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在你們這個年紀,就能夠成為次神,在這顆星界上,你們應該是最強的天驕人物了吧?”

“可惜了,天纔是用來扼殺的,就憑你們幾人,也想擋住我們?”

鐵寒悍冷笑著,不屑至極,道:

“螳臂當車!”

而獨孤玉清已經一聲大喝:

“多說無益……戰!”

他一步踏出,刹那間,身遭宛如形成了一片劍的海洋,劍氣滔天,縱橫四野,朝著諸多遊神衝殺而去。

“諸位施主不慌,小僧這就來超度你們。”

清塵手持掃帚,速度極快,掃過之處,宛如天地間颳起了風暴,覆蓋了幾十尊遊神!

“吃小爺一臀!”

吳大德宛如人肉炸彈,從天空中轟落,身上散發著金色的光芒,速度無比之快!m.

而一群遊神,此刻卻都是頗為吃驚!

“他們的力量不弱於遊神!”

“出手,扼殺,不能給他們機會!”

“殺!”

瞬間,足有十來位遊神主動出手,要滅殺這些天才!

但是下一瞬,卻是驚變突至。

龍子軒一拳轟下,龍血爆發,強大的拳光,猶如可屠龍一般,直接將一尊遊神給轟飛了。

“這是什麼劍氣?”

另一尊遊神心驚,因為,他居然擋不住獨孤玉清的劍氣,胸膛被刺穿!

“畜生,欺人太甚!”

一尊遊神憤怒地看向天空上朝著自己砸來的那胖子,無比冒火,這胖子是想用屁股坐死自己嗎?

他憤怒地舉拳,朝著那屁股轟擊而去。

但是,下一刻卻傳來了骨折的聲音。

“啪!”

“啊!”

這遊神慘呼,他的手斷了,整個人更是被坐飛。

另一邊,一尊遊神被林九正給用符籙砸暈了,直介麵吐白沫。

“本帝一道光,綠到你發慌!”

陸讓帶著一盆草,縱橫於三尊遊神間,居然隱隱然壓著三尊遊神打。

那草茂盛無比,鋪天蓋地,一片葉,都宛如蘊藏千鈞力。

“一隻蜘蛛八條腿,施主你活得太累……安息吧!”

清塵的掃帚如風,他隨意揮灑間,居然形成了一道道氣牆,將一尊遊神困住,那遊神咆哮著,但是卻絲毫不能衝破!

“八月秋高風怒號……”

心寧口中唸誦著詩歌,乖巧得就像是一個在學堂中學習的孩子,負手而立,卻彆具風範。

一尊遊神瘋狂出手,但是此刻卻懷疑人生了,因為,他感覺自己彷彿被一種莫名的世界籠罩了,每當那女孩念出一句詩,自己所處的這方世界,就隨之發生了變化!

而宮雅,此刻卻優雅無比,麵對敵人的攻擊能量,她信手拈來,彷彿將那些攻擊融為一爐,舉手投足間,一個大道茶壺顯化,熔鍊一切!

“你這是什麼妖術?!”

那遊神心驚不已!

……

不過一瞬間,這主動出擊的數位遊神,全部落於下風!

而且,這群年輕人中,還有好幾個冇有出手。

星界聯軍,此刻都是吃驚了!

“這些人為何如此變態?”

“以次神之境界,居然能夠壓著遊神打?這怎麼可能!”

“這群人施展的道術,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……抓住他們,奪到他們的傳承,我們能一飛沖天!”

一時間,聯軍諸多遊神都是紛紛開口。

很多人盯著龍子軒等,眼中熾熱。

這群年輕人展現的大道,太令人吃驚了。

同時,在東荒方向,大墟界的大軍終於也抵達了。

木婉清、雲隱辰等帶軍前來。

一杆大旗隨之飄揚:荒天之主!

“哦?這就是滅了蔣甘等人的勢力麼?”

鐵寒悍冷冰地道:

“全軍出擊,絕滅這一界!”

頓時,上百艘戰船,百萬大軍,都是朝著前方衝殺而去。

“應戰!”

木婉清也是開口大喝。

木靈皇朝與雲家的人馬,衝殺而去。

大戰徹底爆發!

雙方的實力不可謂不懸殊,木靈皇朝和雲家的人加起來,也不過二十萬人。

整體境界上則是更低,大墟界大軍中,凝神、煉神境界的修者居多,但聯軍中通神、次神多如牛毛。

畢竟這是以一界之力敵擋百界!

“誰來一戰!”

雲隱辰殺伐淩厲,神威無上,殺進遊神戰團,不過頃刻,就格殺了一尊遊神。

“此人好強!”

“集火他!”

敵軍震驚,頓時間,數尊遊神撲殺而來。

雲隱辰以一敵多,卻絲毫不懼。

雲千山和雲陽,也已經殺了過來,與他並肩作戰。

同時,一根老藤騰空而起,藤蔓所到之處,直接刺穿了兩尊遊神的胸膛。

木靈皇朝的祭靈出手了,經過這段時期的蟄伏,這株老藤已經邁入遊神境界中,越發恐怖。

但,大墟界四大遊神級力量,能對抗的遊神是有限的。

縱然雲隱辰天縱之才,一人敵擋二三十位位遊神,但相比於敵軍三百多尊遊神的數量……

遠遠不夠看!

“嗬嗬,終結吧!”

“這一界當滅!”

“殺!”

諸多遊神,都是出手了!

三百位遊神,足以轟殺一切,縱然是真神來了,看到這樣的場景,都要心悸!

上千次神,此刻更是爆發出了無儘的力量。

與之相比,大墟界的力量太薄弱了。

“江離師兄,快,到你不當人的時候了!”

吳大德大呼!

江離的身前,老龜為棋盤,他緩緩落子。

四生棋陣,瞬間開啟。

“天地為盤,眾生為棋!”

“入我盤中,皆為吾子!”

然,這個時候,無儘的黑白棋線,卻爆發而出,蔓延十幾萬裡,籠罩了整個戰場。

頓時,一邊倒的戰局,似乎都因為這棋陣的出現而逆轉。

次神這樣的高階戰力,此刻被江離一人困住,壓製了!

須知道,場中足有上千名次神,爆發出的力量,相當於幾十位遊神了。

“諸位師兄弟,這群遊神,就交給你們了。”

江離淡淡開口。

“好!殺!”

龍子軒等,也都是殺了過去。

“我要打十個!”

龍子軒一聲大喝,搏龍決演化而出,每一拳每一掌,都宛如可滅天。

他拳光所向,足有十幾個遊神。

“劍壓諸敵!”

獨孤玉清手中筆鋒不斷劃過,在他身遭,宛如聚集了無數神劍,劍氣縱橫,方圓百米空間內,形成了劍殺之域,籠罩了二十來個遊神。

同時,在他的身前,一隻火紅的鳥兒隨著他的筆鋒而飛翔,他的劍光中,頓時夾雜著一股無與倫比的熾熱焰火,似乎可焚神!

“人多了不起啊?小爺有的是符籙!”

林九正一抓一大把,各種符籙漫天飛舞,刹那間,他所在的區域,符文力量瀰漫。

“不可忘塵者,不可為神……”

南風琴曲響起,她此刻逆向施展忘塵曲!

琴聲所致,被她琴音籠罩的遊神,此刻忽然都是心中湧起無儘的塵念!

忘不掉的舊情、壓不住的**、洗不儘的罪孽……

這一刻,這群遊神,都是為之一震,他們居然有種感覺,這琴音……讓他們處在了走火入魔的邊緣!

忘塵曲,可令人忘塵,然,也可以令人放大內心的塵念。

修神一道,道心不堅則入魔!

“邪曲,邪曲!”

有遊神大呼!

而同時,南風的琴音中,夾雜著另一種琴音轟殺而來。

帝尊破陣曲!

無儘的肅殺。

同時,一匹白色的天狼,隨著她的音波長嘯,天狼朗芊芊的奔浪之血沸騰,衝殺向這些遊神。

雲溪、心寧、宮雅等,同樣在大戰!

總共十三人,擋住了三百多位遊神!

每一個人……都以一打幾十!

而且……他們都是以次神之境界,對抗高出一個大境界的遊神!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