聯盟,全來了!

“四大聯盟,全都到了……”

靈超聖主感覺心中沉重。

“來的至少都是仙人,這就是四大聯盟的底蘊嗎?太可怕了……”

“地字界已經非常強大,比起仙域一些弱小的城池,都不會差太多啊……”

“若非有兩位神女在,我等連和對方對話的資格,都冇有……”

空明聖師等人,也是紛紛開口,話語凝重非常。

上千艘戰艦,直接將太衍聖地團團包圍!

“本座地靈聯盟嶽破山!”

嶽破山一步走出,盯著太衍聖地戰船上的火靈兒,冷冰道:“就是你殺了我聯盟的太上護法祝玄!?”

火靈兒淡淡道:“是又如何。”

“好大的膽子。”

嶽破山話語冰冷,道:“你不過一個小小的玄仙,宛如螻蟻般,真以為有一兩件寶物,就能和巨龍叫板了嗎?”

“跪地受死,獻上寶物,還能留你全屍!”

**裸的威脅。

他俯視著整個太衍聖地。

火靈兒卻是冷笑道:“可笑。真以為自己是天界的主宰了麼?”

“在其他地方,你們肆意妄為無所謂,但是在南域,我勸你們還是守一點兒規矩。”

“這裡不是你們可以撒野的地方。”

她很淡然!

但是,她這種態度,卻更加激怒了嶽破山!

“好一個狂妄的丫頭,本座倒要看看,你有什麼本事!”

他一步抬出,雙手一動,結出一個恐怖的山嶽大印,山嶽大印宛如有千萬噸,朝著火靈兒所在的戰艦壓了下去!

金仙之威,恐怖非常,大印所到之處,空間都在不斷扭曲!

火靈兒深吸了一口氣,手中的木簪,再次一動——

木簪在空氣中留下了一道淡淡的劃痕!

但,那恐怖的山嶽巨印,卻瞬間裂成了兩,氣息轟然向四周散開!

她破了金仙一擊!

見狀,四大聯盟,無不震驚!

“那是……那是準聖器?!”

尹星德老眼一縮,瞬間射出熾熱的光芒!

“準聖器……一定是!隻有準聖器,能讓一個玄仙境界的螻蟻,接下金仙一擊!”

地元聯盟,巫明深眼中寫滿了貪婪。

“此物,我們地風聯盟必須得到!”

地風聯盟盟主寧天浩,更是誌在必得,直接站了出去,道:“嗬嗬,小丫頭,這玩意兒太危險了,還是交給我吧!”

他大手一揮,出手搶奪!

四方仙靈氣化作虹光,幾乎要將火靈兒捲走。

但火靈兒手中髮簪再動!

一道道金仙虹光,在她髮簪之下,儘數消弭。

嶽破山也是沉著冷靜,再次出手,他也盯上這木簪了!

兩大金仙,圍攻一個玄仙!

火靈兒宛如舞動的精靈,手中的髮簪,就是她的依仗,居然遊鬥兩大金仙,不落下風!

“嘿嘿,你能阻擋一個兩個,你能阻擋三個四個嗎?”

這個時候,巫明深忽然一步踏出,黑袍化作了一朵恐怖的黑雲,漫天落下,籠罩了全場!

又是一個金仙出手了!

此刻的火靈兒,已經是極儘全力,再來一個,勢必不堪重負!

她的修為本來就相對低微,全靠手中的髮簪支撐,但,同樣的,縱然髮簪的威力十分恐怖,但她能激發的也有限,無法如對方天仙一般,隨意秒殺眼前的這些金仙!

現在三個人同時對她出手,她頓時岌岌可危。

但,就在此時,太衍聖地的戰艦之上,又一道靚麗的身影站出,慕千凝一步橫空,出現在那漫天黑雲之前,她同樣取下了頭上的髮簪!

——與火靈兒的那根,彆無二致!

她同樣用髮簪一劃,瞬間,遮天蔽日的黑雲,直接被撕裂了!

“什麼?又一件準聖器?這怎麼可能!”

“不可思議,這小小的玄天州,果然寶物極多!”

“拿下她們!”

瞬間,全場人都是激動了。

一件準聖器,就已經了不得了,足以引發進金仙間的大戰,如今又來一件!

誰能不動心?

“宗主,我等前來助你一臂之力!”

這個時候,地元界的另外兩大強者,白虎族主白震天、上官世家上官展翼,瞬間與巫明深並列,三人恐怖的氣息席捲而出。

三大金仙!

這引發了所有人的震驚,地元界,居然強大如斯!

三人一起出手,頓時,空間幾乎都被扭曲,一道道恐怖的攻擊,毫不留情地轟殺嚮慕千凝!

“嗬嗬,嶽兄,我來助你一臂之力!”

這個時候,尹星德忽然一步上前,宛如鬼魅一般,下一瞬,就出現在了火靈兒的身邊,伸出了雞爪一般的手掌!

他的速度非常快,防不勝防,幾乎就要得手。

但,就在此時,火靈兒的身體外,卻顯化出一道朦朧的宮殿,將火靈兒保護其中。

“轟——”

一身巨震,尹星德直接被震得倒飛而出。

他好不容易,才穩住了心神,老眼中卻是閃過了一抹驚怒而大喜的神色!

“又是一件準聖器……不,這什麼宮殿,品級更近乎超越了準聖器!”

這一刻,他老眼徹底火熱了。

而其他人,也是瞬間瘋狂了。

“這麼多寶物?天,一定要拿下這兩個女子!”

“不要給她們任何機會!”

“哈哈,天賜寶物於我等啊!”

他們紛紛開口,一時間,無數尊強者準備再次站出!

“哈哈,此物,我誌在必得!”

玄字聯盟的盟主黃殤,一直在等觀看,此刻再也忍不住了,瞬間躍出,他所過之處,居然帶起了一條條的黃色屍水!

詭異非常!

尹星德也再次逼近!

此刻,四大金仙,圍攻火靈兒,三大金仙圍攻慕千凝!

局勢非常危急!

“這群渣滓,欺人太甚!”

“以大欺小,以多欺少,好不要臉!”

“這就是所謂的盟主嗎?一群宵小啊!”

太衍聖地的戰艦之上,獨孤沉陸等人,睚眥欲裂,怒得火焰大起!

但是,他們此刻卻無能為力!

金仙戰場,他們連天仙都不是,稍稍接近,就回被恐怖的餘波掃成血霧!

戰況非常激烈。

火靈兒和慕千凝,憑藉手中的髮簪,對抗數尊遠超過她們的大敵。

“中!”

黃殤一聲大呼,一掌揮出,重重拍向火靈兒,但同樣的,宮殿的虛影再次顯化,為火靈兒擋住了這一擊!

但,火靈兒此刻臉色已經蒼白起來,汗珠不斷低落。

“我恨!”

她低呼。

明明身上的寶物很強大,但是,她卻無法發揮其應有的威力。

如果她的修為再高一些,能夠激發木簪的全部威力,她相信這四大金仙,都會在轉瞬間死亡!

同樣的,慕千凝此刻也是險象環生。

出了三大金仙之外,還有數尊老天仙,不時偷襲她!

慕千凝焦急非常,她餘光忽然看到,火靈兒在四大金仙的聯手下,倒飛而出!

“靈兒姐姐!”

慕千凝焦急非常,她傾儘全力,注入靈力,木簪狠狠一劃!

一道近乎真空的裂痕,瞬間斬向三大金仙,三大金仙都是目光凝重,急忙遠遠退去!

但,其中有兩尊老天仙避讓不及,瞬間神魂俱滅,發出慘叫!

慕千凝瞬間撲到了火靈兒的身邊,拉住了火靈兒,道:“靈兒姐姐你冇事吧?”

火靈兒搖搖頭,道:“我冇事……但靈力耗儘了!”

她臉色慘白!

畢竟,她同時負擔著髮簪和體內藏著的離天神宮兩樣寶物!

“爾等縱然有至寶在身,也擋不住我們!”

“如此下去,拖也將你們兩人拖死了!”

“把寶物都乖乖交出來吧!”

七大金仙,聯袂逼近!

他們的臉上,都是寫滿了貪婪和無情。

慕千凝看向七大金仙,美眸中閃過一抹恨,道:“若非李前輩降下法旨,我和靈兒姐姐,早就直接鎮殺你們了!”

聞言,七大金仙更是大笑。

“哈哈?降下法旨?可笑,打不過,就想扯虎皮嚇我們麼?”

“就憑你們,也想鎮殺我們?螻蟻也想屠龍”

他們肆無忌憚!

慕千凝心中懷揣殺意,真的很想取出曾經擊穿仙域的那副“一劍壓天南”,但,她還是控製住了自己,取出了另一幅!

“這,便是那位前輩的法旨——”

她隨即,將紙張往空中一拋!

頓時,紙張淩空而起,緩緩展開!

這一刻,全場所有人,都是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。

彷彿一種無上的道在展現。

彷彿一位來自遠古的大能在顯化!

無敵的氣機,瞬間讓四大聯盟,全場強者,都是震驚不已!

所有人,都凝神看向那空中的一張紙。

在那張紙上,四個大字,緩緩出現:

“以和為貴——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