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武荒界外。

無數的戰船、虛空母艦等,漫天橫渡,速度極快。

幾乎都是從真祖界來的。

武荒界,原本是蠻荒之界,根本不被真祖界放在眼裡,但是如今,武尊邪屍出世,引發了終極天象。

這意味著這一界有這兒可以證道的大道。

世人,誰不心動?

畢竟,縱然號稱逆天的九法,據說因為其證道的方式太過苛刻,就連祭世神殿中的存在都不敢輕易嘗試。

某座巨大的虛空戰艦之上。

“陳林,趙鳴東,你二人出身祖界,在這一界,留有道統是吧?立即聯絡他們,讓他們動手,拿下武荒界!”

一箇中年人負手而立,淡漠地開口,道:“我們必須在其他勢力到達之前,掌控這一界,免得夜長夢多。”

他名為武天宋,乃是真祖界長生古族之一——武族的掌權者之一。

這一次,他親自率人前來。

同時,他還把曾經從武荒界走出的兩個強者——陳林、趙鳴東帶上了。

這兩人,身懷武道傳承,十分不凡,昔年從武荒橫渡虛空進入祖界,被他們武族發現並且收下。

聞言,他身後的兩個強者,陳林和趙鳴東都是點頭。

“遵命!”

……

而此刻。

武荒界。

自終極天象出現以來,整個武荒界也是炸了。

各大域、各大勢力等,都在瘋狂尋找,尋找那終極天象的源頭。

各種當日的線索被挖掘而出。

“首先是南海戰場,在那裡……武尊榜化身出世!”

“南海大戰,有人驚鴻一瞥,看到了一隻恐怖的石鴉飛出,最終在東荒,也有人發現其蹤跡!”

“武道終極天象,和武荒禁有關……”

最終,一條最重要的線索,引發了世人的關注。

“武道終極天象出現當日,鎮海城守墓人一族的道台,有驚天光芒發出,似乎與那武道終極天象和鳴。”

——鎮海城守墓人一脈的道台,曾沾染武尊的氣息,在當日,的確爆發了某種神異的光芒。

“守墓人一脈,和武尊關係最近……如果武尊真的將可通天的證道之法留在了武荒界,那麼一定和他們有關!”

“尋找這一脈!”

“要快!”

瞬間,各大勢力都派出人馬,但得到的訊息卻是,鎮海城的守墓人一脈,已經人去樓空了。

“他們必然得到了真正的證道法,所以纔會藏匿!”

“找到這一族,武尊留下的法是屬於整個武荒界的!”

守墓人一脈,引發各方關注。

緊接著,關於守墓人一脈的種種線索,都被人挖出。

中州,一座宏偉的大殿。

這裡乃是中州七境勢力之一,陳族的祖殿!

“老祖傳來了訊息?是真的嗎?”

“老祖武破虛空,前往真祖界,已經過去了千年,他老人家,終於有了音訊?”

“太好了……”

陳族的每個長老,此刻都是無比激動。

——方纔,陳族族長陳奧,接到了老祖陳林的訊息。

所以,這才召集全族。

“是真的。”

陳奧端坐於上,淡淡道:

“老祖如今,已經成為真祖界長生古族之一,武家的客卿!”

“他老人家有令,要我們立即找到與武道終極天象有關的一切人和事,控製起來!”

聞言,眾人都是一凜。

“看來,武道終極天象,已經引發了真祖界那邊的關注!”

“就連長生古族,都要意動……”

“如果這一次的機會把握住,我們或許能夠直接進入真祖界,舉族飛昇啊……”

眾人都激動非常。

“可是,如今來看,與武道終極天象有關的,首先是守墓人,但,他們人去樓空,找不到了……”

有人開口。

“報!”

一個使者,飛速來報,道:

“啟稟家主,剛剛查到訊息,在北境,有一片名為死人荒的地方,守墓人一脈,在那裡有一個分支,他們很有可能藏到了其中!”

聞言,大殿中陳家眾人,都是一驚。

“很好,立即動身,前往北境!”

陳家家主陳奧,頓時開口!

……

同時,中州另一個七境大勢力。

至臻聖地!

這裡,乃是武荒界另一位天驕人物,趙鳴東留下的傳承。

“老祖訊息來了……這是我們至臻聖地最好的機會!”

“如果把握住,我們將一飛沖天,甚至,可以在真祖界那邊立足!”

聖主高義申的眼中,寫滿了熾熱的光。

下方,至臻聖地的八大護法,此刻也是期待不已。

“報!”

“我們找到了線索,如今的守墓人一脈,有可能藏在北境死人荒中!”

這個訊息一來,至臻聖地中,也是所有人都意動了。

“立即動身!”

所有高手都出發了。

整個武荒界僅有的兩個七境勢力,大舉興兵,朝著北境而去,這直接引發了世人的關注。

“武道終極之法,很可能在北境!”

“走,去看看!”

“縱然未必能與兩大七境勢力爭鋒……但也要試試!”

天下各大勢力影從,齊聚北境!

……

於此同時。

北境,鎮世閣!

“閣主,各方雲動,如今至臻聖地、陳家等大勢力,都已經往北境而來。”

一處秘閣之中,韓和恭敬地朝著閣主餘玲瓏稟報:

“他們都猜測,守墓人一脈,多半掌握了武道終極之法,應該都去了死人荒中。”

鎮世閣,絕對是背景水最深的勢力之一,他們對武荒界的動向,把握得非常之精準。

閣主餘玲瓏,帶著麵紗,隻露出一雙美麗的眼瞳,此刻正在翻閱著卷宗。

“守墓人,追溯到最古老的的傳說,居然與前白霧時代有關……”

她冇有回答韓和的話語,而是喃喃道:

“根據線索,守墓人一脈的武小鯤,和那些人待在一起……成為了那些人的追隨者?”

她所說的“那些人”,自然就是此前來過鎮世閣的龍子軒等。

“雖然說往神藥中摻不乾淨的狗遺很缺德……但能拿出七星神藥的,依舊不簡單。”

“找了這麼久,那些人居然連蛛絲馬跡都冇有,彷彿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一般……”

忽然,她想到了什麼道:

“不對,那個被稱為‘山村漁夫’的人,知曉的武道法非常精深,甚至比武道閣的副閣主還要強。”

“而根據南海大戰中的線索分析,五大武道閣,都是直接追隨武尊榜的……”

“山村漁夫比武道閣還要強,豈非意味著,他的武道來源,極有可能是類似於武尊榜的存在?”

她的美眸中,無比凝重起來。

山村漁夫、武小鯤、守墓人……

這些線索,讓她下意識感覺要抓住什麼了。

“那些人……恐怕纔是關鍵!”

她頓時凝重,而後抬眼,看向韓和,道:

“盯住死人荒,另外,查一查,那個山村漁夫,是不是也從中走出的……”

“如果是的話,足以說明,恐怕在那死人荒中,藏著我們不曾發現的恐怖勢力!”

韓和聞言,當即點頭道:“是。”

他準備轉身離去。

而此刻,餘玲瓏忽然又接著道:

“對了,關於此前那藥的訊息,是否已經傳回了閣中?”

她所問的藥……

乃是此前那些個“山村漁夫”拿來閣中拍賣的狗……

當時,艾史鑒定最低都是七星靈藥,她不動聲色地買下了一半,然後,飛速派人送去了真祖界主閣。

那藥……她本是為自己妹妹準備的。

鎮世閣主閣,相傳由四位極為強大的存在所創。

其中一位,便是她們餘家的老祖。

不過,後來他們餘家老祖消失了,她們這一脈,在閣中的地位便一落千丈。

身為創始人嫡係後人,她本該在真祖界的分閣擔任閣主的,但卻因為老祖的消失,被人冷落,發配到了武荒界這種邊緣之地。

而她的妹妹餘玲雪,乃是閣中四大天才之一,天賦絕佳。

當時,她不知那七星靈藥居然有炸,所以派人送去給她妹妹,因為她一直都知道,餘玲雪在主閣中,得到的資源很少很少。

七星靈藥對於其他三位天纔來說,可能算不得珍稀,對她妹妹來說,卻堪稱非常寶貴了。

隻是,後來居然出了幺蛾子,那藥居然是狗……

餘玲瓏隻能急忙讓人通知主閣那邊,免得自己的妹妹,被那死狗給禍害了。

韓和道:

“啟稟閣主,已經通知了主閣,主閣那邊,應該已經知曉了的。”

聞言,餘玲瓏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“報!”

這個時候,外麵一個守衛急忙走了進來,道:

“啟稟閣主,主閣來人!”

鎮世閣主閣來人。

餘玲瓏頓時俏臉微微一變。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