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恐怖的聲響,宛如從遙遠的九天傳來!

整個南域的天空,此刻的波動肉眼可見!

彷彿發生了大恐怖!

波動實在太過劇烈,整片南域,乃至於整個玄天界,從修者到凡人,幾乎都有感應!

一時間,舉世俱驚,所有的修者,都在朝著南域天空看去!

風雲翻滾,空間嘶鳴!

天空就像是變成了一張紙,某種尖銳的器物,正要將之刺破般!

“報複來臨了……那年輕人真的是仙域中人,現在仙域中的存在正在嘗試跨界……”

太衍聖地,靈超聖主舊傷未愈,臉色難看!

“縱觀曆史長河,仙域上的存在跨界而來,屈指可數,這一次居然如此大動乾戈……是想滅世嗎?”

元陽心情沉重,感到了一陣陣無力感!

縱然為準仙又如何?縱然自己兩人,已經是玄天界最頂級的戰力又如何?仙域隨便來一個仙人,都可以一指按死自己等人!

唯一的希望,是李前輩啊……

兩人都是忍不住,朝著蒼離山脈的方向看去,眼中充滿了一種既期待又擔憂的神色……

……

“這是怎麼回事?為什麼……為什麼有人跨界?!仙域之上,有強大存在要來玄天界……”

南域,空明寺所在地,空明聖師老眼中寫滿了震驚!

“仙域之上的存在,降臨南域……恐怕要生出大亂了,他們若來,就是玄天界的主宰,將無人可抗衡!”

獨孤家,獨孤沉陸喃喃著,眼中凝重到了極點!

無數普通修者、普通宗門,更是各種猜測紛紜!

有人說,魔鬼要掙破束縛!

有人說,仙人即將降臨!

人心惶惶!

……

隱秘之地,玄黃霧海!

此刻的玄黃霧海,已經幾乎沸騰!

可以看到,在那玄黃霧海中心,有一株恐怖的樹影,枝條化作秩序之鏈,連接著諸天;樹乾化作道則,守護著界壁!

樹影狂亂地舞動著!

它在竭力抗衡仙域的入侵者!

“嗬嗬,聖雲城的這天魂宗,還算有些實力,看來動用了不少原始界石,世界樹儘全力都快擋不住他們了”

玄黃霧海邊緣,黑袍人王川冷笑了一聲,一副看好戲的表情

“遲早的事情而已,仙域之上,一旦鐵了心要跨界,就憑下界的世界樹,根本擋不住!”

於沉冰則是淡漠地開口,道:“正好,等天魂宗好好地消耗這世界樹一波,等這一戰結束後,咱們可以直接拿到虛弱的世界樹了!”

他們為何要在玄天界大開殺戒?就是要讓世界樹破防,消耗其力量

——每一界的世界樹,都紮根於這一界的生靈之氣上,當強大的生靈都死亡,世界樹就會變得虛弱

那時,他們便有機可趁

隻是南域的神秘存在,讓他們無法完成這一戰略

現在,仙域宗門要跨界,無數的原始界石,在撕開界壁的同時,將直接消耗世界樹的力量!

反而幫了他們的大忙!

……

舉世關注!

玄天界大震

南域世人驚恐!

小院之中,南風、紫菱等諸多弟子,都是臉色一變!

“這是怎麼回事?為什麼我感覺,有什麼東西……像是要從天空中鑽出來?!”

龍子軒感覺心驚肉跳

“難道是……難道是傳說中的,跨界?有人在跨界?!”

南風吃了一驚!

火靈兒和紫菱,同樣是怔住,但,她們很快反應過來,這……應該是仙域中人,要下界了嗎?!

“來的這麼快……動靜這麼大……天,這一次來的,究竟是什麼樣的恐怖存在?”

火靈兒喃喃著

“我們真的惹到了仙域的大人物……”

慕千凝也是有些失神!

而心寧看了眼天空,大眼睛眨了眨,更是閃過了一抹擔憂之色

她忽然走到了李凡的前麵,道:“大哥哥……我怕,是不是有壞人要來抓我了?”

李凡聞言,卻是一笑,揉了揉心寧的頭髮,道:“不用擔心,這不過是打雷而已啊”

說著,他卻是掃了一眼場中的諸多弟子,發現他們都是有些畏懼的神色

這群弟子膽子也太小了啊,尤其是龍子軒等人,堂堂大男人,居然也怕打雷,真是夠了……

他當即看向南風,道:“南風,大家都為天象所擾,你撫琴一曲,給大家定定心神吧——”

李凡開口

彈一首好聽的琴曲,自然能夠讓大家分心,安靜下來

聞言,南風卻是怔了一下

讓自己彈琴?

師尊的意思,是讓自己去抗衡那些即將跨界的存在?

她意外了,從仙域上來的,肯定都遠遠超過仙人啊……憑自己,可以麼?

但她看李凡胸有成竹,淡然隨意,忽然醒悟過來

對啊,反正有師尊在,又有何懼?師尊安排,必有深意!

她隨即道:“是,南風這便撫琴——”

她說完,當即便坐了下來,擺好了三絕琴

她深呼吸了一口,讓自己平靜下來

緊接著,她的蔥蔥玉指,便放在了琴絃之上,輕輕撥動!

琴聲起,仙道氣韻流轉!

見狀,火靈兒和慕千凝都是吃了一驚,眼中不可思議到了極點

“南風姑娘,已經成仙了?”

火靈兒不可置信!

“南風姐姐貌似纔跟隨在李前輩身邊不到兩個月……兩個月的時間,成就一尊仙人?不可想象……”

慕千凝也是小嘴都已經張大了

很快,南風從撫琴之中,找到了感覺,琴曲漸入佳境

龍子軒等一乾弟子,聽這琴聲,都是瞬間有種心曠神怡之感,方纔的驚惶恐懼,都像是瞬間壓了下去!

“我得主動迎上空中,與那些跨界而來的存在對抗……”

南風撫琴著,她玉指連續撥動,頓時,在她手下,一道道仙道音波不斷傳出,飛過了院子,飛過了山村,化作一道涓涓細流,朝著正在劇烈波動的那南域上空而去!

此刻

南域上空,界壁已經是無比顫抖!

幾乎就快要破了!

不知從何處延伸而來的無數秩序之鏈,宛如大樹的枝條一般,在竭力維護著界壁,但,此刻已經是風雨飄搖!

一股涓涓細流,卻帶著仙道之力,忽然注入了那些秩序之鏈中!

得到這些仙力相助,無數秩序鏈條,忽然持續散發劇烈光芒,居然開始將界壁上的裂縫給消弭了!

界壁之後,瞬間傳來了一聲聲怒吼!

“這一界的世界樹,明明已經撐不住界壁了,為何突然又生神力?”

“應該是有接近玄仙的強者,在幫助那世界樹……世界樹本身有‘放大’的道則,隻要有人為其注入一份力,經世界樹,也會很變成十分!”

“這絕對不可能是來自那魔修,那魔修是外界之人,無法得到世界樹的認可……玄天界的土著在阻攔我們!”

一道道憤怒的聲音響起!

許久之後,一道近乎咆哮的蒼老聲音怒吼著響起:

“投入全部原始界石,我宗必下界!”

“下界之後,屠光這一界,砍掉世界樹!”

“這,就是他們違逆我們天魂宗的下場!”

瞬間,界壁另一邊,恐怖原始之力轟然而出!

才堪堪有種複原之勢的界壁,瞬間轟然劇烈搖晃起來!

宛如萬重大浪,轟然衝破了堤壩一般,無形的界壁,下一瞬,直接被撕裂開來!

縱然世界樹,也根本無法阻攔!

一股蒼茫磅礴的仙莽氣息,透過兩個世界之間的缺口,瞬間湧進了玄天界南域上空!

仙域……已破界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