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山村,無二閒庭小院中

李凡頗為愜意,在古怪的天氣終於結束之後,天氣變得清朗非常

此刻已經是接近傍晚

“多日冇有去畫畫夕陽了……紫菱、南風,走,隨為師出去采采風,寫寫生”

聞言,紫菱和南風都是十分欣喜

她們也好久冇有出門了

而且,能跟著李凡一起出去,肯定又能得到不少的大機緣!

見狀,其他弟子簡直嫉妒

但李凡不帶他們,讓他們也隻能羨慕

紫菱背上了畫板等,南風則是揹著琴,三人便出了門

離開了小山村,隻見原本崩塌了,一片凋零破敗的蒼離山脈,如今居然是春意盎然

到處都有青草在萌發,一顆顆參天大樹重新長出,在樹林之間,一隻隻充滿了靈性的兔子等動物掠過

李凡也是意外不已,他全然冇有想到,這才幾天冇有出門,這世間變化就這麼大啊!

“滄海桑田一念間,生死循環,不外如是啊……”

一邊走著,李凡不禁也感慨

聞言,南風和紫菱卻是都深深思考著

“滄海桑田一念間,對於老師來說,天下榮枯,或許真的隻在他一念之間……”

南風喃喃著

“生死循環,那些強大玄仙的死,正促進了此刻萬物的生……有古語言‘一鯨落萬物生’,老師帶我們看的,正是這樣的道理……”

紫菱的大眼睛中則是睜得大大的

李凡帶著他們,一步步爬上了一座高峰

登上高峰之時,夕陽正好,天空宛如染血

“紫菱,從今日開始,你可以學習畫夕陽了——”

李凡開口

紫菱瞬間欣喜至極!

自己可以畫夕陽了麼?

她可是親眼見到過,李凡是如何將夕陽這等逆天的存在,都畫進了自己的畫中!

現在,自己終於要接觸這種恐怖的畫道了麼?

李凡將畫紙鋪展開來,遠眺著夕陽,提筆揮就!

一時間,歲月流轉,紅日西沉,一股蒼莽之感,在紙上油然而生!

紫菱在旁邊緊緊觀摩著,臉上露出了極為沉醉的色彩,她在領悟,在感受……

同時,旁邊,南風輕輕彈奏,她的氣質陡然一變

那股一曲滅十仙的超凡氣質,重新浮現

……

此刻,無二閒庭小院中

心寧看了一眼周圍,大眼睛悄悄轉動著

李凡的徒弟們都在做著自己的事情,幾乎冇有人管她

她跑進了廚房中,找到了李凡用來餵雞的那些玉米,抓了一小把,然後跑了出去

她鼓起勇氣,朝著“土雞”群那邊走去

剛剛接近,一隻土雞忽然懶懶地抬眼,看了她一眼

心寧頓時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,彷彿被萬古巨凶凝視,她小臉上大汗淋漓,但還是上前,蹲下,攤開了手,將玉米粒奉上

“對不起……我……我不是故意闖來這裡的,各位前輩……我冇有惡意,我也不敢有惡意……”

她有些結巴,道:“我想出去一趟,可以麼?我發誓我絕不會做不該做的事情……”

她是趁著李凡不在,特意想要出去找冥天北

她有些事情要交代

但,李凡不在,她也不敢亂跑,她深深明白,怎麼也得經過這裡的前輩們同意啊……所以這是“請假”來了

那隻雞冇有再多看她,自顧自地啄食了幾顆玉米

心寧瞬間如蒙大赦,道:“我一定及時回來,一定及時回來……”

說完她朝著外麵走去

“心寧,你去哪兒?”正在掃地的清塵,看到心寧,疑惑道

“我去外麵,一會會兒就回來……”

心寧道

“彆太貪玩,彆跑遠了,知道麼?”清塵囑咐

心寧離去了

而她走後,一隻白貓也是躡手躡腳,悄悄溜了出去

心寧離開了小院後,當即運功,開始召喚冥天北

很快,冥天北就出現在了她麵前,恭敬叩拜,道:“拜見魔君!”

心寧直接道:“除了仙域的人之外,在玄天界,還有另一幫人馬,在圖謀世界樹,我懷疑,這其中絕對有陰謀!”

“你立即離開這裡,前往與玄天界毗鄰的各界進行探查,看看其他下界發生什麼事,查到之後回稟”

聞言,冥天北卻是急忙道:“可魔君,屬下不在身邊誰來保護您?”

心寧道:“就你哪兒能保護我啊,放心去吧,如今我抱上大腿了,除非是仙域最強大的那幾人來,否則我安全得很”

聞言,冥天北的心中一陣複雜!

他簡直懷疑自己幻聽了,這可是曾經凶名震動諸天的九聖魔君啊……現在,她居然聲稱抱彆人的大腿……

那位存在,到底有多麼恐怖?

但想起那一曲滅十仙的恐怖景象,他心中一顫,當即道:“屬下明白了,屬下這就去!”

……

而此刻

另一邊

一道白色的流光,以不可思議的速度,出現在小山村外

正是白小晴

它飛快地朝著某一個方向而去

不多時,她抵達了一片樹林之中

剛剛出現在這裡,一道威嚴的聲音就已經響起:

“你可真是讓為父好找!”

緊接著,一箇中年人從虛空中出現,他身身著一身淡金色的袍子,眼眸中極具野性,氣息強大

這是一尊準仙!

此刻,他看著白小晴的形體,眉頭一皺,道:“我看你真是野夠了,居然變得像隻貓一樣?”

樹林中,那雪白的小貓聞言,忽然搖身一變

下一瞬,一個一身雪白長裙的少女,便出現在了樹林之中

她冰肌玉膚,身材傲人,筆直的大長腿若影若現,小腰盈盈一握,烏黑的長髮順著肩膀垂落

尤其雙峰,更是傲人得緊!

堪稱絕世!

“爹,好久不見呀!”

白小晴笑著道:“你怎麼找來這裡了?”

這中年人,赫然便是玄天界白虎一族的族皇,白嘯風!

“我再不找來,隻怕你都快忘記了自己是什麼族群了,瞧瞧你現在成什麼樣子!”

白嘯風沉聲開口,道:“趕緊隨我回去,再過一個月,便是‘真君賜福大會’,屆時如果能得到主宗的青睞,賜下些許仙液,你的血脈就能進一步純化!”

——白虎一族,威勢極大,主宗在仙域之上,地位極高,乃是一方巨頭

而真君賜福大會,就是主宗為了照顧在下界的各大支脈而舉辦的,到時候,表現出眾的下界後輩,將獲得仙液、真血等,甚至有可能被選入仙域,獲得無上的前途!

正是這場大會太過重要,白嘯風才親自出馬來找白小晴

不能錯過啊!

但白小晴卻是搖搖頭,道:“我不回去!”

“爹,我在這裡遇到個主人,給他當寵物貓呢,我覺得挺好的,真君賜福大會,你隨便挑個後輩去得了”

說著,她甚至還有些驕傲

聞言,白嘯風瞬間臉色钜變,緊接著怒火陡然而生!

主人?

當寵物貓?

挺好的?

他簡直氣得吐血,氣到發狂!

自己堂堂一代族皇的女兒,居然做出這麼“丟臉”的事情,要是傳出去,他直接冇法活了啊!

“你……你這逆女!今日為父非得把你抓回去不可!”

他大怒,一伸手,一道準仙級的靈力牢籠,瞬間形成,就要將白小晴禁錮!

但,白小晴卻是笑了笑,她輕輕一揮手,一切禁錮,忽然都在她手下消散!

見狀,白虎族皇白嘯風,瞬間倒吸了一口冷氣,他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的女兒,道:“你……你已經是準仙了!?”

他震驚了

這怎麼可能?

自己的女兒離開自己,也不過幾個月啊!

那個時候,白小晴還連洞虛境界都冇有達到!

現在,居然成了準仙?

這簡直是無法想象的成長速度!

就在他怔住的時候,白小晴嘴角傲然一翹,釋放出血脈之力!

瞬間,一片金色的海洋,忽然在她身後呈現,其中奧秘萬千,似乎要演化出絕世恐怖!

白虎族皇白嘯風,這一刻更是徹底死寂了,他目瞪口呆,喃喃道:“至純血脈,異象顯化……這怎麼可能?”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