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帝子,你不要跑,我們帶你去找你爹!”

“怎麼連你爹都不認了?你爹可是妖族大帝啊!”

“大逆不道的忤逆子,我們又不是要害你!”

陸全鍛、鵬振南、龍天博等一群尊者,在後方緊追不捨,大聲疾呼,苦口婆心地勸啊!

他們簡直不理解,這大黑狗為什麼不上道呢!

須知道,能夠投胎成為妖族大帝的兒子,那可是天大的榮耀啊,如果給他們機會,他們就算捨棄現在的尊者位,都願意去給妖帝當孝順兒子。

結果,這隻大黑狗居然還逃。

簡直是敗家狗!

而大黑狗叼著吳大德快速奔逃,聽著後麵那群尊者的話,它簡直都是想吐血了!

媽的,從來冇有遇到這麼無語,這麼變態的事情。

給它都整不會了,整個事情就是怪異,很怪異。m.

“死狗,你輕點兒……”

吳大德一邊被大黑狗叼著,一邊痛呼啊。

終於,轉眼間,看到了李凡他們所在的小山穀。

大黑狗一頭紮了進去。

回到山穀中,大黑狗將吳大德丟在地上,喘著氣啊。

“死狗,痛死我了……”

吳大德捂著屁股爬起來。

而此刻,前方李凡等,正在一邊吃著,一邊玩耍呢。

“大黑他們回來了。”

林九正開口,當即眾人都是轉頭。

“大德師弟,怎麼了?為何如此狼狽啊?”

“怎麼感覺,你們不是去被打獵,失去被追殺了啊?”

“對呀,獵物呢?”

大家都是疑惑開口。

李凡也是放下了筷子,道:

“大德,怎麼了?”

吳大德當即上前,道:

“師父,我們讓狗追了!”

“有條野狗,追著大黑跑,那狗貌似是大黑親戚呢!”

聞言,大家都是意外了。

“大德師弟,究竟怎麼了?”

江離傳音發問。

吳大德當即將方纔發生的事情,傳音說了一遍。

一時間,眾人都是震驚了。

一群尊者!?

“大黑,妖帝的兒子?這……這離譜。”

“不可能,萬萬不可能……”

“這世上,還有狗敢占大黑的便宜啊……”

大家都是神色複雜了,向來隻有大黑坑彆人的,這一次,居然被彆人給追著跑。。

破天荒的頭一次!

而大黑狗看到大家的神色,頓時狗眼中寫滿了悲憤啊。

“汪汪汪汪汪!”

它朝著吳大德一陣狂吠,像是在怒罵呢,怎麼能揭短!

而吳大德則是不答,他朝著李凡道:

“師父,那野狗可凶了,還有些彆的猛獸,應該快追來了!”

畢竟,那可是一群尊者啊。

聞言,李凡也是不禁一怔,心中就是一緊。

野狗,猛獸!

完了……出來玩,忘記帶弓箭啥的了!

他掃了一眼,自己這群弟子……可也都是手無縛雞之力啊。

尤其雲溪、紫菱、蘇白淺她們,一群女孩子,甚至還有天靈兒這種小孩……

那野獸來了,跑都跑不了!

危險了危險了。

李凡頓時警惕到了極點!

但,心中雖然慌得一批,但他卻臉上保持著鎮定。

不能慌,一旦自己都不鎮定了,那大家肯定更恐慌。

到時候,怕是更難處理!

他當即故作平靜的站起身來,道:

“幾隻野獸而已,大家莫要驚惶。”

說著,他當即淡然起身,掃了一眼周圍。

他想找幾個大石塊防身,畢竟,真是野狗的話,一頓亂石砸過去,還是很有效的。

但是,這草地周圍……最多有些碎石子啊。

完了,天不助我!

而此刻,在穀口,隱約已經傳來狗叫聲!

野狗……來了。

“拚了!”

李凡當即隨手拾起幾顆碎石子。

而此刻,大家也都是轉頭,目不轉睛地看向山穀處。

隻見下一瞬,一條碩大的黃色雜毛斑點狗,已經出現在山穀口。

見狀,紫菱、南風、龍子軒等人,都是一驚。

“尊者級!”

“居然是一隻尊者級的狗妖!”

“怪不得能追著大黑跑。”

大家都是有些震驚。

而此刻,那條黃色雜毛斑點狗,落在穀口,卻也是猛然一震!

……怎麼回事,自己落在這裡,怎麼立即顯出了原型?

他感覺,這山穀之中,居然有種莫名的恐怖力量。

僅僅是靠近而已,就讓自己,心驚膽戰、恐懼叢生!

彷彿這山穀,就是禁地中的禁地。

甚至,連人形都無法保持!

不……

它頓時冷汗涔涔,難道說,這裡是妖帝曾經修行的地方嗎?

它忍不住抬眼看去。

然後,它目光所及,卻見前方,“帝子”大黑狗高昂著頭顱,不屑地看著它。

而在大黑狗身邊,還有許多人族……

此刻,一個青年,忽然走出。

那青年一彈指,一顆石子,頓時朝著苟隨赤射來!

“不!”

苟隨赤瞬間恐慌了,這哪裡是一顆石子,這分明是一顆無與倫比的星辰,是一方不可承受的世界!

天,那青年究竟是何等存在?

難道是帝者嗎?

它顫抖了,恐懼了!

下一瞬,那顆石子,如約而至。

苟隨赤發出了一聲慘呼!

“汪……”

它瞬間趴在了地上,四肢發軟,渾身無力。

它分明感覺到……它的一切修為,一切力量,居然都被徹底打散了。

分毫不剩!

這一刻,苟隨赤肝膽俱裂,趴在地上,嗚嚥著,害怕到了極點!

那個青年……究竟是何等存在?

方纔,那顆石子,分明如同裹挾著幾百萬個宇宙的力量。

甚至,它懷疑這顆石子,可以直接滅掉整個陽間。

最終,卻隻是廢掉了它的修為。

這讓它更加恐懼了,因為,這意味著,那個人族強者,在最後關頭,收了殺心,控製住了那毀天滅地的力量!

對方這是……舉重若輕。

這種“舉重若輕”已經超出了普通意義,而是舉諸世界之力,若鴻毛之輕。

這位存在對力量的把控……到了這麼恐怖的地步嗎?

苟隨赤直接不敢想了!

而此刻。

山穀中。

李凡也是有些意外啊。

他見如此大一條野狗突然出現,怕它傷及無辜,所以,不得已,準備先用石子嚇唬這野狗一下。

畢竟,一般來說,人如果投出什麼東西,狗都會怕的!

他覺得,自己能嚇住這條狗,讓它不要亂動,那就是極限了。

畢竟小小的石子……肯定傷不了這麼大的狗啊。

但現在,這條野狗被打中,居然趴在地上不動了?

李凡不禁思索起來……

他忽然想起,在陰間的時候,又一次,他曾用弓箭,射殺過熊呢!

瞬間,李凡恍然大悟啊。

自己……可是個煉氣一層的修者啊!!!

怎麼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了!

煉氣一層什麼概念?

縱然在修者的世界中,低微得連路邊的野草都不如,但是,對於凡人來說,那也不是一般人!

煉氣一層的力量……真的很強啊!

曾經,拉弓可射熊!

如今,彈石可打狗!

李凡瞬間,自信爆棚啊。

這一刻,他鎮定了,徹底鎮定了,一點兒都不慌!

“大家莫慌,小小野狗而已。”

他不禁輕鬆地笑了!

而此刻。

在半空中,忽然有一聲鳥叫聲響起。

一隻肥碩的大野雞,居然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飛了出來!

李凡毫不猶豫啊,以煉氣一層的觀察力、敏捷力,直接彈出一顆石子。

半空中。

“怎麼回事?!”

妖鵬族尊者鵬振南,剛剛出現呢,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化形了,受到了某種無上氣機的影響。

他還冇反應過來,卻頓時顫抖了。

一顆石子,猛然打來!

天!

那是什麼?那是一輪太陽嗎?那是一個世界嗎?那是可以毀滅陽間的恐怖之物嗎?

縱然它號稱擁有極速,振翅間可橫渡九萬裡,此刻卻連逃的心思,都升不起來,不敢有!

鵬振南發出了一聲驚恐的鳥叫聲!

然後……他直接被打落在地上。

修為全廢!

力量全失!

瑟瑟發抖!

穀中,李凡又一次得手,不禁心氣大振啊!

看看,看看自己這水平,煉氣一層的實力,果然遠非凡人所能比啊。

煉氣一層的無敵,是多麼寂寞!

他也不禁有一絲小驕傲了!

而緊接著,在山穀口,又有一隻動物出現了,一頭大青猴!

李凡毫不猶豫,石子彈指射出!

大青猴陸全鍛,直接傻眼了,它全身汗毛都炸了。

緊接著,被打中,委頓在地!

山穀流出的溪水中,更是不知何時,居然出現了一條大泥鰍,一條大黑魚!

赫然便是蛟龍妖族尊者龍天博、妖龍族尊者敖道泗。

他們兩一臉的懵逼,因為,他們進入此地之後,莫名被某種力量,壓製到水裡麵了,而且,還劃不出人形!

“媽的,怎麼回事,誰敢算計我們……”

龍天博怒吼著,捲起水花,就要衝出水麵!

旁邊,“大黑魚”敖道泗,更是一個鯉魚打挺探出頭!

然後,兩顆石子,頓時射來!

“我草?!”

龍天博瞬間震驚了,他心中都是顫抖了啊,這是冒頭就遭遇毀天滅地的一擊?

這一刻,他急忙忙想要縮回水裡麵。

但,他已經冇有機會了。

石子從空中劃過。

一條大黑魚,一條大泥鰍,都瞬間被打中,飄在了水麵上,眼看怕是不活了……

而此刻,一頭壯碩的大青牛,出現在穀口,正好看到了這一幕幕……

它銅鈴般的眼睛的,都是瞪大了!

恐懼,恐懼的四肢蹄子,都顫抖起來!

牛魔王……徹底慌了!

……

還有章在寫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