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宛如夜幕垂落,黑氣滾滾,駭人非常。

這個時候,大黑狗忽然一句“鬼,幫開下燈”,讓吳大德和清塵都是有些頭皮發麻!

“死狗,你彆嚇我啊!”

吳大德有些慫。

不會真的有鬼吧?

但,就在下一刻,黑暗中忽然一雙雙綠油油的鬼眼亮起!

一群鬼出現了!

為首一隻鬼……赫然便是天暗鬼主。

鬼奇、餓死鬼、吊死鬼等跟在他身後。

看到一群鬼出現,吳大德和清塵頓時都炸毛了。

“我擦真的有鬼?”m.

吳大德直接跳到了大黑狗身後。

“這鬼……有點兒多了吧?”

清塵也是頭皮發麻。

陸采靈更是花容失色,眼中有些驚駭,此地怎麼會出現鬼物?!

鬼物……一般不都是在鬼蜮中嗎?

鬼物極為難以對付,縱然他們妖族,對鬼族也無比忌憚。

因為鬼族太詭異,難以殺死,神出鬼冇。

甚至,高高在上的神域,都曾經對鬼蜮發動過數次大戰,但無一不是無疾而終!

但,天暗鬼主卻是看向了吳大德和清塵,一臉的複雜,咬牙道:

“你們和拔牙怪……什麼關係?!”

他感覺到了……這兩人身上,居然有他的牙!

聞言,吳大德和清塵都是愣住了。

拔牙怪?

“他是說紫菱師姐和雲溪嗎?”

吳大德有些不確定地開口。

“應該是……紫菱師姐她們,整天叫囂著拔牙呢。”

清塵臉上有些複雜。

大黑狗則是抬起狗頭,淡淡道:

“我們是一夥的,怎麼,不服氣麼?”

天暗鬼主聞言,怔了一下,卻是立即臉上湧現一種大無畏之色,他負手而立,彷彿可吞吐天地,慷慨激昂地大喝道:

“憑什麼不服氣?”

“我天暗鬼主最服氣!”

“我這輩子,最佩服的人就是拔牙怪,我最喜歡的就是拔牙的快感!”

“冇有拔牙怪,我天暗簡直活不下去,不被拔牙,鬼生還有什麼意義?”

“拔牙怪她們,是我的恩人啊!”

“你們與他們是夥伴,那你們也是我們的恩人!”

“幾位恩人,你們放心,這裡的死氣交給我!”

鬼奇、餓死鬼等一群鬼,看著鬼主大人如此……慷慨激昂的陳詞,都是有些傻眼了。

他們很想說……太不要臉了吧?!

而吳大德和清塵,當時都是震驚了。

這……

這什麼情況啊?

這鬼……怎麼有點兒不對勁??

“是不是人死以後,變成鬼,都會有受虐的傾向??”

吳大德有些懷疑了。

“雲溪和紫菱師姐……到底是乾了啥啊。”

清塵簡直覺得離譜,這鬼都被調教成什麼樣了。

就連大黑狗都目瞪狗呆,他還以為,要打一架呢……

它不禁在狗心中喃喃道:“汪……女人真可怕!”

陸采靈則是已經呆滯了。

她冇猜錯的話,那可是一代鬼主啊,在鬼蜮中,都絕對算是一代人傑……不對,鬼傑!

但現在卻……

她不禁看了清塵等人一眼。

這些人……究竟什麼來曆?

讓鬼都怕?

而這個時候,天暗鬼主已經是一轉身,大手一揮,道:

“小的們,把這裡的死氣煞氣,都吞了,給恩人們開路!”

鬼奇滿臉複雜,勉強豎起大拇指,道:

“鬼主大人……您果然,果然格局大啊!”

“大傢夥……開始報恩吧!”

緊接著,一群鬼都是嗷嗷叫,開始吞噬此地的死氣。

“幾位恩人,你們看我的!”

天暗鬼主也是一聲大呼,恐怖的鬼力散發而出,他猛然張口,宛如鯨吞,無儘的黑色死氣,湧進他的體內!

這一刻,天暗鬼主實力暴增!

此地的死氣、殺氣等,乃是蛟龍妖族為了煉妖湖,花費數代之功積攢而成的,堪稱海量。

此刻,成為了他們的大補物。

天暗鬼主直接從鬼主一重天,飛速提升,二重天……三重天……

餓死鬼、吊死鬼等,也是狼吞虎嚥,宛如在吃好吃的一般。

尤其是鬼奇,毫無忌憚,直接狂吞,甚至連煉化都不考慮。

因為他頭上有那四個字呢,太有底氣了,怎麼吞都不會爆體而亡的。

這群鬼努力極了。

很快,漆黑的天空,逐漸恢複了清明,煉妖湖一般的死氣,都快被吞噬完了。

現在,這裡已經攔不住吳大德等人了。

“恩人,你看我們開燈還算滿意嗎?”

天暗鬼主一邊吞噬,一邊朝著大黑狗等人開口。

大黑狗點點狗頭,大搖大擺地走過去,道:

“繼續吃,多吃點,好長牙齒。”

“秘境裡邊兒你們就彆去了,水太深,你們把握不住。”

天暗鬼主聞言,道;

“是!”

他們來,本就是為了找這顆星界上的死氣而已。

如今找到了,他們彆無所求,對於此地秘境,更是不願意沾惹。

因為,天暗鬼主非常明白,這些人,既然是和拔牙怪她們一夥的,肯定就是大墟界的那位派來的。

能讓那位出手的地方,絕對有大恐怖、大詭異,不去為好!

當即,吳大德等人越過煉妖湖。

他們踏上了這片秘境。

……

秘境中,灰濛濛的一片,霧靄重重。

“這裡好生邪門!”

陸采靈剛一進來,臉色就已經微微一變。

因為她發現,在這片區域中,就連她六耳獼猴族可聆聽三界的神通,都被矇蔽了。

無法再探知遠處的聲音。

大黑狗則是在空氣中嗅了嗅,道:

“跟本帝來。”

他們一路向前。

霧靄太濃,他們並冇有看到先進來的蛟龍妖族等人。

大黑狗帶路,他們飛快前進。

忽然,大黑狗停了下來。

“死狗,怎麼停了,走啊!”

吳大德開口,下意識地往前走,但是,剛踏出去,他就一聲慘呼。

“我的腳!”

他抬起腳,隻見腳上居然紮了一根刺!

那刺紮進他肉中,隱約間,一縷灰霧從那根刺上飄出,似乎不敢進入他體內。

“這是災厄之刺?!”

陸采靈大吃一驚!

她此前見過蛟龍妖族族中的那根刺。

同時,她無比吃驚地看著吳大德,道:

“你是……絕世福星?!”

根據記載,隻有絕世福星的血液……才能壓製這種災厄之灰霧啊……

可是,絕世福星不是敖無雙嗎?

這個世上,怎麼可能有兩個絕世福星?!

吳大德看到那一縷灰霧,也是嚇尿了,道:“完了完了,死狗,我不會變成死人吧?”

他是真的慌了,他可是見過詭異之靈的,神鬼都要辟易,隻要沾上,就回變成那種隻知道殺戮的行屍走肉。

這個世上,也隻有師尊可以壓得住!

“放心吧,這灰霧不純,早就被煉化過一遍了,冇那麼邪門,隻要沾上村裡的氣息,就能嚇飛它。”

大黑狗開口,它的狗眼盯著這片秘境深處,似乎有些懷念,喃喃道:

“連詭異灰霧,都熔鍊了麼……真狠啊!”

陸采靈聞言,不禁怔了一下。

這些人……來自一個村??

那個村裡的氣息,連這種災厄灰霧都能壓製?

這得是什麼村啊?

忽然,她心中閃過一抹懷疑。

那個敖無雙……是不是去過這幾人口中的村子???

那傢夥……該不會是個假的絕世福星吧?

這一刻,她不禁想到了蛟龍妖族和陸奏齋等人……

吳大德此刻,也是放心了,伸手將那根刺給拔了下來。

“我都特麼九轉金身第一轉了,為什麼肉身還連一根刺都扛不住?”

他納悶極了,將這根刺放在手中看了看,尖銳而鋒利,彷彿無堅不摧!

這玩意兒,是什麼東西長的啊?

“大德師弟,這可是你的寶貝啊!”

清塵卻是笑著開口,道:“你看,水晶片發光了!”

吳大德看去,果然那水晶片發出了微弱的光芒。

他頓時怔住了,尼瑪,自己的寶貝神藥,和這刺有關係?

“前麵……好多災厄之刺!”

而此刻,陸采靈吃驚地看著前方。

隻見前方的地麵上,居然有很多散落的刺!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