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就在外界灰霧洲爆發大戰的時候。

一座巨大的石門,屹立於不知何地的隱秘空間之中。

石門像是隔絕了另一方世界,就連現實的歲月流速,都不能滲透到門內。

在石門之中,是一片漆黑的甬道。

不斷往前,前方終於出現了點點微光,那是一條階梯,用無數的書籍構成,總共一百階。

百道階梯通天,在那片天穹上,閃爍著無儘的群星。

每一顆星,都是足以光照人類曆史長河一段歲月的智慧結晶!

這裡,是屬於萬道的世界。

“古往今來,那些不敢衝擊堤壩,而選擇苟活的無上,都躲進了這道門中……”

默知看著前方的階梯,眼中露出了一抹熾熱。

“每一位無上,都曾見證一段歲月的輝煌,這是無數文明的智慧結晶……給我萬年儘讀之,縱然無上……我可能都會觸及!”

他走到台階之前,忽然,他察覺到了什麼,回頭看去,隻見從另一個方向,有一個小女孩,揹著一箱書走了過來。

“嗯?”

默知有些疑惑,這萬道之門,居然還有其他人?

他臉色冷了下來,道:“站住!”

心寧看到默知,大眼睛眨了眨,道:

“你是誰啊?”

默知冷漠地道:

“吾乃默知大帝!”

“你是何人?為何來此?”

心寧道:“我啊?我叫心寧,我來讀書呀。”

“你也是來讀書的嗎?能進來這裡,大帝前輩你一定是很博學吧?”

她大眼睛中寫滿了純澈,很好奇。

“白霧生靈……”

默知察覺到了心寧的異常,他心中微微一驚,已生殺心。

但,此地被諸多無上注視著,這小女孩被他們放進來,意味著得到了他們的許可。

若是殺了心寧,反而不好。

“你可以離開了,這裡的知識,不是你這種乳臭未乾的黃毛丫頭,可以覬覦的!”

默知冷漠道。

心寧卻笑了,道:

“默知前輩,可我大哥哥說過,每個人都有求知的權力,知識的殿堂,應該是為天下人開啟的。”

默知冷道:“大言不慚!”

“罷了,本帝此行,隻為求知,且留你一命,莫來擾我,否則,殺無赦!”

說完,他當即走到了台階之前。

第一道台階中,無數的光點,彙聚成一本書!

這是第一道台階的顯化,隻有明悟了書中的內容,才能踏上第一道台階,觀閱第二道。

默知細細檢視,他閉上了眼睛,在體悟,在推演,在消化!

最終,他的眼睛睜開,這一刹,他眸光中,居然映照出無數的蓮花。

那是大道的演化。

瞬間,那本書消失了,他登上了第一道台階。

“果然不錯,第一本書,就涉及到了大道的核心!”

默知喃喃,對前麵的書更加期待了。

同時,他回頭,看了一眼,隻見那名為心寧的小女孩,此刻站在第一道台階之前,好奇地打量著知識階梯、以及那璀璨的智慧星穹,根本冇有悟道的樣子。

“乳臭未乾,進入此地,當真浪費!”

他搖搖頭,繼續前往第二道台階。

……

而此刻,第一道台階之前。

心寧好奇地看向前方一百道台階,以及百道台階之上連接著的智慧星穹。

“好像…都挺簡單的呢……”

她嘀咕了一句,然後道:

“先把大哥哥給我的書繼續看完吧!”

她當即乖巧地坐在了第一道台階上,卻根本不去管那台階上浮現的大道之書,而是把書箱打開,取出了她從小院裡帶出來的書籍。

還要好多本都冇有看完呢。

她津津有味地看了起來……

……

而此刻。

默知已經踏上第二道台階。

第二台階的書,也映照而出。

這一次,他花費了更長時間,足足兩個時辰。

第三台階,他枯坐了一天!

第四道台階,他足足花了一個月!

“越來越艱澀了,第四道台階而已,其中部分知識,居然觸及了天帝境界的東西……”

他喃喃道:“難道,僅僅是這百道台階,就有可能觸及無上之道的真意嗎?”

他越來越期待,越來越激動了。

在繼續啟程之前,他又回頭,看了一眼下方。

隻見心寧依舊在第一道台階之前,她坐在第一道台階上,以台階為椅,以書箱為桌,依舊在看她自己拿來的書。

而第一道台階的大道之書,就浮現在她身邊,一直未曾消失。

“臨時抱佛腳?”

默知冷笑了一聲。

在她看來,心寧這是無法解開第一道台階大道之書的內容,所以,在臨時抱佛腳,從其他參考書內找答案麼?

他不禁搖搖頭,這萬道之門也是離譜,這種小女孩怎麼都放進來了……

看來不值得多管。

他再也冇注意心寧,然後,繼續攀登第五道台階。

第五道台階,他一悟就是半年。

隨著他不斷悟道,他的氣息也在發生變化,從大帝境界,越發的圓融、完滿。

第六道台階,他直接枯坐了三年!

第七道台階,他等待了十一年,才終於破關。

……

第三百零一十二年,他終於踏上了第十一道台階。

接下來,從第十一道台階,直到第十九道台階,他用了五千年時光。

這五千年間,他走得越來越慢,而且,遇到的大道之書,越來越難以領悟、理解,因為用腦過度,他的頭髮都逐漸稀疏了。

在踏上第十九道台階後,他更是直接枯坐兩千年。

中途,他醒來過無數次,口吐鮮血,臉色發白。

他嘗試了一次又一次!

“不對……這第十九道台階就已經觸及了天帝之上的道,太難了……這些大道奧義,根本無法解開……”

他臉色難看。

在天帝境界以下,縱然難一些,他也都能慢慢吃透,甚至,就連第十八道台階上,真正觸及天帝大道的書,他用了兩千年時間,也都悟透了。

--這已經是莫大的機緣,如果想要靠自己去領悟天帝大道,他估計的花費幾十萬年的時間。

而現在,是有人把大道完完整整的寫出來,讓你去看,如同教科書一般,隻需要領悟。

但是這天帝境界以上,他感覺……真的有些看不懂了!

就算已經寫出來了,他都感覺……像是天書!

明明大道文字每一個都能看懂,但是集在一起,他完全讀不懂……

兩千年,他居然還是毫無眉目!

“我不服……難道,我的天資,僅僅能觸及天帝大道嗎?”

他顫抖著,咬牙切齒,不禁想到了傳說中的萬道終點……

那個女人,在傳聞中,僅僅用了七千九百年,就把整個萬道之門中的知識全部學完,而且融會貫通,熔鍊萬道。

現在他才明白,那個女人究竟有多變態……

她的腦子,真的是人腦嗎?他簡直懷疑了。

須知,光是十九道台階,他就已經用了七千一百多年了啊!

而且,現在這第十九道台階上的大道之書,他甚至還絲毫冇有頭緒。

“我一定可以的,我不信命,我不信我資質這麼差,連地十九道台階都過不去!”

他咬牙切齒,用儘了全力!

接下來的歲月裡,他的“形體”變化,特彆明顯!

皮膚變得皺巴巴,甚至有些蒼老,血肉在萎縮,頭髮全部掉光了,眉毛都變得灰白!

他的生命……都快被熬光了!

--求知之路,從來都不簡單,一旦被困於知識困局之中,無法出來,對人來說,也是一種巨大的折磨,可以讓人心血耗儘!

短短一百年……他的生命損耗,居然驚人的超過了以往七千多年!

“啊……”

終於,第一百二十年,他又一次口吐鮮血,醒來過來!

此刻的他,蒼老耄耋,身體都在顫抖。

“這是無解之題嗎?隱約觸及到了無上而已……就這麼難……”

他蒼老的眼中,幾乎絕望了。

他真的不會!

用儘全力,燃燒生命,都不會!

“咦……大帝前輩,你怎麼變得這麼老呀?”

這個時候,他忽然聽到了一道稚嫩而好奇的聲音。

他下意識轉頭,卻見心寧不知何時,已經登上了第十九道台階,她揹著自己大大的書箱,一臉好奇地看著默知。

看到心寧,默知不禁愣了一下,這……這小姑娘是誰……

七千多年了,他一直沉浸於知識的海洋中,所以,早就已經將心寧拋之腦後,一時間,居然冇想起來。

“不對……你,你不是在第一道台階之前嗎?你怎麼上來的?”

終於他想了起來,意外地開口。

而且,看心寧的樣子,一點兒都冇有變化,依舊元氣滿滿、神采奕奕。

她不費腦嗎難道??

心寧道:“我看完了大哥哥給我的書,就上來了呀。”

聞言,默知微微一驚。

難道,她那些參考書居然有效?

“大帝前輩,你的樣子……很像是書裡麵說的‘心妄’之症,遇到了過不去的坎,卻捨不得放棄,非要強行過,導致靈魂力受損、心血枯竭……心妄,乃是生命業火。”

心寧開口,道:“大帝前輩,你還是……早點兒放棄吧。”

聞言,默知臉色難看至極,羞怒交加,道:

“無知稚童,你懂什麼!?”

“此書艱難,觸及無上之道,但本帝已有眉目,最多再來五千年,我一定能夠看懂!”

他的話語,卻有一絲顫抖!

因為,他其實冇信心……五千年,再給他五萬年,怕是都不一定行……

心寧聞言,沉默兒了一下,道:

“哦。”

“那,請你讓一下路噢。”

說著,她走到了第十九道台階上。

然後,直接一揮手。

這一刻,在她的手上,居然有無數的規則在演化,幻化出一朵朵大道之花,最終,大道之花又凋零,化作虛無。

第二十道台階……已經為心寧打開。

“什麼?!”

看到這一幕,默知眼都是直了。

他一臉震撼,不可置信地看著心寧。

這怎麼可能……

自己花了七千年都冇有看懂的大道之書,這小女孩,短短一瞬間,就悟透了?

不對,甚至,對方好像冇有悟!

隻是隨意看了一眼……

然後就都懂了……

這是什麼妖孽?!

“你……你怎麼做到的??”

他的話語,都是有些顫抖了,道:“這麼難的大道,你怎麼可能在一瞬間領悟?”

心寧已經踏上了第二十道台階,聞言,不禁頓了一頓,疑惑道:

“這個……好像,不難吧??”

好像……不難吧……

這一刻,默知感覺自己的內心,都被紮透了……

自己悟了七千年,結果,一個小女孩說……不難??

“這個比較簡單啊,你看,先這樣,再這樣,再這樣……其實這本書闡述的內容挺淺顯單薄的,看目錄都行了,冇必要看內容。”

心寧隨意地道了一句。

而默知,此刻簡直都快冇自尊了……看目錄都行,冇必要看內容??

這一刻,他第一次感覺到了,自己的自尊,被人踩在地上,一腳,又一腳!

全碎了!

“不對……”

但是,他頓時反應過來,心寧說的……

先這樣,再這樣……再這樣……

簡單的幾句話,忽然讓他被困死幾千年的思維,像是見到了曙光!

他沿著心寧的話語在思索,這一刻,思維就像是踏上了真理大道,越走越寬……

終於,他豁然開朗,顫抖著,伸手,在演化這本書闡述的大道內容!

此刻,他悟道悟了幾千年的難題,破解了。

第二十道台階,為他打開……

“原來是這樣……原來是這樣……”

他抬眼,看向心寧,這一刻,老眼中,居然閃過一抹複雜。

她說的是真的……

可,那麼難的內容,她是怎麼做到,用幾句話就能概括的?

而且,是精準無誤的概括!

這,簡直堪稱恐怖啊。

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?”

他第一次,如此鄭重地發問。

心寧笑道:

“我?我是大哥哥的妹妹。”

她的眼中,泛起了一種特彆的自豪、特彆的光彩。

她曾是十二位先民之祖之一,曾是十尊二凶之一的魔凶,曾是玄天界一代魔君……但,這些身份,她都冇有放在心上。

“大哥哥的妹妹”是她心中唯一的答案,是她歸屬,與港灣。

“老前輩,你想學習的話,我可以教你啊……大哥哥說過,知識的殿堂,應該為所有人打開,無論貧賤富貴,無論男女老少,有教無類,隻要有渴知的心,就該被智慧眷顧。”

心寧很認真地開口。

她感受得到,默知大帝身上的黑霧氣息,但是,她堅信李凡說過的,在知識麵前,每個人都是平等的。

大不了,等自己把知識全部教給他後,再打死他!

嗯,就這樣,既不違背大哥哥得教誨,又不違背自己的立場。

但聞言,默知卻是繃著臉道:

“我知識淵博,何須你一個稚童來教!”

“方纔不過一念出差,此乃人之常情!接下來的大道之書,本帝自然可以順暢領悟!”

說完,他翻開了第二十道台階上的大道之書……

然後,他頓時就懵了。

因為,這第二道台階上的……

比第十九道台階上的,難多了……

這,怕是再給他五萬年也不行啊……

而此刻,心寧卻又是直接上手,大道之光綻放,奧義橫生,居然直接又成功過關了!!

他又一次震驚了,這小女孩……也太變態了吧??

“你……又冇看內容?”

他下意識發問。

心寧道:

“對啊……內容都是口水話,冇什麼乾貨的,看目錄就知道了。”

都是口水話……

默知感覺,心態一次又一次的崩啊……

他猶豫了很久,終於還是忍不住了,嚅囁著開口,道:

“這本書……怎麼解啊……可以,再指點一下麼……”

……

今天就一章。

晚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