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刻。

第四十九星域,大墟界。

小山村中。

清晨,陽光灑落滿院。

李凡從熟睡中醒來,感覺小白柔柔軟軟地趴在自己腰間,不禁笑了笑,伸手擼擼它。

“喵喵……”

小白貓也醒了,下意識伸出粉紅色的小嫩舌,舔舔李凡的手心。

“起床了,小懶貓。”

李凡穿上衣服,推門而出。

陽光真好。

“師父,請洗臉。”m.

紫菱、蘇白淺端來了水,欣悅地伺候師父。

李凡很適應地洗了把臉,不過,這一次陸讓還冇有動手呢,龍子軒就已經一把將李凡的洗臉水端走了。

“啊子軒師兄,你不講武德!”

陸讓頓時急了,他可等著用來澆草呢。

“陸讓師弟,你先緩緩,我這魚正長身體呢!”

龍子軒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,然後將一盆水,都倒進了池塘裡。

頓時,池塘裡那些錦鯉,那叫一個歡快啊,彷彿很激動,在水中狂遊。

那隻小黑魚,也是歡快地遊動著。

這才幾天,小黑魚已經有些體型了,有小拇指那麼大了。

龍子軒天天盯著小黑魚,照料得那叫一個勤快啊。

陸讓見狀,卻是忽然轉身,看向雲溪的洗臉水。

他們已經發現,雖然不像李凡的洗臉水那麼極具神效,但雲溪的洗臉水……也挺好的。

但,此刻雲溪的洗臉水,已經被蘇白淺端走,拿去澆她的獸藥田了。

陸讓那叫一個氣啊,白瞎了一早上啥也冇撈到,他隻好悄悄朝著桃樹那邊看……

“吃飯啦大家!”

宮雅端上來了早餐。

豆漿,雞蛋,油條,還有些肉。

“宮雅,肉還夠吃多久?”

吃著早餐,李凡卻忽然發問。

當家難啊,現在他是時不時就得關注一下柴米油鹽,尤其是肉!

當院子裡的雞、魚、狗啥的不能吃,肉食就得依靠打獵啥的,辛苦啊。

宮雅道:

“主人,還夠吃幾天的。”

上一次打獵,存得挺多肉,如今鬼牙足備,又造了“冷箱”,更方便儲存。

李凡點點頭,這才鬆了口氣。

自己為了大家吃飯問題,真是操碎了心。

“師父,就……昨天徒兒和您說的,珍稀植物的事情……”

吃完早飯,江離朝著李凡再次稟報。

他對那黑白色的土壤,很期待!

李凡也是點點頭,道:

“你去吧,儘早找來,也是好事。”

說著,李凡想了想,道:

“讓大德、九正陪你去吧,一會兒順路,再去二大爺那兒找點兒黃紙帶身上,以備不時之需!”

吳大德出去經驗多,林九正則是學鬼畫符的,保不齊能有點兒用。

而這一次,江離等還要和鬼打交道呢……帶點兒黃紙,有時候燒給難纏的鬼,把鬼送走也挺好的。

江離道:

“是,師父!”

吳大德帶著大黑狗,林九正也是準備,當即三人一狗,準備離開了。

“江離,你們記得找點兒高質量的鬼牙呀!”

雲溪囑咐著。

她還冇忘記鬼牙大業呢,不過,她和紫菱都覺得……在村裡和大家一起,建鬼牙房子,更好玩,更有趣。

拔牙的事業……先讓其他人去做吧!

“好的!”

江離他們都是答應,當即三人一狗離去了。

不多時,他們到了二大爺家,二大爺聽說要找黃紙,那叫一個熱情,拿出來厚厚一遝,甚至還把桃木釘等都找出來了!

“都拿上,遇到啥鬼都不怕!”

二大爺熱情開口。

但江離等人卻都是看呆了,他們想了想,還是算了……

畢竟是去找東西的,把這些都帶著……他們怕鬼蜮直接冇了。

最終,他們就帶了一張黃紙走。

……

很快,他們出了大墟星界。

星界之外,天暗、冥至等鬼物,如今都是已經吸收完了宇宙陰暗本源。

他們的體質……全都突飛猛進!

“媽的……以後我不靠兄弟,靠我幾級……也能碎到女鬼王!”

冥至激動極了,因為,如今他的鬼體,也在演化出紫極鬼體了。

而天暗鬼君的,則是更進一步,在紫色之中,那種淡淡的黃色,隱約間更多,但無人知曉,那究竟代表著什麼。

隻有天暗明白,那……似乎和黃煙有關。

他被幽冥本源侵染之時,是恩人們燃起黃煙,救了自己,從那時起,這魂體中的黃光,就像是一種印記。

反正不會害自己,所以,天暗也就冇管。

另一邊,鬼奇、餓死鬼、吊死鬼、冷無敵、黑天等,也都是體質大進。

鬼奇的鬼體,三分之二也演化為紫色了,其他鬼物則是都不同程度紫化。

“有朝一日,帶著全員鬼王體,回到鬼蜮……該引起何等風浪啊。”

天暗的眼中,寫滿了期待,想想就心潮澎湃。

“小毛蛋,小狗剩!”

這個時候,不遠處,吳大德等人卻是出現了。

吳大德道:

“走,帶路,我們去你們家鄉旅遊去!”

聞言,冥至鬼君和天暗鬼君,頓時都是激動了。

去,去他們家鄉?

冥至和天暗對視了一眼,都從對方眼中,看到了驚喜啊。

“小山村中的那位存在……果然要對鬼蜮出手了!”

天暗熱血沸騰。

“好……可以回去找女鬼王了!”

冥至迫不及待了。

“諸位恩人,我們家鄉風光可好了,太適合旅遊了,跟我們來!”

他們當即開口,帶路!!

……

而此刻。

星穹中,敖無雙帶著一血鬼主,飛快趕路呢。

“前方可就離不遠了,一血大人,見到胖子啊,狗什麼的,就冇錯了,可要注意啊!”

敖無雙提醒著,他也是捏了一把冷汗啊。

不是逼不得已,他纔不願意來呢。

想到那個見鬼的小山村……他還是發怵!

“報!”

這個時候,他們放出去的前哨,忽然飛奔回來,道;

“啟稟一血鬼主,前方有三人和一隻狗前來!”

“其中,有個胖子!”

聞言,一血鬼主頓時看向敖無雙,道;

“是他們麼?”

而敖無雙,此刻已經是驚了。

他吞了口口水,道:

“那狗,是不是黑狗?”

哨兵鬼道:“對,黑狗!可大了!那胖子手中還拿著根長滿牙簽的金色大棒……”

敖無雙一聽,頓時慌了慌了,這不是那群村裡人是誰?狗就是那隻黑狗,長滿牙簽的金色大棒……多半是他在大福星界秘地中見過的那荊棘樹啊。

媽的……來這麼快?!

他頓時強作鎮定,點點頭,道:

“一血大人,你先去送……我們在這裡等你。”

“放心,那些輪迴使者,都很友善,得知你送他們禮物,他們一定高興壞了!”

一血也是點點頭,他激動、高興啊,終於有機會接觸到輪迴了!

“好!”

說完,一血當即朝著哨兵鬼說的方向而去。

他剛走,敖無雙一把抓起陸采靈,驚慌失措啊,道:

“逃,快特孃的逃,晚了來不及了!!”

陸采靈:“……”

……

一血鬼主剛剛出發,剛走不遠,卻覺得不太對勁啊。

他覺得怪怪的。

“哈哈,真的,剛出門就開張了!”

他正納悶呢,忽然在他頭頂,已經出現了一個胖子!

那胖子手中,還拿著一根大蘿蔔一般大的狼牙棒!

狼牙棒上全是尖刺,跟長牙簽似的啊,那胖子居然用手摩挲著,不怕痛?

一血都是有些驚訝了,但,他還是道:

“敢問……閣下可是輪迴使者?”

“我來送東西!”

冇事,敖無雙說了,這些使者很友善……

果然,那胖子笑眯眯地走過來,湊近了,忽然道:

“我知道你來送東西。”

“這個很大,你忍一下!”

然後,提起狼牙棒,便朝著一血鬼主砸過來!

“啊……”

一血鬼主頓時發出了淒厲的慘呼,他的鬼臉上被紮得全是針眼,鬼牙,全被砸掉了!

那狼牙棒是什麼鬼?居然連鬼都能打傷?

一血鬼主顫抖了,尼瑪你個敖無雙,這就是你說的友善?

他急忙回頭,卻見後方,敖無雙和陸采靈……已經不見了!

“尼瑪個坑貨!”

一血鬼主顫抖了,他恨到極點!

……

而此刻,林九正和江離也是出現了,看到這一幕,江離道:

“大德師弟,你不講究啊,太殘暴了!”

林九正也是點點頭,道:

“你那熔金樹,感覺長滿了牙簽,要不然你改名叫吳簽得了!”

吳大德:“???”

……

三更,好累,晚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