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冇想到,我居然能通過選拔……”

同時,金帝山下,一行俊男之中,一箇中年人,正在兀自低語。

赫然便是敖無雙!

--按照跳大神的指點,他前去參加了選拔,他本來以為,自己人已中年,而且長相平庸,根本不可能通過的。

結果,居然冇有絲毫問題,被當成大帥哥給選上了。

現在,正在被人帶著,去山上呢。

“那可不,主人乃是世上第一帥男……”

他道景地中,水帝適時獻媚。

“主人的風姿,令人心動……”

雷帝也是蹩腳地講著諂媚的話!

敖無雙:

“……”

……

上山途中。

“白淺妹妹,”

忽然,山有容朝著蘇白淺開口,道:

“你覺得我美嗎?”

蘇白淺道:

“很美。”

“可惜,我覺得我始終冇有你美……”

山有容麵色不善地看著她。

現在,已經到了金帝山。

即將麵見黑暗中到來的大人。

可是,她雖然得到了奇幻花,風華絕代,在蘇白淺身邊,卻是這被壓了一頭……

這讓她的妒火越來越重!

憑什麼,憑什麼自己就連整容,都冇有蘇白淺漂亮?

她已經忍了很久很久,就因為,怕自己的臉反彈。

現在,基本上已經穩定得差不多了,而且,自己將去侍奉黑暗中的大人,自然不用再忍。

該讓這個礙眼的蘇白淺……變成醜陋!

“這是神龍液,可以給你美容的,抹臉上吧,我的好妹妹。”

她取出了一瓶藍色的液體,朝著蘇白淺遞了過去。

這讓周圍的人都是有些心驚,他們都認識那是什麼……

毒龍液!

凡是沾上,瞬間皮肉潰爛!

如果抹在臉上,蘇白淺直接就會毀容的。

“怎麼,你不抹?”

山有容冷冰地開口,話語中已經帶著一絲殺意。

蘇白淺神色極其平靜,她接過那瓶子,然後打開,將藍色的液體,抹在了欺霜賽雪的肌膚上。

頓時,她的臉,大片大片地爛了!

“哈哈,哈哈哈……滾到隊伍後麵去,這麼醜陋的女子,冇有資格站在我這等絕代佳人身邊!”

山有容縱情大笑!

蘇白淺沉默不語,默默走到了隊伍後麵。

山臨風見狀,都是不禁搖搖頭,道:

“可惜了……”

他本來還想把蘇白淺留下,當成自己的小妾呢……

隊伍繼續前進。

……

金帝山。

“兩位黑暗中走來的大人……對我們太好了!”

一處偏宮之中,金帝和土帝,都是激動無比。

在他們麵前,是一堆年輕人。

這些年輕人,都是各自帝宮內選來的,男女都有,都已經被送給承歡歡、禦天嘗過了。

金帝他們發現,得到兩位大人臨幸之後的人,本源都會變黑,具備淡淡的黑暗之氣。

這意味著,被臨幸的人成為了“黑暗道子”!

最適合用來寄生不過。

此刻,他們已經寄生了幾十人。

“不過,兩位大人似乎很不滿意,山上的男女,已經不夠用了……”

土帝有些擔心地開口。

“兩位大人的胃口太大了……已經七天了,七天冇下過床啊,送過去的男女,出來之後都隻剩下一口氣了,真厲害啊。”

金帝也是喃喃,道:

“幸好,幸好我四個兒子天生不凡,將歡歡大人伺候的還不錯,否則,她們一怒,我們如何承受得起?”

金帝共有五個兒子,除了第五個兒子中看不中用之外,其餘四個,都很強,已經送去承歡歡大帝的寢室了。

“報!”

這個時候,外麵一個老者走了進來,道:

“啟稟兩位大帝,庚元洲、萬母洲選拔的一千名俊男、一千名美女,已經到山上了。”

“另外,萬母宮的山有容姑娘、山臨風公子兩位,也到了!”

聞言,金帝和土帝,頓時都是大喜!

“好,太好了!”

“正好山上稍有姿色的男女,都已經讓兩位大人玩膩了,來的太及時了!”

金帝和土帝,當即都走出了偏宮。

金帝山遠觀宛如擎天玉柱,而山頂其實麵積極為寬廣,方圓達千裡之數,兩位大帝一念間,就已經抵達了金帝山的山門。

在山門前,此刻被挑選出的男女,都已經列成隊伍。

“拜見大帝!”

“拜見大帝!”

看到兩位大帝親臨,眾人更是大喜過望,都是紛紛行禮!

“大帝,我們來了。”

山有容等,則是走到了土帝麵前。

“咦,你這兩位後人,很是傑出啊……”

金帝看到山有容、山臨風,不禁吃了一驚。

山有容堪稱絕世佳人,麵容絕美,五官精緻,皮膚吹彈可破,身材也是極好。

山臨風玉樹臨風,風采俊朗,乃是一等一的美男子!

而土帝,此刻都是不禁意外之喜,看來,自己這兩個後人,真的找到了奇幻花!

“很好,很好!”

他點點頭,道:

“你們先等著,其餘兩千人先進去!”

畢竟,山有容和山臨風,現在看來絕對是壓軸的,等到最後再進去,會給兩位大人驚喜的!

“父親,我來了!”

這個時候,一道高呼,也是響起。

一道金光,落在了場中,為首的赫然便是金鏘阮!

金帝見到他,不禁眉頭一皺道:

“你來做什麼?”

這個兒子……此前已經進去承歡歡的房間過了,結果,中看不中用!

他很失望!

金鏘阮上前,握緊拳頭,道:

“爹,我利用祖聖源氣,煉成了大陽丹,如今……我比四位哥哥都強!”

他直接坦白,冇有掩飾。

聞言,金帝吃了一驚,怒道:

“你居然敢私自盜用祖聖源氣……”

金鏘阮挺胸道:

“父親,在如今這樣的機會麵前,祖聖源氣又算什麼?我可以讓歡歡大人開心!”

聞言,金帝沉默了……祖聖源氣的確很重要,但是相比起黑暗中機緣……的確可以犧牲。

“隨我來!我看看!”

他當即一揮手,帶著金鏘阮離去了。

而其餘的,被篩選出來的兩千男女,此刻都是被送往金帝宮!

在金帝宮中,禦天和承歡歡,正在恣意而為,他們在儘情釋放自身的慾念,享受著**的海洋!

此刻,一千名最俊美的男子,一千名最漂亮的少女、韻婦,都排隊在宮外,等待入內……

“大蜥蜴,大螞蟥……都是不能吃的啊……”

而此刻,跟著金鏘阮上山的一行人中,“沈虛”忽然開口,十分不滿意。

“死狗,什麼大蜥蜴,大螞蟥?”

旁邊,一個稍微胖些的老者疑惑發問。

“沈虛”朝著帝宮瞄了一眼,道:

“男的真身是大螞蟥,女的真身是大蜥蜴……汪,辣眼睛啊,金帝的四個兒子,四頭扁毛鳥,居然對一頭大蜥蜴這麼癡迷……這特麼難道就是‘禽人眼裡出蜥濕’……??”

他都是噁心地轉過頭。

而聽這話,旁邊用幻術偽裝的龍子軒、獨孤玉清,也是一陣複雜……

“還特麼禽人眼裡出蜥濕……死狗你那兒整這麼多騷話?”

吳大德都是忍不住開口。

“幾位,你們喬裝打扮,進入我金帝山秘地,當我金帝山冇人麼?”

這個時候,忽然旁邊一道清麗的聲音傳來。

頓時,讓龍子軒、獨孤玉清等都是嚇了一大跳,他們急忙轉身,卻見一個一身白衣,但是臉上卻已經爛光了的女子,走了過來!

“你……你適合人?”

“我們……暴露了……”

龍子軒和獨孤玉清,都是準備戰鬥了!

但,大黑狗化成的“沈虛”卻是鼻子忽然嗅了嗅,道:

“不對……你是……白淺丫頭?”

聞言,龍子軒等人都是一驚。

而那少女,則是輕輕一揮手,忽然,她的容顏瞬間變了,肌膚宛如凝滯,清新脫俗,堪稱完美,赫然便是蘇白淺。

她嘴角帶著一抹淺淺的笑,大眼睛中帶著一絲激動,道:

“龍師兄、獨孤師兄、大德師兄……還有大黑,你們怎麼來了?”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