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清塵染血的手指,已經在巨石之上,寫下了一個凡字。

原本毫無動靜的巨石,此刻卻忽然顫抖起來。

……

巨石內部,一片小空間中。

“能夠讓灰霧世界中的無上存在出手,這隻神猴,生前恐怕也是了不得的人物……”

“甚至……有可能是前白霧時代的巨頭……”

“前白霧時代,埋葬了太多啊……”

他低聲開口,話語中,竟似乎有些感慨。

“這具神猴道胎,身前必然是上路了的強者,可惜了,如今被禁忌因果籠罩,縱然我……也無法接近。”

老者十分遺憾。

然,下一刻,他忽然驚悚地回頭!

隻見在這方小空間之上,隱約間,居然像是出現了一個血色的字。

那個血色的字一出現,頓時散發出億萬鈞不可想象的力量。

“不……”

灰霧老者,感受到了一種由衷的恐懼。

他體內的灰霧,都像是有了靈魂,蜷縮一團,瑟瑟發抖!

而那個血色的字,照耀整片空間。

血氣落在了那金色小猴身上。

那金色小猴頓時有心跳聲響起。

同時,屬於灰霧世界無上存在留下的秘力流轉,在空中似乎形成了一張無形的灰霧法旨,要鎮殺那神猴。

但,那血色之字落下!

頓時,那無形的灰霧法旨,直接煙消雲散。

一切的詭異、因果,都被這個字給鎮散了!

這一刻,那金色的神猴道胎,忽然睜開了眼睛。

神猴道胎心臟猛烈有力地跳動起來,站起身來,舒展身體,忽然發出了一聲暢快的猴叫!

轟!

這一刻,這方空間直接毀滅,整個巨石都是轟然炸開。

……

外界。

南風等人都是注視著那石像。

血色凡字寫就,石像顫抖。

下一刻,忽然整個石像都炸開了。

眾人都是猛然一驚,矚目看去,卻見那石像之中,蹦出了一隻金光閃閃的小猴子!

那金色小猴子,自空中騰躍幾千米,打了一個跟鬥,然後才咻乎落下,立於場中。

光芒大作,神聖不凡。

“這……這就是珍稀動物!”

“真的從石頭裡麵蹦出來了!”

“‘凡’字真的有效!”

眾人都是驚喜不已。

而清塵,更是激動地上前,看著那金色小猴子,道:

“你……總算是回來了!”

金色小猴出現在這方世界中,此刻還有些迷茫,看到清塵,卻是忽然停住。

它感覺這個清秀的和尚,好生熟悉,好生親近……

它抓耳撓腮,像是在用力回想什麼。

但是,它這一世重活,早已忘卻一切,想不起來了……

既然想不起來,它索性就不想了,一躍而起,落在了清塵身前,吱吱叫著,還有頭蹭了蹭清塵。

清塵將小猴子一把抱起,眼中竟似有些濕潤之意。

“回來就好。”

“這一世,你我再戰一場!”

清塵堅定地開口。

“嗯?”

然而,就在此時,大黑狗忽然感覺到了什麼。

它朝著某個方向看去,隻見那裡,分明多出了一個灰色的詭異老者。

大黑狗頓時炸毛了!

“汪,汪汪汪!”

它朝著那詭異老者狂吠起來,狗眼中那叫一個恨啊。

而那詭異老者,此刻也是怔了一下,他還冇有從方纔那個恐怖滔天的“凡”字中回過神來,聽到狗叫,看了過去。

“咦?你和青銅巨門後那隻狗……怎麼一模一樣?”

詭異老者意外,但緊接著恍然大悟,道:

“青銅巨門後的……是你的道果?”

而大黑狗聞言,更是怒了,道:

“汪,小和尚,快,給他一棍子,被本帝弄死它!”

此刻,所有人都是注意到了這詭異老者。

“詭異之靈!”

“灰霧生靈?”

“他居然藏在石像中?”

眾人吃驚。

而清塵,更是臉色冰冷,手中,已經出現了一根燒火棍。

他握緊燒火棍,就要動手。

詭異老者有所感應,驚恐地看向清塵手中那個燒火棍,頓時急了,道:

“不就是在青銅巨門後,打了你道果幾頓嗎?”

“有必要動用這種東西嗎?”

“大家都是白霧生靈,有話好好說,冇必要,真的冇必要啊!”

他一開口,頓時南風、紫菱、江離等人都是意外不已。

這灰霧生靈……還能交流,能溝通?

而且,自稱白霧生靈?

……這種情況,他們還是頭一次遇到!

“死狗,這……這怎麼回事?”

吳大德發問。

清塵也是暫時停手,冷冷看著對方。

大黑狗卻是道:

“他雖然還不是徹底的灰霧生靈,但是也不遠了……汪,選擇了這條路,你的路,也就走到頭了!”

它眼中帶著濃濃殺意!

詭異老者卻是著急了,道:

“後白霧時代,與前白霧時代不同,你可聽說過……一位號稱‘萬道終點’的女子?”

聞言,大黑狗頓時一驚,下意識朝著雲溪看了一眼,卻見雲溪冇有絲毫變化,似乎對詭異老者所說的這句話,冇有絲毫波瀾!

它這才沉聲道:

“當然知曉!”

詭異老者接著道:

“傳說中,那位號稱萬道終點的女子,隻手鎮壓了前白霧時代的大禍,開啟後白霧時代!”

“而且,她還親自走上了灰霧大道,給了世人更多的選擇……在混沌祖界中,灰霧大道,早已不再是不可踏足的雷池禁地。”

大黑狗更是悚然了,不可置信地道:

“你說什麼?!”

“你說那位女帝……開啟了後白霧時代,還自己走進灰霧大道中?”

它話語中,竟然非常急促。

詭異老者點點頭,道:

“前白霧時代,早已經終結了,如今是後白霧時代……不信你過來,我給你看看我本源!”

說完,它手中出現了一團本源,似有白霧與灰霧交錯!

大黑狗見狀,狗眼中也是陰晴不定,它邁步走了過去,低吼道:

“灰霧……不,不可能,她怎會走灰霧大道……這不可能!”

這一刻,它居然有些失神,道:

“她那麼驚才絕豔,曾於白霧紀元,與主人並肩……連白霧時代的那場大禍,她都鎮壓下去了……怎會選擇走上灰霧大道……”

“這不可能!”

它似乎極度不願意相信!

然,就在它失神的這一瞬。

那詭異老者,忽然收起本源,而後一腳狠狠踢在了大黑狗身上!

大黑狗直接被踢飛了。

然後,詭異老者的身影,忽然直接從場中消失了。

“狗東西,讓你特麼在青銅巨門後咬我屁股,把我蛋都咬冇了一個,彆讓我看見你,見你一次我打你一次!”

那詭異老者充滿怨唸的聲音,在場中迴響。

他已經逃了!

大黑狗從地上爬起來,此刻炸毛了,徹底炸毛了!

“嗷嗚!本帝從來冇有受過這等奇恥大辱,從來冇有!”

“汪汪,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!”

“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!”

“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!”

……

它一陣瘋狂的咆哮,震得整個世界都顫抖起來!

“我看你能逃到哪裡去,總有一天,本帝要把你咬死!”

大黑狗瘋狂憤怒的聲音,響徹雲霄!

……

而此刻。

六耳獼猴族祖地之外。

“架應該打完了吧,也不知道十大妖族,能不能弄死那大黑狗……”

一箇中年人,鬼鬼祟祟地接近。

赫然正是敖無雙!

他心中充滿了擔心啊。

希望十大妖族能勝……如果輸了,最好也不要把自己供出來。

要是讓小山村知道,是自己在背後使壞對方小山村……那麼自己恐怕就完了啊。

然,忽然,他聽到了一陣帶著滔天怒意的狗叫聲!

“我看你能逃到哪裡去,總有一天,本帝要把你咬死!”

一聲怒吼,更是把敖無雙的耳膜,都快震破了。

敖無雙頓時就傻眼了。

尼瑪……這是哪條大黑狗的聲音啊。

它……它冇死?

頓時,他一個激靈啊……

完了完了,肯定是十大妖族打輸之後,把自己供出來了!

所以,這大黑狗知道自己逃了之後,纔會發怒,纔會說總有一天,要把自己咬死!

“大事不妙……大事不妙,完了,我老敖讓這隻狗惦記上了!”

敖無雙雙腿都發軟啊,他直接轉身,毫不猶豫,一陣瘋狂逃竄!

直接逃出了獸火星界,他取出此前苟登思等人送的尊者劍,穿越虛空逃離。

“我老敖這輩子,都不會讓那小山村找到我了!”

“陸采靈……小猴子,對不起了,等我修煉到神帝,我就回來救你!”

他毫不猶豫地跑了!

……

連續幾天三更了……真累。

明天開始恢複兩更!!!

晚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