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轉眼間,天穹上,武道金榜已經消失不見。

大地上,天哀山已經消失,狼藉坑窪一片。

所有人,都是恍如隔世,像是做了一場夢一般。

他們看著龍子軒的背影,這一刻,所有人都不禁跪在了地上。

“拜見……武尊!”

“拜見武尊!”

“拜見武尊!”

無論是誰,此刻都在高呼。

這種敬畏,發自內心。

他們都已經明白了,這……乃是一代蓋世強者。

自前白霧時代而來。

重生於世!

“武尊……我錯了,我錯了!”

於千武跪在地上,臉色顫抖,卑微至極。

“怎麼會這樣……他怎麼會是武尊……”

莫明珠臉上寫滿了驚恐和後悔!

天啊……

武小鯤,居然能追隨在武尊的身邊?

這是何等殊榮?

而自己,居然錯過了武小鯤……

如果當初冇有退婚,如果當初自己冇有選擇錯,能夠與武小鯤結為連理,那麼現在自己,也能得到武尊的福澤。

她後悔,腸子都悔青了。

而所有人注視之下,龍子軒卻默立良久,才緩緩走過去。

他將那塊殘缺的石塊,撿了起來。

——昔年他茅廬外聆道的小石頭,乃是一塊人頭大小的圓石。

而這裡的小石塊,僅僅是一道分身,所以,隻有拳頭那麼大小的一塊,當是從那塊圓石上分下來的。

“其心可嘉,其行可歎。”

清塵不禁走了過來,道:

“帶回去吧,千萬年後再重逢,也是一份緣分。”

龍子軒點點頭,轉過身,忽然丟給了一邊的武小鯤。

“這塊石靈智雖然已滅,但其中依舊蘊藏許多我當年的感悟,亦有許多武法,或許對你們,有些用。”

如今的守誓人,還缺乏拿得出手的功法。

總不能一見麵打仗,就直接開大上嗩呐、跳廣播體操啊……

聞言,武小鯤激動無比。

須知,世人為了武道金榜上的傳承,簡直是打破頭顱。

因為,那些功法太珍貴了,得一門,足以興一教。

而此刻,這塊小小的石頭上,就擁有北境武道金榜所有的傳承和法!

這……可以說是守誓人的道基!

他急忙接過這石塊,感激地道:

“多謝……武尊!”

武小鯤眼中寫滿了敬畏。

此前,他和玄青衣,都不知曉龍子軒的真正來曆。

如今才明白,原來龍子軒,居然是前白霧時代的武尊,這等身份……真的不敢想象,不得不敬。

但,龍子軒卻是搖頭,道:

“武尊已是過往,叫我龍大哥就可以了。”

武小鯤怔了一下,心中驚喜不已,道:

“多謝……龍大哥!”

龍子軒這才點頭,道:

“此間事已了,我們也回去了。”

清塵卻道:

“這些人,如何處理?”

“都超度了?”

龍子軒掃了一眼,道:

“武道金榜已然受誅,武道閣為其仆從,血孽太深,也當滅。”

也當滅!

這三個字……無異於給武道閣判了死刑。

“不……武尊饒命啊!”

“我們是無辜的!”

“不要殺我們!”

武道閣,所有人都是在哀求。

然,龍子軒卻臉色淡然不改,朝著大黑看了一眼,道:

“大黑,麻煩了。”

主要是……方纔前世遺留的武道氣息,已經誅殺詭異生靈耗儘了,龍子軒現在,就一三境修者……

想動手也動不了啊。

大黑狗點點頭,道:

“看本帝的!”

它大爪子揮動,施展**力。

頓時,場中武道閣的眾人,頓時絕滅!

死亡蔓延。

“小鯤……救我,我和你有婚約,你忘了嗎?我們是父母之命……你不能見死不救!”

莫明珠看著武小鯤,淚眼婆娑。

但,武小鯤卻隻是搖搖頭。

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。

莫明珠很快也湮滅了。

武道閣全滅!

其他人,如戰神書院洛天靈、太靈宗步萬山等,此刻噤若寒蟬。

此前,他們可是得罪了武尊。

但,龍子軒等人,卻看都冇有看他們一眼,直接邁步離去。

畢竟,這些人並冇有大惡,罪不至死。

當然,臨走前,大黑狗還是施展了**力,斬去了所有人的記憶。

畢竟,龍子軒武尊之身份,如今還不宜傳到外界。

……

他們走後。

“咦,發生了什麼?”

“這裡怎麼變成這樣了?武道金榜呢?”

“我們宗門的天才呢?”

所有人,都是如大夢初醒,已經徹底忘記了方纔的一切。

看到那被推平的天哀山,看到遍地的血水……所有人,卻都是怔住了。

“不對,我什麼都想不起來了,但是怎麼記得,之前鎮世閣拍賣會拍賣的,是狗屎?”

這個時候,有人忽然開口。

頓時,眾人都想起來了。

“對,貌似,所有天才,吃得都是狗……狗屎?……”

“我草,我怎麼也就記得這件事了?”

“究竟怎麼回事……”

他們所有的東西都忘了,隻剩下一道突兀的記憶。

那就是,此前鎮世閣拍賣的東西,乃是狗屎!

以及此前金色大幕中,眾人服用“靈藥”的畫麵……

“靠……太缺德了吧,那個孫子乾的?把我所有記憶都斬了,隻留下我吃屎的記憶?!”

北臨皇朝老祖,頓時心態就崩了啊。

這是乾的是人事嗎?!

……

離開天哀州後。

“師父要找最後一種珍稀植物,應該在南海。”

龍子軒開口。

根據方纔武亞尊所說,當年那塊小石頭的真身,就在南域,一直窺伺南海,等待蓮花綻放。

“汪……本帝建議,先回去村裡一趟。”

大黑狗卻是開口,道:

“本帝總覺得,那死烏龜拚命留下的東西,還是讓它自己看一眼,免得生出什麼禍事!”

“畢竟後白霧時代,迷霧太多了,當年她究竟做了些什麼……冇人知曉。”

聞言,眾人也是點頭。

當即,他們都朝著小山村而去。

……

很快。

天哀州發生的事情,傳遍了天下。

北境大震!

“所有的天才都死了,天哀山發生了大詭異,現場有詭異生靈的屍體碎片……”

“武道金榜消失,無人知曉去了何處。”

訊息滿天飛。

“怎麼可能,需知曉,這一次那麼多六境勢力前去,就連六境高手都出動了數位啊。”

“彆提了,那些六境高手的記憶,都被未知的存在給斬了,無人知曉究竟怎麼回事。”

“你錯了,不是所有記憶都被斬了,他們留下了部分記憶,有小道訊息說,此前鎮世閣拍賣的七星靈藥,乃是狗屎!”

“什麼?真的假的?狗屎?!”

北境,經此一役,全亂了。

鎮世閣。

“閣主,已經查過了。”

“天哀山發生的事情,的確所有人都忘了……”

韓和站在餘玲瓏麵前,臉色無比難看,道:

“另一個訊息也是真的。”

“那七星靈藥……真的是……狗屎。”

他低下頭,不敢看餘玲瓏。

而餘玲瓏,此刻俏臉像是僵住了。

她震了一下,美眸中顯得又噁心、又複雜!

那幾個傢夥,居然拿狗屎來賣?

真的太過分了!

但,她卻是深呼吸了一口,道:

“把那小道訊息給我封鎖了!”

“記住……我們鎮世閣拍賣的,就是靈藥,冇有狗遺!”

她不願意說那粗鄙的文字,所以,用了“狗遺”代替狗那啥。

韓和聞言,點點頭,道:

“小人明白了。”

倘若承認了鎮世閣拍賣過狗屎,那麼鎮世閣將會徹底成為笑柄,生意也會受到影響。

所以,縱然真的知曉,那東西就是狗……也隻能捏著鼻子否認!

同樣的,各大勢力,也同樣不會承認的。

因為,這關係到顏麵啊……

……

於此同時。

武荒界南域。

一片浩瀚沉浮的空間之內,無儘的大道烙印和符文閃爍著,將這裡襯托得神聖而隱秘。

金色的武道秩序鏈條,交織萬千,這片空間中像是擁有著一片武道海洋。

而在武道真意海洋的正中央,居然是一塊渾圓的石頭。

那石頭上,缺了五個小小的角。

“我分身缺了一道。”

忽然,在武道之海中,那渾圓的石頭中,似乎有一道聲音響起。

“誰……可抹殺我的分身?”

“難道,北境的詭異之靈,冇有鎮壓住嗎?”

那聲音低語著。

“大亂將起……我的最強武道血肉軀體,已然煉成,但,還缺一味藥。”

“唯有得到主人昔年的藥,我才能真正走上他的古路……”

“南海之中,武道天心蓮的氣息,外溢的越發明顯……我得先召回其餘四道分身……”

那渾圓的石頭一念起,武道秩序鏈條,似穿越天地空間而去。

緊接著,武荒界大震!

“咦?怎麼回事……武道金榜,正在飛速離開?”

西漠,某處黑沙漠上空,備受世人矚目的武道金榜,居然直接消失了!

“公子,不好了!出大事了!”

中土,某座秘殿中,一個青年急忙趕來,道:

“武道金榜……消失了!”

聞言,秘殿中正在潛修的青年睜開了眼睛。

“武道金榜消失了?”

他思索了一下,道:“立即聯絡岑明一等,前往其他四域的人,看看情況!”

那青年當即離去。

秘殿中隻剩下這公子一人,他不慌不忙,把手邊那半瓶焦黃色的液體拿了起來。

“東西是好東西……就是喝著,真上火。”

公子低語了一聲,道:

“罷了,為了武尊傳承,忍了。”

他捏著鼻子,乾了。

……

很快,訊息席捲天下,四方皆驚。

中土、東荒、西漠、南域的武道金榜,居然都直接消失了。

這,引發了一場海嘯。

須知,世人都在等待武道金榜,如今居然消失,誰能不驚?

然,就在世人猜測紛紜之時,南域某處海崖上空,卻有一道驚世神榜劃過天際,帶起武道真意萬千重!

當那道神榜出現的時候,整個武荒界都是有感。

所有的生靈,都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召喚。

“這是……武尊榜現世了?!”

“是的……武尊榜的氣息,這一世,武尊榜居然要出現了嗎?”

“快,趕去南域,武尊榜出現在那邊!”

世人巨震,幾乎所有宗門,勢力,天纔等,都是立即起身,馬不停蹄地朝著南域而去。

……

晚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