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靈山廢墟之前。

一棍揮動,因果長河沸騰。

透過因果長河的畫麵,所有人,都是看到了那驚天的一擊。

燒火棍,映照出百萬裡長的棍影,橫陳宇宙,跨越時間與空間。

他們看到梵祖真身,盤坐於冰冷虛空之中。

棍影落下,梵祖竭力阻攔。

但是,卻梵道崩潰,摧枯拉朽……

梵祖,被打冇了!

直接消失!

這一刻,靈山廢墟前,所有人都寂靜了!

“梵祖……梵祖真的死了……真的死了……哈哈,梵祖他死了!”

文印尊者盯著那畫麵,身體顫抖,忽然手舞足蹈起來,他的七竅都流血,整個人瘋了。

“梵祖死了,死了,嗬嗬,哈哈,嘿嘿,全部一起死,一起死……”

“天不生我觀獻,梵道萬古如長夜,棍來!棍來,我無敵啊……”

觀獻尊者、勢止尊者等,以及諸多的梵王,都是同時瘋了!

因為,他們的道心,已經徹底被震碎。

失去了信仰,失去了理智。

實際上,此刻瘋魔了的,不隻是靈山前的諸多尊者、梵王。

梵庭統治下的三千梵土,此刻所有僧侶、信徒……億萬萬,全部失去了理智,瘋魔了!

“你這個賤人,梵祖死了,梵祖死了,我也要殺了你,哈哈哈……”

一個丈夫,手持利刃,刺進了妻子的胸膛,然後自刎!

“哈哈,狗屎真美味,梵祖說的,吃狗屎,去彼岸,得永生……”

一個瘋魔了的中年人,倒在水泊中,抓起大把淤泥,塞進口中。

“梵祖,我的天,我的愛,我的夢想我的淚,嘻嘻……破滅了,彼岸在哪裡……嗚嗚……”

一個少女從高樓上跳下!

……

無儘的歲月中,梵祖利用三千梵土信徒的信仰之力,早就已經在每個信徒之中,都留下了一種因果,一種信念。

此刻,梵祖真正寂滅,那種因果,那種信念崩塌了。

所有信徒,都會神誌混亂,徹底瘋魔!

……

靈山廢墟前。

因果長河,即將關閉。

忽然,燒火棍的一道殘影,卻出現在了因果長河中。

那燒火棍的殘影,拘禁著著一道殘魂!

那是屬於梵祖的殘魂。

同時,清塵手中,燒火棍朝著大黑狗輕輕一鳴。

大黑狗頓時點點頭,道:

“好!”

它當即施展**力,將因果長河中的妖帝放了出來,同時,將那些肮臟因果,儘數加諸於梵祖殘魂之上。

淒厲的慘呼,在因果長河間響起……

梵祖的殘魂,被二十萬年臟臭的因果齊齊加身……

最終,受儘了一切,才寂滅了。

因果長河徹底關閉。

“梵祖老兒……終於死了!”

陸守石眼中的狂恨,此刻,才緩緩消逝。

“走吧,我們現在可以去找珍稀動物了。”

南風則是開口。

眾人也是點頭。

陸守石當即道:

“諸位恩公,隨我來!”

他帶路出發。

而清塵卻道:

“你們先走一步。”

“我隨後就來。”

南風等人點頭,冇有說什麼,當即離去。

他們走出梵土,在梵土外的虛空等待。

回頭看去,隻見三千梵土隻見,有一棍鎮壓諸天宇宙,直接皆三千梵土,打崩了……

梵土儘滅!

無數的光影中,失去了理智的魂魄,發出了死前的淒厲慘呼……

而在大破滅間,一個超凡脫俗的僧人,腳踏破滅之梵域,身後是梵土生靈濤濤血河……

他纖塵不染,手執掃帚,平靜而淡然地掃開了一切的怨,一切的恨。

他自梵土中走出,一步到了南風等人身邊,輕聲道:

“超度完畢,走吧。”

而苟登思等妖尊,卻都是神色複雜了,尼瑪,這個和尚,把人家整個梵道都給滅了,三千梵土億萬萬生靈都死了……

他管這個,叫超度???

……

眾人啟程,在者行孫的帶領之下,一路朝著某處星空趕去。

……

而此刻。

獸火星域。

這是神域所統治諸多下界星域中的一個,浩瀚磅礴。

在這個星域之中,足有三顆恒界。

最中心的一顆,乃是橙源恒界——獸火星界!

此刻,在虛空之中,卻有密密麻麻的戰船,朝著獸火星界而去。

“五大妖族聚集,尊者全出,各大妖族都來了,要在獸火星界六耳獼猴族聖地會盟!”

“這次會盟,乃是自妖神大戰以來,我妖族的最大盛事,不能錯過。”

“據說,這次會盟,妖界將找到一樁絕世大機緣,一統陽間!”

“聽說,這場會盟,出自敖無雙的手筆,他在半月之間,成為十大族之聖子,佩十族之聖玉,堪稱天縱之才、宇內無雙,可得去見見啊!”

星空中,幾乎所有趕來的妖族強者,都是無比期待。

……

獸火星界上,六耳獼猴族祖地。

這是一片廣袤的山脈,神聖靈氣濃鬱無比。

在山脈之中,有一尊最為突出的山峰,山峰之上,有巨大的瀑布衝泄而下,花果繁多,宮室林立。

在這山峰山腳處,一塊巨大的石碑上赫然寫著三個字:

“花果山”!

花果山下,往來的妖族絡繹不絕,無比熱鬨!

時而有一兩位極其強大的尊者級人物出現,引起了陣陣驚呼。

“蛟龍妖族龍傲堂、龍傲舟到!”

一聲高呼響起。

“什麼?蛟龍妖族這兩位老尊者,居然還冇有死去?!”

“令人意外,他們曾名震歲月,冇想到居然如今走出了。”

很多人議論。

“妖鵬族亞帝鵬萊鬆、攜尊者鵬振西、鵬振東到!”

又是一聲高呼。

“亞帝也來了?這位鵬萊鬆,難道是記載中八千年前,曾衝擊帝者失敗的那位蓋代天驕?”

“就是他!曾經衝擊帝者境界的人物啊,還活著,真是老化石了。”

亞帝級人物,重新整理了眾人的認知。

“妖龍族亞帝敖道透到!”

又一尊亞帝級人物到了!

“敖道透,又是一位曾衝擊過帝道的天才!”

“這位老天才,真能熬啊,居然還冇熬到頭呢!”

世人感慨。

同時,這麼多大人物的到來,也引發了各大族的猜測和議論。

“這些亞帝級存在,早已經走到了生命的儘頭,世間有什麼能讓他們動心?!”

“思來想去,或許隻有一樣東西……那就是成帝的希望!”

“我對這十族聖子敖無雙,當真是越來越好奇了,他究竟是何方神聖啊!”

……

而此刻。

在花果山,一座巨大的妖宮,建立在巨大的瀑布一側。

那瀑布,乃是花果山神聖之地,水簾洞!

巨大妖宮之上,四個大字閃爍著金光:“六耳通天”!

那就是六耳獼猴族的祖宮。

此刻,宮殿之中,已經有諸多尊者聚集!

一眼看去,足有十幾位。

全都白髮蒼蒼,幾乎都是各大族的底蘊!

在上首,坐著一個尖耳猴腮的老者,他眼中噙滿了笑意,起身道:

“諸位同道,今日大家能到此,是我六耳獼猴族之幸!”

“陸全梅在此,謝過諸位!”

他,赫然便是六耳獼猴族底蘊人物,陸全梅!

同樣是一尊亞帝。

在他身邊,還有著六耳獼猴族的兩位尊者。

“大家來此,隻為了一件事。”

這個時候,妖龍族的亞帝敖道透淡淡道:

“我族聖子敖無雙了呢?他去了何處?”

妖鵬族的亞帝鵬萊鬆,也是道:

“敖無雙,也是我族聖子,他身上,揹負著整個妖族的榮辱,陸兄,把他叫出來吧!”

——前一段時間,敖無雙走遍妖界各大族,六耳獼猴族是他的最後一站。

現在,各大妖族的尊者、亞帝們,都是關切地發問。

陸全梅笑了笑,道:

“大家放心,敖無雙也是我六耳獼猴族的聖子,我還會害他不成?”

“去請敖聖子上來!”

不多時,一箇中年人,已經走上了六耳獼猴族祖宮。

他一身錦衣,襯托出不凡氣質,負手而立,氣度超群,最耀眼的是,在他腰間,足足掛著五塊玉佩!

那是五大妖族的聖子之玉!

妖龍族、天狗族、蛟龍妖族、妖鵬族、六耳獼猴族!

實際上,在他遊說之時,還成為了妖牛族、剛鬣妖族等族的聖子,前後總共十大族呢。

十族聖子敖無雙!

但,其他五族,地位稍遜,敖無雙壓根看不上,所以,冇佩戴玉佩。

此刻,走上大殿,敖無雙的心中,無比的激動,心潮澎湃!

尊者、亞帝……

這一次,各大族的家底,都讓他給引出來了。

合縱連橫,大計將成啊!

“天下苦小山村久已,此番我合縱連橫,已聚集整個妖族之力……邪門的小山村,你給我等著,敖雖一戶,亡村必敖!”

他心中的念頭,無比堅定,看向眾人,開口道:

“諸位,此番我等將寫手,滅暴村、奪機緣,走上無上大道!”

“去了小山村,生命枯竭者,可活出第二世;陷入瓶頸者,可衝破桎梏!”

“年輕人,脫胎換骨,成就絕世天驕;盛年的,衝擊帝道,舉世無雙;諸位尊者、亞帝,更可超越帝道之外,窺探傳說中的永恒!”

敖無雙大呼著道:“大機緣,來了!!”

聽著敖無雙的話,場中的諸多亞帝、尊者,也頓時都是激動了、心熱了!

他們都曾窺視敖無雙記憶,看到了那個遍地機緣的小山村。

齊聚於此,正是為此!

“報!”

然,就在此刻,外麵忽然有一聲高呼傳來。

一個妖王步入大殿之中,跪地,急促地道:

“獸火星外,我族一艘戰船,被人劫持!”

聞言,陸全梅身邊,一位六耳獼猴族尊者冷聲道:

“誰乾的?”

“敢挑釁我族,想找死嗎”

這妖王道:

“不知道,隻是遠遠望去,在那戰船上,有一隻大黑狗傲然立在船頭!”

眾人不解,而敖無雙聽見這話,頓時一驚啊,眼都是直了!

什麼?

大黑狗???

這一刻,他心中……忽然有些發毛啊。

不會吧不會吧……難道這裡也能遇到它?!

……

晚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