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龍子軒走進了武荒禁中。

山川莽荒,大地原始,就像是走入了荒古前的畫卷。

周圍到處都是瘋狂滋長的原始靈藥,千萬年間無人打擾,藥性幾乎快要聚成水滴滴落。

周圍山林之中,安靜如死,冇有一隻飛禽走獸。

偶爾有些許人類白骨伏屍荒野,那是屬於武荒界強者的。

無數歲月以來,很多強者在生命走到儘頭之時,會選擇進入武荒禁捨命搏機緣。

但從無一人能活著走出武荒禁。

龍子軒前進不久,在前方的山隘之處,他就看到了一道人影。

那是一箇中年人,渾身的衣服破破爛爛,雙眼麻木無神,空洞非常,似乎在等待著龍子軒。

他全身上下都快爛掉了,隻剩下一雙拳頭,卻像是永恒不變。

龍子軒接近,那中年人忽然舉拳,朝著龍子軒轟殺而來。

這一拳,夾雜著最純粹的武道氣息,震動空間,讓大地都隨之顫動起來。

這位荒奴,在生前,乃是一位武道強者。

境界很強!

龍子軒見狀,漠然抬拳,砸了出去!

同樣是最簡單,最純粹的一拳。

兩記最純粹的拳頭,碰撞在一起,卻演化出了無窮無儘的武道道韻,互相交織,共鳴,爆炸!

最終,擋在山隘處的中年人,雙拳隻剩下森森白骨。

它跪在了地上,然後死去。

——身為禁區奴,這位強者早已隻剩下一道執念,而如今,武道被人擊敗,他最後的執念也已經消散。

化作煙塵。

龍子軒繼續前進。

不久後,他看到了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。

女子一襲黑衣,驚豔如夜裡的蝴蝶,身姿婀娜,但走進了才發現,她一雙大長腿依舊美妙,身體其他部位,卻已經腐爛。

那雙大長腿,宛如兩條巨蟒一般,朝著龍子軒剪殺而來。

龍子軒飛身一腳!

嘭!

那雙大長腿,直接被他給踢斷了!

第二個攔路者,敗了。

龍子軒終於看到了前方層巒疊嶂的山峰。

以及第三個攔路者——一尊頭顱完好的骷髏。

這片空間中,無儘的武道意誌,化作千軍萬馬、各種神兵,朝著龍子軒殺來。

第三位攔路者的武道意誌,堪稱驚天。

但,龍子軒卻負手而立,大步前進。

他的武道意誌,冇有演化任神兵、魔神等,隻是隨意外放而出,但,那骷髏武道意誌化成的各種恐怖景象,卻在他武道意誌前崩潰了。

當龍子軒走過,那骷髏緩緩消散。

他終於到了一座山峰之前。

這座山峰已經裂開,露出了峰底的景象,在那裡,隻有一具鐵棺。

鐵棺的棺木,似乎已經被棺人退開一角,濃鬱的灰霧,從鐵棺中溢位。

龍子軒眼中一凜。

嘎!

一聲尖銳的響,那鐵棺的棺木,忽然像是被什麼東西推開。

一隻灰白色的手,從棺木中探出,扣住棺蓋,哐當一掌,那棺蓋直接飛出,削平了沿途的幾十座山峰。

鐵棺之中,陰邪混亂的灰霧騰騰而起。

一具屍體,驟然從棺木中坐起。

那是一個男子,渾身長著淺白色的毛,渾身的皮膚如磷白的樹皮,緊緊貼在骨骼之上,眼窩深陷,緩緩轉頭,看向龍子軒。

他雖然已經人模鬼樣,但卻依稀能夠看出,他的相貌,和龍子軒……幾乎一模一樣。

“武尊……”

龍子軒後方,小烏龜已經出現,它看著棺木中的男子,吃驚地開口,道:

“真的是他……他已經被煉成邪屍,步入邪道,小心!”

龍子軒看著那邪屍,眼中閃過一抹沉思之色。

這一刻,他有所感。

這具屍體,與自己之間,的確有著某種聯絡。

自己的前世嗎?

而那邪屍,同樣看著龍子軒,空洞深陷的眼窩中漠然,忽然有一道意念波動響起。

“灰霧纔是一切生命的歸宿……”

“扭曲和瘋狂,是無法抗拒的邪路,隻有毀滅,纔是最乾淨的歸途……”

這道意念之中傳遞而出的資訊,讓小烏龜和龍子軒,都明白了。

龍子軒開口,道:

“前世路斷,今生可續;灰霧之禍,已然消弭。”

“那位……已經歸來。”

“你的執念……當消散了!”

聞言,那棺木中坐著的武尊邪屍,卻是哈哈大笑起來。

“哈哈哈……那位?!”

他盯著龍子軒,道:

“我親眼所見,那位已經變成了鬼,他被封印於**之中……永世不可能再現……這世間的路,早已經全斷了!”

武尊邪屍的情緒,似乎波動劇烈,他空洞的眼窩中,生出無語倫比的殺意和狂躁:

“我親眼所見……那位死了……在無邊的漆黑中變成了鬼。”

“整個祖界,最終會變成他的鬼國……毀掉祖界,殺掉所有人,才能斷他的鬼路!”

“你,也是一隻鬼!”

“我要殺了你……我要……”

“滅諸天!”

那邪屍一步起身。

鋪天蓋地的武道氣機,從這邪屍的身上釋放而出。

轟轟!

整個武荒禁地,大地龜裂,山川崩塌,恐怖的威壓,從東荒席捲而出,橫壓整個武荒界!

武荒界,蒼生顫抖,世人驚恐。

天空中飛翔的蒼蠅,驚嚇得直接墜落大地,地上奔跑的靈獸猛虎等,瞬間匍匐,瑟瑟發抖。

一切修者皆有所感,看向了東荒的方向,驚恐萬狀。

“武荒禁地中的存在甦醒了嗎?”

“不……這種氣機太強了,難道是傳說中的武尊重生了嗎?”

“滅世……滅世之威!”

武荒界,所有人都在恐懼。

東荒之外某處,一艘戰船直接炸裂,一群人從空中落下。

宋紀遠等人,此刻無不駭然失色。

“這……好強的氣息,武尊邪屍,全麵復甦了!”

宋紀遠臉色難看非常。

這個時候的邪屍……非常危險。

如果冒然接近……恐怕會死啊。

他臉色反覆,猶豫了一下,看向旁邊的黑袍人,道:

“宋明,你帶著禁主的屍骨進去!”

他慫了。

現在看來,還是讓宋明去,等禁主的骨吸收到了這禁地中的邪氣,武尊邪屍離開之後,自己再進去拿。

這樣最妥當。

聞言,那黑袍人宋明,也是慌了。

“大人,要不然讓他去吧,此人跑得快!”

他朝著敖無雙指了指。

敖無雙一聽,頓時眼都是直了。

媽的,這群人真過分了。

讓自己帶路,還讓自己當炮灰?

他恨得牙都癢了,乾脆豁出去了,道:

“大人,小人一個人去,不保險啊……要不然,還是讓宋明大人他們,陪我一起吧!”

宋紀遠聞言,點點頭,道:

“嗯……就這樣,宋明,你們帶著他一起去!”

說著,把那裝著禁主手臂骨的玉盒,遞給了宋明。

宋明臉色鐵青,惡狠狠地看了敖無雙一眼,道:

“你走最前麵!”

“帶路!”

……

此刻。

武尊邪屍的氣息,已經驚動了整個武荒界。

讓武荒界一切生靈都在顫抖恐慌。

然,這一切並未到此結束。

武荒禁地中,邪屍立於棺木內,他忽然抬起空洞的眼窩,彷彿在觀宇宙、視八荒!

強橫的武道邪氣,更如強勁的大浪,衝出武荒界,橫陳整個祖界!

這一刻,整個混沌祖界,四域八荒如有感!

音荒!

叮!

一道琴聲,從某個絕密之地中響起,音符翻飛,彷彿帶著瘋狂的欣喜。

“武道的那尊邪屍出來了?”

“賭約應驗了嗎?我已經等待了太久!”

有未知的存在低語!

大梵荒!

當!

一道鐘聲響起,在這方世界的最高峰,一隻大鐘懸掛,而在那大鐘之下,居然盤坐著一個老僧。

老僧麵無表情,身上穿著血色的袈裟,此刻緩緩睜開眼。

“萬古十二賭……老僧等待久已。”

……

夜深了,小歸心恭請各位娘娘、王爺安寢。

晚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