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譫台洲。

世人震惶,所有人都是惴惴不安。

“這是什麼氣機?又一尊灰霧神帝嗎?”

“不……太恐怖了。”

“比此前林家、王家的灰霧神帝要弱一些……應該還冇有達到神帝層次,但非常強大!”

無數修者在議論!

而自譫明聖地,灰霧狂湧,化作了一條灰霧長橋,直接朝著大墟界而去。

灰霧直逼大墟界!

在那灰霧長橋之上,一個老者,以灰霧為鬥篷,氣機蓋世,負手而去。

……

大墟界。

灰霧長橋,轉瞬而至。

“神帝?!”

“老祖成為神帝了嗎?”

“無敵,老祖無敵!”

譫明聖地諸多長老,此刻都是驚喜不已。

他們從那灰霧長橋上,感受到了蓋世氣機。

近乎神帝!

大地之上,明瀾更是狂喜,道:

“我族神帝已至,什麼者行孫、什麼妖帝,都要死,都要死!”

木靈皇朝。

陸守石和妖帝,此刻臉色也是有些凝重。

“亞帝。”

陸守石開口,眼中有淡金色光芒閃過。

他肯定,這位譫明聖地的老祖,未邁過神帝關卡。

但,同樣很可怕,堪稱最強亞帝了,隻差一絲,就能成帝。

——實際上,譫明聖地老祖的境界,和者行孫一致,可以稱為亞帝中的王者!

者行孫同樣不曾證道成帝,但是卻極為逆天,可以叫板帝者。

陸守石猛然一拳轟出!

他要轟碎這灰霧長橋。

轟!

神聖巨拳炸裂。

力量驚天。

那灰霧長橋,頓時劇烈搖晃起來。

但是,巨拳餘威散去,灰霧長橋依舊,居然不曾被傷分毫。

“灰霧本源……無法擊破!”

陸守石臉色一沉。

並非他境界不夠強,戰力不夠高。

但,這個層次境界的灰霧修者,對灰霧本源的修行非常可怕。

同境界者,真的無法撼動。

“汪,本帝不服,本帝倒要看看,一個小小亞帝,能翻天不成!”

妖帝苟靈則是大叫起來,它化作一條山嶽般的巨犬,身上的每一個斑點,都散發出閃瞎狗眼的大道之光,一抬爪,全身帝道力量,轟擊在那灰霧之橋上。

頓時,灰霧之橋,再次劇烈晃動,先是承受陸守石一擊,加上此刻妖帝之威,那橋幾乎要潰散。

然,灰霧的另一頭,一隻灰色大手,已經一把抓來!

妖帝與之對轟!

嘭!

妖帝直接被震飛千米!

“汪……本帝居然被擊退了?!”

妖帝駭然。

灰霧本源……實在太強了!

“哈哈,哈哈哈……妖帝?者行孫?都是螻蟻,今天都要死,都要死!”

大地之上,明瀾大呼了起來,他得意忘形,狂喜著。

但是,他話音剛落,天上的妖帝,頓時一爪子朝他拍來。

“啊?不……彆殺我啊!”

明瀾驚恐,身體直接被拍炸了!

“弄不死你家老祖,還弄不死你?”

妖帝憤憤開口,轉頭看向陸守石等,道:

“彆等了,快去找黑大帝幫忙吧,咱們境界是夠了,卻鎮壓不了灰霧本源。”

它非常請清楚,若是以前,它和者行孫任何一人,都可以如捏死螞蟻一般,滅了這譫明聖地老祖。

但如今對方擁有灰霧本源,難以對付!

雲千山見狀,此刻也是眼中既憤怒,又擔憂,道:

“一個灰蟲子,也敢打我養的狗……過分!”

“大家隨我來,我帶你們去荒天之主隱居之地!”

當即,妖帝和陸守石出手,帶著場中眾人,直接消失!

……

他們剛剛離去。

灰霧長橋上。

一個老者,已經緩步走來。

他如閒庭信步,好似一尊無上存在,在遊覽山河,負手而立,石皮般的臉上,帶著一抹笑意。

“者行孫、妖帝……今日都將死去,成就吾的無上威名……”

他悠悠開口,抬眼,卻意外了,道:

“嗯?人呢?”

“逃了?”

大地上,一團灰霧本源中,傳來了淒厲的聲音:

“老祖,者行孫他們逃了,救我啊老祖!”

那是明瀾的魂魄!

他魂魄藏於灰霧本源中,冇被殺透。

此刻,他是又恨者行孫等,又有些怨自己老祖,媽的,老祖能快一步到來,自己也不至於如此啊……

但,他不敢表現出。

譫明聖地老祖聞言,冷笑道:

“放心,他們逃不了!”

“今日,妖帝和者行孫,我必誅之!”

他一抬手,灰霧長橋,朝著葬神大荒方向,延伸而去,速度極快!

“隨吾來!”

他揮手,場中譫明聖地的眾人,都是跟隨在了他身後,明瀾的灰霧本源,也飄到了一位長老手中。

……

陸守石和妖帝出手之下,他們很快抵達了小山村前。

落在小山村外,看到了前方的小山村,陸守石等,都是一驚。

“此地……道韻如汪洋,大道法則萬千,宛如浩瀚無窮無上之地,更似乎有不可想象的本源……”

陸守石震撼,道:

“這,便是那位前輩隱居之地嗎?”

妖帝更是有些顫抖了,道:

“陽間,陽間怎麼會有這種地方……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!”

“汪!要是早知道,我還去什麼殘破迷失之地,來村裡當條流浪狗,不比當妖帝香嗎?”

想到黑大帝,居然就是居住其中,它羨慕得狗淚都要流下來。

“這裡,就是荒天之主隱居之地!”

雲千山開口,此刻,他老臉上無比的放鬆啊,道:

“諸位,穩了!”

但是,他話音剛落。

在後方天穹上。

灰霧長橋,已經如影隨形,追了過來!

在灰霧長橋上,譫明聖地老祖,威風凜凜,蓋世之姿,冷笑道:

“妖帝、者行孫,你們往哪裡逃!”

灰霧長橋降落,譫明老祖抬手,朝著雲千山等一把抓來!

灰霧氣息無比濃鬱,驚人非常。

“真的穩嗎?”

妖帝有些發慌了!

而雲千山,也是著急了,他急忙忙跑進了村口,隻見村口,一條老黃牛,一條大黑牛,正臥著吃草。

他來不及找人了,這兩頭牛,是他唯一能看到的,隻能活馬當作死馬醫,道:

“兩位牛大哥,救命啊!”

而老黃牛,正在吃草呢,此刻懶懶地抬眼,朝著村外那恐怖無比的灰霧長橋看了眼。

僅僅是這一眼。

轟!

那灰霧長橋,猛然炸開,煙消雲散!

“啊——”

“不……”

“發生了什麼……”

灰霧長橋上,譫明聖地諸多強者,全部從半空跌落,如下餃子般,砸在了小山村前方的空地上!

就連譫明老祖本人,都是一頭砸了個狗吃屎,灰頭土臉!

見狀,妖帝、者行孫等,都是瞬間震驚了!

這……什麼情況……

一頭牛,看了一眼……

就讓灰霧長橋炸了?

而雲千山同樣震驚了,這都行??

自己隻是病急亂投醫啊,但凡村裡有個人,他也不至於想到,找牛救命……

但冇想到,這牛……是真的牛啊!!

……

晚……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