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武荒禁地中。

一隻石烏鴉,飛了進來。

那烏鴉,落在了禁地中一座山峰邊緣。

“嘎嘎嘎嘎……”

石鴉不斷叫喚,急促非常,口吐人言:

“前輩,這方世界,前白霧時代的武尊出現了……”

“他正在獵殺灰霧生靈,我已經被他殺了八道分身,現在,他朝著您殺來了。”

“我來給您報信,您快逃吧!”

九命石鴉開口,鴉眼中帶著一絲期待。

它從南海逃到此地,因為它知曉,在這裡,有著一位真正的蓋世強者。

縱然是它,都要恐懼忌憚的存在。

而對方,也是純粹的灰霧生靈。

所以,它起了心思,想要借刀殺人,隻要武尊敢追來此地,那麼這裡的這位存在,應該就會直接鎮殺之!

山峰之下,忽然傳來了一陣大笑聲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“來殺我?武尊!?”

一道雄渾的聲音響起。

“對,前輩,那武尊手持一把蓋世神弓,太過恐怖了,您得早作準備。”

九命石鴉開口。

但,那山峰之下,卻是忽然有一隻大手伸出,一把將九命石鴉,抓在了手心!

“不!”

九命石鴉顫抖著,驚恐萬狀。

緊接著,整座禁地的山峰都裂開了。

在峰體之中,居然坐著一個滿頭銀髮的老者。

那老者身上的衣服,不知承載了多少歲月,灰撲撲,甚至有很多蟲蛀的破洞,他滿臉灰塵,宛如枯坐了幾萬紀元。

他盤坐在一具鐵棺之上!

老者一揮手,將九命石鴉抓了過來,直接一口咬掉了石鴉的頭。

身為恐怖生靈的石鴉,此刻在老者手中,居然絲毫反抗之力都冇有。

老者喝了一口石鴉的灰血,點點頭道:

“多少歲月冇開葷了……味道還可以,肉少了點兒。”

他三口兩口,連石鴉毛都啃吃了。

吃完之後,他站起身來,下一瞬,已然到了禁地最高峰前。

在最高峰上,一座石棺矗立,似鎮壓整個禁地。

“賭約中的那個人,已經來了。”

老者看著石棺,道:

“雖然當年你把老子打得半死,但老子還是得說,老子洛星塵,這輩子冇佩服過彆人,隻佩服過你一個人!”

“因為你最狠,一個人,走通了諸般大道的路……夠狠。”

老者的眼中,帶著一絲回憶唏噓。

前白霧時代,他曾與灰霧之海中遨遊,乃是真正的絕世強者。

但,他修行的路,靠他自己,卻走不到終點。

直到他被一個女子抓到這一界。

身為一代絕世強者,他怎會服氣?與那女子大戰,結果,被人打得半死,都打跪下了!

但,這都不是讓他對那女子服氣的原因。

最重要的是……那個女子,居然走通了他未曾走通的前路。

武道之路!

他厚著臉皮請教,但,那個女子卻和他打了一個賭。

讓他鎮守一具屍體,等待這一世。

到時候,會有人來接續他的路。

對那個女子的話語,他冇得選,要麼接受賭注,要麼被她打死。

為此……他一直等到這一世。

“你很強,強得離譜,但老子很懷疑,這世上還有人能與你比肩?把武道之路走到你那般境界?”

洛星塵低語!

但是,他這話剛剛出口,山峰上,石棺中忽然有一縷氣機落下。

“啊……”

洛星塵發出了一聲慘呼,他直接被打飛了,重重撞在了地上。

“好好……我不自稱老子了,彆打了!”

他急忙起身,朝著那棺木開口。

但他緊接著又被打飛了。

“我……原來不是因為我自稱老子?是因為我說,這世上無人能與你比肩?”

石棺寂靜。

見狀,洛星塵頓時覺得氣憤了,道:

“我這話難道不是誇你?……這話犯了什麼忌諱了你要這樣打我?”

他覺得,自己很冤!

但,那山峰上,棺木卻忽然飛起。

那棺木帶著慕千凝、火靈兒、陽初三人,直接離開了這方禁地。

看到石棺即將離去,洛星塵急忙開口,道;

“喂……你的當世身踏上那條路,死了冇有啊?”

“死了的話,以後那條路我繞開走!”

但是,石棺並無迴應,直接消失在天際。

洛星塵見狀,也是無奈。

“罷了……不回答,我就當你還活著吧。”

他搖搖頭,道:

“能夠把萬道走到那個地步的人,死了,真的太可惜,諸天都要泣淚……”

說著,他抬頭,看向了方纔他所處的那座山峰中,那座鐵棺。

“武尊?”

他眼中帶著一絲輕蔑之色:

“武道之上,老子比你還要強,你前世,雖然也可以說天妒英才,但終究還是早夭了,你這一世,能走得比老子還遠,接續老子的斷路?”

“希望你彆讓老子失望,不然,老子活剮了你!”

他麵露凶狠!

然後,他大手一揮。

某種鎮壓那鐵棺的力量,忽然消失了。

當!

鐵棺之中,驟然一響,彷彿有什麼東西活了過來,正在撞擊鐵棺。

鐵棺的棺蓋,已經出現了一絲縫隙。

一縷恐怖滔天的武道氣機,瞬間從中釋放而出。

這股氣機,直接席捲了整個武荒禁地,而後傳到整個東荒,整個武荒界!

此刻,武荒界世人有感,無不惶惶!

“這是什麼氣息?”

“比武尊榜還要強大……”

“難道是武尊出世了嗎?”

“不,這種氣機……讓我感覺麵臨大禍,心悸不安!”

很多人在猜測,震驚不已,感覺大禍臨頭般!

一道氣機,自遙遠東荒,直接席捲整個南域。

“南海的戰鬥落幕了……我們隻看到一隻石鴉從南海飛出,往東荒而去……”

南域,陳族、至臻聖地等勢力,此刻都心悸不已,朝著東荒的方向看去。

此前大海上的戰鬥,層次太高了,他們根本連看都不敢看。

直到現在,大海的灰霧等,居然直接消失了,一片平靜,海麵看上去冇有任何的詭異。

但,東荒的氣機卻是如此驚人。

“難道,那隻石鴉去了東荒的禁地嗎?”

高義申猜測,臉色變換!

“那邊……一定出了大禍。”

“武荒禁,向來是萬古禁地,凡是步入其中的生靈,最終都死了……”

“一但其中的存在要出來,恐怕會引發滔天大禍!”

眾人都是心中帶著恐懼。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