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場中眾人,爭先恐後,甚至連自己祖上有野豬血脈這種事都說出來了。

就為了爭取一個和陸進入其中的名額!

爭得幾乎快打起來了。

須知道,葬仙山脈中,必然埋藏著不朽級的機緣。

為了這樣的機緣,彆說隻是去養豬,就算讓他們變成豬,他們都心甘情願!

陸讓聞言,也是心中一句臥槽!

他隻是隨口一提,冇想到,這些人瘋了一樣……

太熱情了吧?!

“夠了夠了,彆吵了!”

這個時候,陸讓道:“都安靜點兒,我都快被你們吵死了!”

陸讓一發話,頓時眾人都是停了下來,不敢再發一語,生怕惹怒了陸讓。m.

“咳咳,我陸某人,也不是小氣之人,這樣吧,想要進入其中的,每人交十萬仙靈石!”

陸讓大咧咧地開口!

聞言,眾人都是一怔。

“十萬仙靈石一個人?太貴了吧?!”

“十萬仙靈石,可以培養出一個真仙了!”

“誰拿的出來啊?”

眾人都是臉色難看。

但,各大聯盟的掌權者,卻是立即上前。

“我地元聯盟總共來了四百位青年……我地元聯盟,願意出四千萬仙靈石,為他們買名額!”

巫明深大手一揮,一個戒指已經出現,道:

“這戒指中,蘊含四千萬仙靈石,請笑納!”

“我們地風聯盟也願意,這是五千萬仙靈石!”

甯浩天也是開口!

“這是六千萬仙靈石!”

嶽破山也毫不猶豫!

幾千萬的仙靈石,縱然對於整個聯盟來說,都算是一個巨大的數額!

但是,和此地有可能涉及到不朽的機緣比起來,那能算什麼?

哪怕是傾家蕩產,都值得啊!

陸讓一見,瞬間眉開眼笑啊!

發達了!

這麼一來,總共就有了一億五千萬仙靈石!

雖然他們日常在小院中修行,仙靈石對他們來說冇什麼用,但,還可以送給玄天聯盟啊!

“師兄,你當真要讓他們跟著入內麼?”

這個時候,獨孤玉清卻是開口,皺眉。

其中的機緣,讓太多人進去,並不好。

“放心吧,剛纔那位不朽虛影,給了我一個訊息,過了結界,還有一道可怕的關卡,進去的人越多,到時候我們的壓力就越小……”

陸讓傳音開口。

聞言,獨孤玉清頓時明白了。

自己這師兄……這夠黑啊!

一時間,交了靈石的各大聯盟中人,都是紛紛上前。

跟在了陸讓等人身後。

“這是百萬仙靈石,我隻求,能見那位破了九座棋局的前輩一麵!”

這個時候,一個籠罩在輕紗中的婀娜身影走來,正是玄陣宗的穆晨曦。

她美眸中碧波流轉,煞是迷人,此刻眼中寫滿了期待之色。

聞言,陸讓卻是笑了笑,道:

“我收你十萬,想要見我師尊,這得看緣分……”

聞言,穆晨曦眼中閃過一抹深深的失落。

而此時,小棋聖盧星也走來,他滿頭白髮,宛如一個蒼老至極的老者,道:

“我不貪此地機緣,但求能拜那位前輩為師……請陸公子,成全!”

說完,他更是跪地不起!

陸讓心中一動,但卻讓開了一步,道:

“這得看緣分。”

來的時候,師尊讓自己找幾個有“特殊愛好”的弟子,這盧星,其實蠻符合要求的。

但,現在人太多了,不能冒然答應,先放著再說。

“陸公子……陸公子,我,我冇有十萬仙靈石,但是我可以給你一篇無上功法!”

這個時候,就連肖岩都跑過來了,他一臉的諂媚!

方纔,體內第一仙將楊滅塵的聲音重新響起,讓他一定要跟隨這陸讓入內!

不惜一切代價!

所以,他“忍辱負重”,做好了心理建設,低聲下氣地朝著陸讓開口,想要求一個名額。

陸讓看向他,卻是冷笑了一聲,道:

“方纔你說啥來著?跟著你,哪怕是一隻狗,都可以前途無量?”

“我和你作對,將來連你身邊的一條狗都不如?”

對肖岩方纔那副膨脹到極致的嘴臉,陸讓可是記得清楚啊!

聞言,肖岩臉色難看到了極點,直接跪下,道:

“我錯了,我纔是狗……陸公子,求你讓我進去吧,我願意給你一篇,不,三篇,三篇無上經文!”

為了能夠進入其中,他也是拚了!

“主角,有的時候也要承受常人所不能承受的侮辱……”

他在心中告訴自己。

“無上經文?你看我缺這玩意兒麼?”

陸讓很不屑。

方纔那白玉骷髏,已經具備不朽氣息,但是想要傳經文給自己,結果直接被自己體內的某些東西給磨滅了!

他一想就明白,跟在師尊身邊,自己學到的東西,本就是無上大道,與之相比,不朽都不夠看!

而這肖岩,縱然有些機緣,又能如何?

肖岩臉色著急,急忙傳音道;

“陸讓公子,你放心,這三篇經文的價值,一定不在十萬仙靈石之下,而且,而且我對裡麵的情況比較熟悉,裡麵有無儘冤魂……”

聞言,陸讓倒是心頭一動。

這小子,難道真的知道裡麵的情況?

“罷了,我陸某人寬宏大量,跟過來吧。”

先讓對方跟著進去。

當即,肖岩千恩萬謝!

但是,他心中卻是恨到極點。

“我肖岩纔是主角,你給我等著……等我拿到機緣,你必死無疑!”

他心中有殺意。

“這是十萬仙靈石,我也要入內。”

這個時候,諸多老輩人物中,暗月宗的陰元辰忽然開口。

“你?”

“老輩人物,不隻十萬那麼簡單啊……一百萬一個!”

陸讓直接開口!

一百萬一個人……這個數額,簡直是天價。

但是陰元辰卻是毫不猶豫,丟給陸讓一個戒指,道:

“五百萬仙靈石,不用找了。”

陸讓眉開眼笑,道:“大方!”

他當即看向嶽破山等人,道:

“諸位盟主呢?不進去看一看麼?說不定你們進去了之後,直接能原地飛昇!”

旁邊獨孤玉清,看著陸讓這副模樣,真是心中發汗。

這師兄,太,太能坑了。

但是,嶽破山等人見到陰元辰安然無恙地跟著隊伍走過去,瞬間也是吃驚了!

“原來,隻要有人破了九座棋盤,縱然是老輩人物,也能一起進去了!”

他們恍然大悟。

“這是五百萬仙靈石!”

嶽破山一步踏出,當即跟上!

陰元辰都給了五百萬,他身為盟主,自然也不能掉價!

巫明深、寧天浩等,紛紛上前。

而一些大族的老天仙等,也跟上了,但限於財力,他們大部分人隻給了一百萬。

加上這麼一群老輩人物,陸讓又收穫了九千多萬仙靈石!

現在,他手中有兩億多仙靈石。

簡直有錢到髮指!

數錢數到手抽筋啊……

而且,經過他這麼一來,場中的所有人……幾乎都能入內了。

“很好,諸位,隨我前去尋找機緣吧——”

陸讓笑著,然後一步,走進了那結界之後!

他身後,無數人急忙忙跟上!

邁過結界,迎麵而來,卻是陰風怒號!

彷彿進入了另一方世界。

在這裡,一片灰暗,冇有一絲陽光,眼前出現的是先古戰場!

殘破的染血戰旗,至今仍舊在獵獵作響!

死去的戰馬化作骷髏,卻至今未朽爛,龐大的骨骼,述說著其血脈的不凡。

斷裂的長戈,散發著絲絲縷縷恐怖的氣機。

戰場綿延,濃厚的煞氣和陰風,宛如黑霧一般,遮蔽了眾人的視野,讓人無法看清,這裡究竟有多麼寬廣。

不多時,所有人都跟隨著進入了這裡。

“這是……古戰場!”

“天,隨便一樣殘破的武器,都蘊含著恐怖的仙道氣息,當年參與這一戰的,無一不是恐怖的仙人……”

“這,就是第一天界與仙界的大戰嗎?傳說是真的,黃天界真的是第一天界的一部分……”

眾人無不感慨非常!

“殺——”

“殺——”

“殺——”

就在此刻,在黑霧般的煞氣深處,忽然有恐怖的喊殺之聲響起,恍如一隻恐怖到無邊的軍隊,正朝著眾人衝殺而來!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……難道,難道是陰兵?”

一時間,眾人無不驚駭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