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血祖也來了,太好了!”

“哈哈,看來我們此行,收穫不會小!”

鹿飛和雅菲,都是欣喜不已。

而葛千命則是道:

“唔……血祖前輩來,肯定是為了血晶,鹿飛,你去把血晶拿過來。”

鹿飛聞言,當即點點頭離去了。

而後,葛千命又看向器祖,道:

“前輩,暫且移步休息,如何?”

器祖點點頭,道:

“好。”

當即,天魔宮的一個魔族過來,引著蒙楠和大黑狗離開,進入了一座密殿中休息。

那魔修離開之後,蒙楠卻是頓時盯著大黑狗,眼中幽幽。

“說,你到底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?”

“你到底什麼來曆?”

他咬牙切齒。

此刻,他心中很發毛,很慌。

畢竟,這死狗太惡名昭彰了,居然讓三翅凶鹿一族的老祖,都發出了“寧見真龍,不見黑狗”這種遺言……

他總感覺……自己會被坑!

“汪……既然你發問,本帝也就不裝了,攤牌了!”

大黃狗狗頭高抬,嘚瑟道:

“本帝就是鎮壓了無數禁忌之路,吞吃世間至強,斬斷歲月因果的無上存在!”

“放心,跟著本帝混,你吃不了虧!”

蒙楠看它嘚瑟的樣子,簡直想一錘子敲死它算了。

剛纔蔫啦吧唧,現在這麼趾高氣揚,這死狗……太特麼會演了。

但,他還是忍住了這種衝動,道:

“接下來怎麼做?”

大黃狗道:

“我懷疑……血祖和魔祖,有可能會投敵!”

“做好準備,弄死他們!”

器祖一聽,險些把大鐵錘給掄起來了,怒道:

“死狗,之前說好的隻是臥底,現在還讓我對付血祖和魔祖?”

“你難道不知道,我和他們,可是至交好友、手足兄弟啊……”

“得加錢!”

大黃狗一聽,狗嘴都是一抽,道:

“打鐵的,你特麼比我還黑!”

不過,它一咬牙,道:

“加!本帝的主身……給你兩百塊骨頭!”

賣主身一次也是賣,賣兩次也是賣……不管了!

蒙楠一聽,這纔將大鐵錘彆好,點頭道:“這還差不多!”

而大黃狗,則是看向外麵,道:

“你在此地等我,我出去一趟。”

蒙楠道:

“你要去乾什麼?”

大黃狗道:

“……本帝得想想辦法,搞點兒破壞,不能讓血祖那老兒,輕易就投敵了!”

說完,它一溜煙溜了出去。

……

出門之後。

大黃狗鼻子嗅了嗅,頓時朝著一個方向而去。

……

此刻。

鹿飛走到了一座密殿前。

“隻要完成這一次的任務,回到灰霧海,我就能得到那些大人的庇護!”

他一邊走,一邊低語著。

他又不禁想起了,當年他叔叔的慘狀……

被一條狗,當成寵物,到處遛……

最後還被吃掉了!

不寒而栗,不寒而栗啊。

而他,為什麼要拚命來這邊?

就是因為,他叔叔死後,他是三翅凶鹿族最傑出的天才,也就意味著,他極有可能遭受到那條大黑狗的毒手!

想要擺脫這種厄運,唯一的方式,就是的到灰霧海中那些大人的庇護,隻要那些大人,願意賜予他一道“護命天印”,他就不用再擔心那條狗了。

而隻要他完成這次的任務,回去之後,就能得到庇護!

“器祖已經搞定,血祖也來了……我這次回去,必然一飛沖天!”

他笑了,推開了密殿大門,便看到其中,有著一個血池!

——血晶需要以血來蘊養。

“狗日的大黑狗,永彆吧!”

他低吼了一句,彷彿看到了擺脫厄運的曙光,當即往前走去。

呼!

但,就在此刻,他忽然感覺背後一陣微風吹來。

他猛然轉頭,隻感覺眼前好似黑影一閃。

“黑……”

他下意識地要開口,但話語還冇說完,整個人就呆滯了,暈暈乎乎。

而密殿中已經多了一條大黑狗!

它大搖大擺地走來,看都不看鹿飛一眼,而是冷冷盯著血池!

“妄圖用血晶來吸引血祖?讓本帝給你加點兒猛料!”

說完,它跑到那血池之上,抬起爪子,驅動法力,頓時其中一個灰色的石盒出現。

大黑狗打開石盒,隻見其中,一塊宛如灰色玉石的血晶躺著,表麵散發出絲絲縷縷極為不凡的灰色血源氣!

大黑狗毫不猶豫,一口將那血晶給吞了!

血晶入體,大黑狗一陣哆嗦。

“汪……這血晶質地不怎麼樣……不是很好消化啊……”

它憋著肚子,等了許久,感覺到血晶已經消化得差不多了。

然後,它轉身,兩隻後腿蹲了下去。

撲通。

一坨灰灰黑黑的東西,瞬間被它拉了出來!

依稀還是那塊血晶的樣子,不過……麵目全非!

這坨東西掉進了盒子中,大黑狗關上了盒子,一爪子將盒子拍進了血池中。

然後,它從血池上跳下,離開了。

大黑狗離開後不久。

鹿飛頓時從渾噩中驚醒。

“嗯?剛纔發生了什麼?”

鹿飛一陣的迷茫!

方纔,自己好像晃神了……

“我好像見到了一條黑影……”

他喃喃著,道:

“難道,難道是因為我念想了那條大黑狗,所以,他出現了??”

“不可能啊,那大黑狗的幽靈,在灰霧海呢……”

他有些糊塗。

根據族中的傳說,那條大黑狗雖然死翹翹了,但是依舊不可念想。

否則,極有可能被那狗的幽靈發現,然後抓去!

但,這明明是真祖界啊。

正如葛千命所說,大黑狗的幽靈,應該隻存在於灰霧海那邊!

“應該是我眼花了……不至於,不至於!”

他連連道了幾句,然後上前,將血池中的石盒拿了起來,端著朝外麵走去。

……

此刻,驚魔湖畔。

葛千命和雅菲,正在和一個老者談話。

老者一身破爛的衣服,瘦得隻剩下皮包骨,像是長期捱餓一般。

“血祖前輩,您放心,我們說的千真萬確!”

葛千命信誓旦旦,道:

“大動盪後,灰霧海曆經黃金大世,一切大道都已經接續了,開門上路,不再是終極,越過四見的,都有不少了……”

“此次給您帶來的那塊血晶,就是以數位四見者的本源血煉製而成,晚輩所說是真是假,前輩一嘗便知!”

“隻要您回去,就能迎來屬於您的黃金大世!”

血祖眼睛微微一眯,思索道:“黃金大世……一切大道都暢通……確實令人嚮往……”

他心中,的確閃過了一絲動搖。

如果真的是這樣,迴歸灰霧海,未必不是一個好選擇……

但,他又想起了薑雪所說的那個小山村,那個把鳳凰當雞真龍當魚的無上存在……

如果真有這種地方,這種存在……

這纔是通天的機緣啊!

他內心最終還是決定,好好當這個臥底吧!

他當即道:

“……嗬嗬,我倒是想先看看,你們所謂的那塊血晶!”

葛千命點頭,道:“應該的,我們已經讓鹿飛去拿了……嗯?他怎麼還冇來?”

他有些皺眉,這鹿飛,關鍵時刻掉鏈子啊。

“血晶來也!”

而這個時候,一聲高呼頓時傳來。

幾人回頭,隻見鹿飛已經興奮地端著一個石盒走了過來。

“你總算是來了,這位就是血祖前輩,他老人家已經等了很久了。”

葛千命開口。

鹿飛當即恭敬地道:

“來遲了一些,還請血祖前輩海涵……這,就是我們為您準備的血晶!”

他遞上石盒。

血祖也是滿意地點點頭,看著石盒,忍不住還是有一絲期待。

“前輩,這血晶被蘊養在血池之中,味道鮮美,口感必然絕佳呢……前輩請用!”

葛千命微笑道。

血祖也是一笑,當即打開了盒子。

“嗯?!”

血祖瞬間就怔住了。

“血祖前輩,怎麼了?”

雅菲等疑惑發問。

“這……就是你們為老夫準備的血晶?!”

血祖的話語中,都是多了一抹怒氣。

三人朝著石盒中一看。

隻見其中,分明是一坨……軟泥?

“這……這是怎麼回事?血晶怎麼變成了這樣?!”

葛千命頓時震驚了。

“此前的血晶,宛如灰玉,極其不凡,但這個……怎麼感覺像是……”

雅菲也是怔住……這哪兒是血晶,分明像是……一坨屎啊!

他們都是不禁看向了鹿飛,道:“鹿飛,這……究竟怎麼回事?!”

鹿飛此刻也是懵逼了,這特麼是怎麼了?

“我,我看看……”

他拿起血晶,瞅了瞅,越發疑惑了。

怎麼這血晶……手感變得軟軟糯糯……像是一坨軟泥啊?

而且,此刻全然失去了那種玉質的感覺,表麵黏糊糊……

“完了……這血晶……他媽的見鬼了?”

他不禁開口。

而血祖則是冷聲道:

“這哪兒是血晶……這分明是……”

“分明是被人吃了又拉出來的東西!”

“你們想用這種東西來坑本祖?當本祖冇見過屎嗎?!!”

他拍桌而起,怒容滿麵。

這一刻,他是真的怒了!

身為一代血祖,曾經凶名威震整個灰霧海,如今,幾個小輩,居然敢這樣戲耍他!

他已經動了殺機了!

而葛千命臉色大變,急1

同時,他憤怒地看向鹿飛,道:

“鹿飛,你好大的膽子,居然敢私自偷吃無上血晶……你可知,你這樣做,乃是彌天大罪,會給你們一族,都帶去大禍!”

鹿飛一聽,更是急了,急忙辯解道:

“冤枉,冤枉啊,我冇有吃啊!”

“我發誓,我真的冇吃,誰吃誰是狗東西!!!”

……

晚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