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天淵之中。

一條條密密麻麻的灰霧之路顯化,順著光橋的方向,延伸而來,穿過神秘的天淵空間。

見狀,所有人都是吃驚不已。

“這是……真祖級強者!”

天師祖陳東一驚,道:

“他們,要過來了?”

畫祖慕容婉詞也是道:

“一旦他們度過天淵……誰人能敵?”

真祖,縱然在灰霧海之中,也是無敵的代稱。

抵達這個層次的存在,都會離開灰霧海,進入一片神秘之地,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,絕對不會出現!

每出現一位,都要驚天。

但是今日,天淵中的灰霧小路,密密麻麻……

不知道來了多少人!

“這麼多人顯化,除非萬道終點重生……”

仙督婧低語,道:

“否則縱然十尊二凶全部再現,也擋不住的……”

昔年,十尊二凶橫推灰霧海,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,真祖級強者忌憚畫尊的畫卷,不敢露頭。

唯一一個和真祖較量過的,就是造化至尊了。

但結局也很殘酷,他弄死了一個真祖,但自身卻也變成了白毛,被不祥籠罩,導致遇到古路黑手的時候,完全冇意識,直接投降了……

如今,真祖顯化!

那些灰霧小路,飛速延伸,轉眼間,就已經要度過天淵。

林九正不禁笑了,道:

“當年那位已經離開,隻剩下一張畫卷,他們被嚇得龜縮顫抖,如今那位真的回來了,他們卻又要跳出來了,我就冇有見過這麼送人頭的………”

藥尊道:

“那位歸來的訊息,還不宜讓灰霧海那邊知曉。”

“我們出手吧。”

當即,三人邁步上前。

“作弊的傢夥,你們可以回去了。”

造化至尊朝著林九正開口。

林九正道:

“真祖顯化,你們……”

造化至尊道:

“真祖怎麼了?了不起啊?當年我又不是冇有弄死過,快滾快滾。”

他很灑脫。

畫尊也是看向紫菱,笑道:

“快回去吧,快過年了,把這些年貨帶回去,師父他一定會開心的。”

紫菱聞言,心中莫名有些難受。

“汪,走!”

大黑狗也是開口,它直接動爪子,構造出傳送陣!

“這一世屬於你們,你們會看到光明,我們已無憾。”

藥尊也是開口。

當即,林九正、紫菱、蘇白淺、吳大德,以及姬無淡、長孫不滅、楊天,天師祖陳東、畫祖慕容婉詞、仙古遺族仙督婧等,都踏上了傳送陣。

“汪,還有你們,彆留在此地了。”

大黑狗又看向長城上的守衛軍們。

真祖一來,這些守衛軍在此,除了犧牲之外,冇有其他的結局。

它大爪子一揮,以**術,將赤天罡、辰蕭暝等,以及全部的長城守衛軍,帶著離開。

“永彆了。”

紫菱輕聲開口。

光芒一閃而過。

頓時,他們從原地消失不見。

……

而此刻。

灰霧海真祖之路,終於越過天淵!

一條條灰色的道路,混沌迷霧重重疊疊,在路上,隱約間有一道道影。

灰色道路的周圍,天地規則都失效了,宇宙空間的力量消散,各種秩序瓦解。

真祖無需動手,僅僅出現,便能讓天地黯然!

這,就是真祖。

“三具邪屍?”

在某條灰色小路之上,有真祖低語。

“不對……就憑這三具邪屍,怎麼可能擾亂我們灰霧海萬古的因果?”

“他們三個,不可能是因果的根由。”

其他真祖也是開口。

“但,他們已經不是邪屍狀態了,恢複了清醒。”

時空蟲一族的真祖,此刻從灰色小路上出現,他得身影凝實,目光所到之處,天地間的一切阻攔都消失不見。

“誰能破解那位大人物留下的印記?”

他目光冷冰,道:

“他們距離那因果的根由,已經很近!”

而三翅凶鹿族的真祖,則是開口道:

“嗯……我感應到了,我的後人還活著,在真祖界某個方向,嗬嗬,跟著它去,說不定便能找出因果的根由!”

“追!”

當即,灰色小路,就要朝著真祖界而去。

“真是夠狂的啊,當我們三個不存在嗎?”

這個時候,造化至尊卻是開口,他一步邁出,當在三翅凶鹿族真祖的灰色小路之前。

“區區一個上路者,當年不過是背靠大樹,真以為你們有資格和真祖叫囂嗎?”

“今日,將你這屍體,再殺一遍!”

三翅凶鹿真祖冷冰開口,灰色道路上,一道氣機斬落。

屍骨長城之前,忽然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,光芒、空間、時間等,都因為這一道殺機而消失!

造化至尊抬手,萬重符籙爆發而出,他手持天命筆,書寫出一個個命運之符!

天命筆,曾是他的造化筆,後來經過無上存在改進,早已不同凡響,可殺真祖下一切生靈,可以說,天命筆某種意義上,已經是真祖層次的神兵。

此刻,他藉此筆畫符,居然活生生抗住了三翅凶鹿真祖的恐怖氣機!

“萬古前曾屠一真祖,今日,再殺一人!”

造化至尊開口,他竭儘全力,天命筆劃過蒼穹,這一刻,諸多灰色的小路之上,居然有氣機被他調動,鎮殺三翅凶鹿族真祖!

“什麼?你居然能夠調動我等道景地的力量?!”

諸多真祖,都是頓時一驚。

--他們的灰色小路,乃是道景地的延伸!

造化至尊一笑,道:

“道景地……也不過是一種造化地勢,我乃造化至尊,有何不能調用?!”

各種力量席捲而去,三翅凶鹿族真祖的小路,頓時開始劇烈晃動起來。

“你……”

三翅凶鹿族真祖臉色大變,他被諸多真祖的道景地力量壓製,居然感覺到了一種深深的威脅。

但,就在此刻,造化至尊的身上,忽然有無數的白毛鑽出,而且,那些白毛,更是飛速轉為黑毛!

當年一站,他就曾弄死一個真祖,渾身長滿黑毛,這才導致後來遇到黑手時,直接投降了……

“尼瑪……不祥來的這麼快?!”

造化至尊頓時無奈了,道:

“草,可惜我不能作弊,不然……殺光你們!”

他想起了林九正,搶了冥冥造化的權柄,都照樣能逍遙……

簡直嫉妒啊。

“罷了罷了,這一次,本尊就放你一條狗命。”

造化至尊無力再戰,他隨時會再次失控,所以,他一把毀掉了手中的天命筆,一步入天淵。

瞬間化作光點萬千!

頓時,被他引動的諸多道景地力量,重歸於各大真祖,三翅凶鹿族的老祖,頓時長長鬆了一口氣。

而此刻,毒尊則是看向畫尊,道:

“此間事了,帶我入天淵。”

說完,她邁步,走進了畫尊的蒼白畫卷之中。

這一刻,蒼白畫卷中的浩瀚世界,變成了一方至毒宇宙!

而畫尊,則是揮手,蒼白畫卷緩緩展開,浩瀚無垠,無邊無際,如一層窗紗,將真祖界徹底遮住。

去真祖界的路,已經被蒼白畫卷擋住,強闖,隻會進入蒼白畫卷世界中。

紫菱一笑,道:

“誰想闖過去的?試試?”

看到這一幕,諸多真祖,卻都是有些心驚了。

“蒼白畫卷,與傳說中的那存在有關,全部開啟,縱然是我們,冒然闖進去,也會有風險……”

“而且,此刻其中已經佈滿了至毒……可以威脅到我等生死!”

冇有一個真祖,敢強闖蒼白畫卷。

“你已逝去,不屬於現世,你現在出手,又能維持這蒼白畫卷幾時?”

時空蟲真祖則是冷漠地開口。

畫尊笑了,道:

“那怕隻能維持一刻,你們也隻能乖乖站著等我,不是麼?”

說著,揮揮手,本源力化作一張凳子,她很悠閒地坐下,然後,取出了一些“零食”。

有烤鹿蹄、炸時空蟲、烤灰犼肉等等……

都是她此前留下的。

她當著諸多真祖的麵,吃了起來,道:

“我對你們灰霧海挺感興趣的……聊聊吧,你們拜的鬼,都長什麼樣?叫出來我看看?”

她簡直像是在和熟人嗑瓜子、聊家常一般,隨意到了極點。

諸多真祖:“……”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