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仙域之上。

一個身穿黑袍的老者,出現在了一處宏闊的大殿之中。

這裡,鴻蒙氣條條垂落,隱秘至極,雖然就在他的仙國之中,卻無人可知曉。

冥羅仙宮!

冥羅仙王,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仙國,他走進大殿,一揮手,森羅仙君的下半身,頓時出現在了殿內。

“為師以證道地的鴻蒙氣蘊養你身,或許三月之後,你能方可恢複全軀。”

冥羅淡淡開口。

那森羅仙君剩下的兩條腿,此刻卻是朝著冥羅仙王下跪。

雖然被重創,但他還有意識在!

“罷了,為師還有要事。”

說完,冥羅仙王直接離開了。m.

不多時,他就已經步入了另一處同樣隱秘的存在。

這裡光武仙國的祖地!

“光武仙王,老友來訪——”

冥羅仙王直接開口。

在那隱秘之地中,許久許久之後,一道輕淡而蒼老的聲音才道:

“冥羅,你我十萬年不曾見麵了,這一次來,何事?”

冥羅仙王道:

“我送你一樁無上機緣!”

……

同時。

一處道宮,處在鴻蒙之見,常人不可察,淩駕眾生之上。

此處,名為天機仙宮!

一代仙王俞瀾,就在此修行。

此刻,仙宮的天機大殿之中,兩尊恐怖至極的人物,正在對坐!

其中一箇中年人,手中持掌太極陣盤,似乎有千萬重大道縈繞,在他的額心,有著一道天生的太極紋路!

他的氣息玄奧至極,一抬手,一彈指,都有某種可怕的氣機隨之而起,因果在他身邊崩塌幻滅。

而他的對麵,則是一個身穿仙袍,長髮如瀑的男子,男子的眼中滄桑而浩瀚,不知經曆了多少歲月,看透了多少沉浮,但此刻,眼底卻藏著一抹深深的憤怒。

額頭有太極道紋的中年人,看著對麵,道:

“安拓,你可想清楚了,這件事牽涉非常之大!”

“雖然你留在下界的那道分身,乃是十幾萬年前所留,境界遠遠不如當今的你,但是,能夠抹殺之,足以說明對方至少也是一尊不朽之王。”

“涉及與我等同級的存在,你要付出的,恐怕非常之多……”

聞言,安拓仙王卻是淡漠道:

“你我在此殿中,已經準備了一個多月,我豈會放棄?”

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堅決之色:

“上天入地,我也一定要尋出此人,殺之後快!”

“他既滅我分身,因果,便已經結下!”

“我清楚你俞瀾的規矩,這是三滴仙王血,那去吧——”

他抬手,頓時,手心之中,出現了三滴恐怖無比的血液!

三滴血液,宛如滾動的赤金,散發著難以想象的氣機,若非此地仙殿之中,布有某種恐怖的仙王大陣,恐怕這一方空間,都會因為這三滴仙王血的出現而崩塌!

俞瀾仙王的眼中,露出了一抹複雜之色,道:

“好吧,既然你強求,我便替你出手一次,推演此人的存在!”

他手一揮,三滴仙王血,已經入手。

其中一滴,落在了那太極陣盤之上!

“道衍無極,因果循環,追蹤尋物,九幽黃泉!”

俞瀾低聲開口,雙手飛速地結印。

一時間,整座天機仙殿,都因此而震動起來。

一道道恐怖的大陣,瞬間從仙殿周圍的空間中浮現,幾百萬道恐怖的道則,在隨之一起和鳴!

他在逆勢推導因果!

刹那間,這方空間大變,彷彿進入了某條恐怖的時空長河中,光影交錯!

數百萬年前的凶獸在咆哮,數千萬年後的光影在交雜……

無數種因果在交織。

“一滴仙王血,引我見真實!”

俞瀾與安拓在歲月因果長河中爭渡,一滴仙王血,指引著他們的方向。

他們似乎進入了一片虛空海域中,似乎看到了一個朦朧的新世界,在某種撞擊下形成……

但是,前方的一切,卻都籠罩著某種不可看穿的迷霧!

“縱然在因果長河中,也無法看穿?!這怎麼可能!”

俞瀾仙王吃了一驚。

“我一定要找出這樁因果,用儘一切彷彿,讓我看清前方!”

安拓仙王怒吼,他再次逼出了三滴仙王精血!

“燃燒此血,照亮前方!”

聞言,俞瀾也是點點頭,此刻,就連他都很好奇了。

究竟涉及到了什麼存在,居然讓仙王血,都無法穿透……

他點燃了安拓的三滴仙王精血,刹那間,因果長河沸騰了,無數的天機在演化,恐怖的畫麵宛如復甦。

前方,無數的迷霧,似乎正在被仙王血的燃燒而蒸騰!

——

也就是此刻。

仙域之上,某處遠古原始的山脈之上。

一座仙宮建立於此。

但是仙宮之中,並冇有那麼宏闊恢弘,反而像是一處農家庭院,許許多多的珍稀靈藥,在此生長。

一些鳥兒棲居於瓦簷之上。

而下方的一處宮院之中,一道靚麗至極的身姿,正在親手種下一株月季。

她一襲白裙,宛如流蘇飛瀑,漆黑的長髮隨意地披在肩頭,婀娜的身姿宛如天地造化的傑作。

纖纖玉手,晶瑩剔透,輕輕地為月季灑下最後一瓢瓊漿玉露,而後她笑了笑,朱唇輕啟,貝齒微露,笑容就宛如新月一般,讓這滿園之中,群花綻放!

她的眼睛,就像是九天之上最純澈的湖泊,瓊鼻挺巧,一道眉毛如月。

“明年今日,這月季便該開花了。”

她笑了笑。

就在此時,後方屋簷下掛著的一個鳥籠中,忽然一隻身上生長著七彩羽毛的鸚鵡,睜開了眼睛,呱呱大叫:

“因果,因果,因果!”

白裙女子輕微一回頭,如湖泊般的美眸中,輕輕點過一層漣漪:

“因果長河之中,出現了什麼大事?”

她想了一下,決定還是前去看一看,於是乎,她蔥蔥玉手忽然一劃,在她的周圍,光影忽然一變!

她已身在萬古因果長河中。

——

“燒儘一切迷霧!”

俞瀾大喝,他的手中,不斷結印,各種恐怖絕倫的遠古印法,撥動著歲月中的因果!

周圍的一切都沸騰起來,燃燒起來,三滴仙王血,就像是化作了三滴恐怖的大日,在蒸發一切。

但是,那前方的迷霧,居然恍如無儘!

到現在為止,他們依舊無法看清曆史的真相。

仙王精血,幾乎焚燒殆儘!

迷霧朦朧,一切不可見!

見此一幕,俞瀾的眸子中,無比的凝重:

“安拓,這樁因果,太過詭異了,到這一步,居然還無法探知……我建議你放棄!”

他都感覺到了不妙!

然而,安拓仙王的眼中,卻是神光大放!

“不可能!”

“越是如此,我越要看個真切!”

“因果已經結下,將來終有一戰,不是他死,就是我亡!”

“我安拓願以仙王之軀,承擔一切因果,我必見此真相!”

安拓怒吼著,他一步上前,準備再次焚燒更多的精血!

俞瀾臉色大變!

安拓這麼做,是真的豁出去了,燃燒了太多的仙王血,自身都會受到可怕的影響!

須知道,每一滴仙王血,都是需要數萬年才能修出的!

如此一來,恐怕安拓修為都會倒退三分!

但他冇有阻攔,因為他明白,這樁因果,將來可能涉及到雙方的生死!

安拓血氣衝宵!

但,就在此時,一道淡淡的聲音卻是響起:

“承擔一切因果,就憑你,承擔得起麼?”

霎時間,俞瀾仙王和安拓仙王,都是大吃一驚,猛然回頭,看向了聲音響起的方向。

隻見,一個一身白裙的女子,正緩緩走來,她驚豔如月,縹緲脫俗,傾城絕世。

“你是誰……為何能來此處?!”

俞瀾仙王沉聲開口,眸子中驚疑不定!

須知道,這方因果長河,乃是他為安拓仙王開啟的,這長河中的一切因果,幾乎都是屬於安拓的!

隻有他,以及安拓仙王,才能踏足。

因果長河,乃是隱秘中的隱秘,冥冥之中的冥冥之中,無人可乾涉,無人可窺視。

秘中之秘!

但,此刻居然出現了一個女子!

這太過詭異了!

而且,他俞瀾乃是仙域中的不朽之王,卻從未見過這女子一麵!

能夠涉足因果長河的,無一不是不朽之上的存在,為何,他卻不認識?

“我為何不能出現在這裡?天上地下,九幽黃泉,我想去何處,就去何處。”

那白裙女子淡淡開口,看向了安拓仙王,道:

“勸你一句,彆找死。”

安拓仙王聞言,臉色陰沉,道:

“既然閣下不是我的敵人,那就請不要插手我的事情,免得結下因果!”

他的話語中,帶著威脅之意。

那白裙女子聞言,卻是笑了笑,道:

“你畏因果如虎,還敢對這迷霧出手?當真可笑。”

“可笑不可笑,用不著閣下來指教!”

安拓冷哼了一聲,轉身繼續,一步上前,他直接朝著迷霧而去!

他要以仙王道果,衝開因果迷霧!

他全身爆發出恐怖的光芒,仙道永恒之力,加諸其身,讓他萬法不侵!

迷霧,似乎都擋他不住!

“真的可以麼?這其中究竟藏著什麼……”

俞瀾仙王都是有些期待了。

“破——”

安拓仙王一聲怒吼,震動迷霧!

但,也就是這一瞬!

在那迷霧之中,忽然傳來一聲鳳鳴——

清越如九天之音,玄妙如大道之音,穿越一切迷霧,響徹因果長河!

迷霧之中,忽然安拓仙王猛然退出,他身影踉蹌,整個人幾乎都站不穩,嘴角更是帶著一絲鮮血!

他的瞳孔之中,射出了一道不可思議的光芒!

“安拓道兄,怎麼了,你看到什麼?!”

俞瀾急忙上前!

安拓的眸子中,明滅不定,道:

“真凰一族,猶有餘孽……!”

他說出八個字!

此言一出,俞瀾頓時眉頭大變!

真凰一族,猶有餘孽……

他震驚了!

“我明白了,昔年你曾參與屠滅真凰一族的大戰,所以這樁因果,早在幾十萬年前,就已經結下……至今方現!”

俞瀾一字一句開口,道出了一則密辛!

在上古時代,安拓仙王,曾經參與了一場滅族大戰!

“昔日因果,這一世瞭解……雖然白霧中的景象,並未完全看清,但我已經明白了一切……”

安拓仙王喃喃著,看向俞瀾,道:“俞瀾道兄,我們退去。”

俞瀾仙王點點頭。

兩人回頭,都是看向了那出現在這方長河中的神秘白裙女子。

“希望閣下與我之間,冇有因果!”

安拓仙王冷冰開口,說完,他們瞬間從這方天地中消失了。

白裙女子卻是看向了那方迷霧。

“真凰一族?我怎麼感覺,他並冇有探查到白霧中隱藏著的真相呢?應該,隻是探查到了白霧中的冰山一角?”

“有點兒意思……”

說完,她也離開了這裡。

下一刻,她重新出現了她的花園之中,時間短暫非常,就像是從未離開過一般。

“旺財求見主人!”

這個時候,外麵忽然想起了一聲恭敬的聲音。

“進來。”

白裙女子淡淡開口。

一個白衣老者,走了進來,他的眸子中極具野性,但是此刻卻恭敬非常,道:

“主人,旺財是來替我孫兒請假的……”

“哦?哪一位?”白裙女子開口。

老者“旺財”道:

“為您值守苗圃的那一個,名字叫作白少陽……我族最近要開一次‘真君賜福大會’,為各界的分支,賜下些福緣,助他們純化血脈,白少陽想去挑選幾個種子人物,將來也好為主人效力。”

女子想了想,道:

“去吧,讓他順路給我找找鳳凰的蹤跡。”

“養隻鳳凰當寵物,應該挺不錯的。”

她說完,自己進入了大殿之中。

老者“旺財”卻是朝著她的背影深深一禮,道:

“是,主人!”

隨後,他離開了這座仙宮。

路過殿門的時候,兩隻坐在門口執勤的黃金獅子開口:

“白虎仙王,主人今天心情怎麼樣?”

老者“旺財”思索了一下,道:

“應該挺不錯,主人種了月季,還讓我孫兒白少陽,下界為她找找鳳凰蹤跡呢!”

另一隻黃金獅子點點頭,道:

“那就好,白虎聖皇請快去快回,明天該到你守大門了。”

白虎聖皇道:“我知道的!”

堂堂一代仙王,卻淪為此地的看門狗“旺財”,但他的神情,卻是如此的自然,就像是本該如此一般……

……

而此刻。

下界。

天界。

南域,小山村中。

小院裡,某隻土雞,方纔一隻在閉目養神,此刻卻忽然睜開了眼睛。

“咯咯咯~~~”

它叫了幾聲,周圍的雞群,忽然都看向了它……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