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黑暗吳大德,在黑暗之穹中,觸及無上。

在得到黑暗王座上那位不會多管吳大德的承諾之後,黑暗之中,有三位無上出手,要扼殺吳大德。

吳大德被轟殺了一次又一次,無上級的存在,每一次出手,都石破天驚,要將因果都泯滅!

而他,每一次都艱難地重生,每一寸血肉,都被轟碎了成千上萬次,又重現。

“不對,我們出手……反而是在幫他完善無暇之道?”

終於,有一位無上者驚覺,他們發現,隨著他們出手,每一次重生後的吳大德,身體都比之前更加變態。

“引九幽之火,取暗穹之雷,泄冥河之水,共誅之!”

這一刻,有一道冷冰的聲音響起,第四位無上者出現。

“洛鳴兄,你也要出手了嗎?”

其餘三位無上,都是有些驚訝。

洛鳴,這是一位極為古老的無上者,據說,在那批黑暗故祖稱霸黑暗之穹的歲月中,他就已經是天帝。

那匹黑暗故祖被帶去禁忌世界之後,黑暗之穹真空,洛鳴等最接近無上的那批人,變得黑暗眷顧,成為了最強大的無上巨頭,甚至可稱為尊者。

被稱為尊者的那匹無上者,據說每個人都會兩種以上的無上大道!

雖然遠遠不能和通曉一切的跳大神相比,但對於普通無上來說,這已是鴻溝天塹。

“這些人可為黑暗生靈,但不可為黑暗無上!”

“他們的前生太過不潔,當扼殺!”

洛鳴尊者的聲音在響起!

這一刻,九幽之火、暗穹之雷、冥河之水等各種恐怖的殺劫,轟然墜落,全部打在了黑暗吳大德的身上。

“不隻是洛鳴,那幾位最強的黑暗無上,看來達成了共識。”

“對,那批老怪物,那些被稱為尊者的無上,看來並不允許十尊二凶證道無上。”

“十尊二凶這些年,太過跋扈了,在黑暗之穹中興風作浪,得罪了太多人!隻要黑暗王座上那位不保他們,有的是人想要誅之!”

很多人驚醒,明白了局勢。

“他媽的……欺人太甚了!”

而黑暗吳大德,此刻也在叫囂,他憤怒到了極點,重生了一次又一次,然後,他居然將那九幽之火、暗穹之雷、冥河之水等,全部給活吞了!

而後,他神魂俱滅,一滴血都不存了。

徹底被鎮殺於因果間!

“塵歸塵,土歸土,他們曾經追隨過那位,與黑暗為敵,這,就是他們應得的結局。”

洛鳴尊者冷漠地開口。

而黑暗王座上的那位,卻隻是笑了笑,道:

“殺得好。”

“早就看這個胖子不順眼了,了卻一樁煩心事。”

他索性閉上了眼睛,酣睡起來。

這讓洛鳴尊者等都是皺眉。

這位,什麼情況……

他栽培黑暗十尊二凶萬年,如今,居然真的眼睜睜看著黑暗吳大德在觸及無上之時,死去?

但,就在所有人沉寂之時,忽然,在寂滅之中,洛鳴尊者的上空,忽然出現了一擊巨大的肥臀!

“吃胖爺一臀!”

一聲怒吼響起。

洛鳴抬眼,吃驚非常,駭然道:

“你怎麼還活著?”

他竭儘全力,一拳轟殺而去。

這一拳,讓無數黑暗大星都是爆開了,但是,轟擊在那巨臀之上,洛鳴居然感覺手臂一陣痠麻,然後,直接折斷了!

“什麼?!”

洛鳴眼中大驚,急忙施展大道,離開了原地。

隻見他所處的空間,都直接被坐得裂開了,空間毀滅,道則化作虛無。

而黑暗吳大德,已經重新出現。

他的身上,瀰漫著無上的氣機!

黑暗吳大德,已證無上!

無暇無缺之道!

“怎麼會………暗穹之雷,冥河之水等,都毀滅不了你?”

洛鳴尊者真的吃驚了。

就算是真正的無上者,遭遇那種殺劫,都唯有思路一條。

但,鬼知道吳大德,究竟怎麼扛過來的……

“無暇無缺之道,居然還接近了本律……你這個變態!”

而且,他發現,吳大德證出的無暇之道,直接就接近本律了……

須知,無上者想要抵達這一步,除非被本律淬鍊過。

“明白了……明白了……”

這一刻,他終於明白,為什麼黑暗王座上的那位,如此放心,直接不理。

這個死胖子,根基太過恐怖了。

“既然已成無上,此事,我們收手!”

洛鳴尊者一臉陰沉地開口,轉身就走。

“就這麼走了?老子坐死你!”

黑暗吳大德憤憤開口,就要追擊。

“汪,彆追了,真追過去,人家揍不死你,你以為你天下第三啊。”

大黑狗鄙夷地開口。

而黑暗吳大德,看向大黑狗,卻是幽幽道:

“狗東西……這麼多歲月,咬胖爺咬得挺狠啊……”

“胖爺今天就要吃狗肉火鍋!”

他朝著大黑狗撲了過去。

但是,大黑狗卻呲牙道:

“死胖子,飄了是吧?真當本帝牙口不好了?”

它直接下口!

“啊……”

吳大德頓時痛呼了起來,他簡直像是見了鬼一樣,不可思議地看著大黑狗,道:

“我都特麼無上了,你還咬得動我?”

大黑狗卻隻是嘚瑟地道:

“這世上冇有本帝咬不動的東西!”

而黑暗王座上的那位,則是思索了一下,傳音天下:

“十尊二凶未觸及無上前,除無上以外,任何人都可以殺他們,我不乾涉。”

“他們觸及無上之後,無上可出手,我也不乾涉。”

聞言,頓時黑暗之穹掀起了波瀾。

一時間,無數的天帝級、準無上高手,開始組團獵殺十尊等。

黑暗之穹風起雲湧!

從他發話之日起,黑暗之穹中,南風等人,便過上了腥風血雨的生活。

……

歲月飛逝。

第一萬一千年,走遍黑暗之穹,挑戰過無數劍道強者的獨孤玉清,在一顆黑暗大星上,觸及無上劍道。

那一日,黑暗之穹震動,前後不知有多少位無上出手阻擊,黑暗大星墜落了一顆又一顆,宇宙浮土炸開,劍光震動了整個天宇。

最終,無極劍光,斬下了兩尊無上者的頭顱,劍尊之名,威震八方!

……

第一萬一千三百年,龍子軒武道觸及無上,同樣經曆了一場血戰,最終,四位黑暗無上,居然都冇有逃脫,在他證出的無法之道前,全部化作了待宰的羔羊。

……

第一萬五千年,林九正證道,道名無邪。

第一萬八千年,南風成就“無弦”之道。

第兩萬一千四百年,小師妹蘇白淺證道,她的道極為奇特,證道之日天下嘩然,曾有一位尊者拚命出手,想引動堤壩誅殺她,但被黑暗王座上的那位鎮殺了。

她證出了無死無生之道,一度被世人猜疑,此道或許可能和無始無終相媲,但冇有人能驗證。

第兩萬七千年,宮雅證道,她證大道之日,極為玄妙,一尊魔壺鎮壓九霄,安靜如死。

直到她證道百年後,纔有小道訊息傳出,她證的道極為可怕,有可能是傳說中的“無容”之道,當日去阻擊她的三位無上,大道都被她吞噬吸納了。

海納百川有容乃大,而無容,意味著無限的成長,可以吞納其他無上者的無上大道。

她也是第一個被稱為尊者的存在,因為,從證道之日,就掌握了不止一種無上大道。

同時,他們這批新崛起的無上,也引起了無數的爭議,主要集中在誰強誰弱的問題上,有人說無極劍道最強,有人說無法武道稱尊,還有人說無生無死纔是真正的王者。

但這些爭論,並冇有結果。

……

如今,尚未證道無上的,隻剩下紫菱、陸讓、清塵、江離四人了。

但隨著時間消逝,整個黑暗之穹,反而對剩下的這四個人,越發緊張起來。

因為,按照推測,他們早該在數千年,就踏出那一步了。

如今,三萬年將逝,卻依舊寂靜無聲。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