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小山村,小院中。

“係統,任務完成了……我可以升級到金丹境界了吧?!”

李凡期待地發問。

這一刻,他的心中……莫名出現了一絲緊張!

自從自己來到這修仙世界,都過去多少年了……

養雞、養魚、種樹……各種各樣,稀奇古怪的任務,做了那麼多……

今天,終於要熬出頭了!

金丹在望!

而聽著他的話語,腦海中,係統卻沉默了很久很久!

“說話啊,我任務完成了,狗係統,我警告你,你敢不讓我升級到金丹,我和你拚了!”

李凡急眼了!

係統的聲音這才響起,試著發問道:

“你……這麼想要金丹啊?”

李凡道:“廢話,我辛苦這麼久,不就是為了金丹嗎?!”

係統:“……”

係統像是深吸了一口氣,然後爽快地道:

“好……你升級了。”

聞言,李凡卻怔了一下。

自己,升級了嗎?

怎麼自己,冇感覺啊……

這狗係統,怕不是在忽悠自己啊?

“你確定我是金丹?金丹呢?!”

他忍不住發問。

係統道:

“你按一下丹田的位置,那裡是不是鼓鼓的?”

李凡當即伸手,按了一下……

貌似的確丹田中,有顆什麼東西,有點兒硬……

“這就是金丹?”他疑惑。

“這就是金丹!”係統篤定地開口!

李凡當即有些迷惑,他感覺這狗係統,不是很靠譜的樣子……

但是,他自己,也的確不懂修仙,不知道真正的金丹是什麼樣子的。

“算了,我試一下,自己能不能飛,就知道了!”

李凡決定,要試試去!

“師父,我們帶來的獵物,都放在村外了,估計灰霧海那些更凶殘的獵物,會尋著找過來。”

這個時候,吳大德則是開口。

聞言,李凡當即抬眼。

獵物??

正好自己今天金丹了!

練練手去啊!

他當即道:

“莫慌!”

“隨為師出村一看!”

聞言,一群弟子,都是驚喜了。

師父的這意思,他老人家,是要親自出手了嗎!?

太好了!

他們都是激動地跟著李凡,走出小院。

而慕容婉詞等幾人,更是震動,這種大人物……一旦走出,不知道會引發何等驚天風浪啊!

當即,他們都是跟著李凡,朝著外麵走去!

……

此刻。

武荒界。

從宇宙虛空之中,一條條灰色的小路,帶起了驚天的濃霧,延伸入武荒界的天穹,遮天蔽日,乾坤黯然。

整界的蒼生,都恐慌至極,顫抖非常。

“完了……灰霧,這是傳說中的灰霧大敵……”

“天地之力都無法阻攔之,整個真祖界,在灰霧麵前,都要毀滅嗎?”

“不……”

蒼生在哀嚎,絕望地悲鳴。

灰色小路,可毀天滅地!

……

小山村村口。

“是真祖的氣息,灰色小路已經到來,他們來了!”

被栓在一棵樹上的三翅凶鹿霸主等,此刻皆有感應。

他們激動到了極點。

“真祖來了,我們有救了!”

“此地當滅!”

“這一界的一切因果,都會隕滅!”

他們都是期待非常!

雖然已經被打成原型,發出的是各種動物的叫聲,但是,他們彼此間還是能夠聽懂的。

……

而那浩瀚的灰色濃霧,已經將整個武荒界,變成了黑夜般。

日光徹底被遮蔽了!

山林之間暗淡無光,禽鳥驚懼,落在地上,猛虎顫抖,頭埋進土中……

從天宇灰霧之間,依稀還能看到幾條灰色小路,其勢驚天!

那天宇上的灰色小路,已經延伸到死人荒上空,似有眸光掃視大地。

“不太對勁……為什麼我完全感知不到這片區域了?!”

一個真祖,有些震驚地開口。

身為真祖,一念間,整個真祖界無所遁形,但是,現在,眼前這方死人荒大地,居然像是黑洞一般!

不可探查,不可明視!

“很詭異……我們無法探查,就像是不存在一般?!”

“怎麼可能……這裡究竟有什麼?!”

“目不可間,念不可及……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因果?”

他們都是有些驚疑起來!

這種狀況,他們從未遇到過!

……

而也就是此刻。

李凡終於帶著一群弟子,走到了村口。

“他們追來了……”

蘇白淺低語。

“真祖級強者,力壓天地嗎?的確……很強。”

紫菱不禁開口。

“不得不說,如果不能作弊,遇上這種層次……怕是真得變成黑毛怪了……”

林九正也是眼中凝重非常。

其他弟子,同樣都鄭重無比。

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真祖級強者。

灰霧漫天,灰色小路所到之處,天地間的各種規則紛紛消失退散!

“嗯?天怎麼這麼暗啊……”

而李凡,此刻則是有些疑惑啊。

天氣不太好,怕是要下大暴雨了?

這種天氣,不適合飛行吧??

但,李凡卻搖搖頭,心中堅定無比!

今天就算是天上下刀子,自己也要起飛!

多少年了,自己終於金丹了,就是為了等今天啊!

他深吸了一口氣,道:

“諸位徒兒,其實為師……有件事一直冇有告訴你們。”

他開口。

聞言,眾人都是頓時看了過來,眼中都帶著期待好奇之色!

李凡故作深沉,道:

“其實為師多年來,一直在等……”

江離卻是激動地道:

“師父,我們明白!”

他一直都很清楚,師父佈下了驚天大局,要等各方入局呢……

李凡疑惑地看了江離一眼。

“不,你不明白的。”

李凡搖搖頭。

江離他們生活於凡塵中,怎麼可能理解金丹這種事情!

不過不要緊,這次,他準備和這群弟子攤牌了!

“為師稍後告訴你們一個秘密!”

他微笑著開口,這個秘密,就是自己是一個修仙大佬!

在此之前,先飛一下試試!

說完,李凡一步邁出小山村!

然後,他的身體,猛然騰空而起!

他……緩緩升空!

……

也就是此刻。

天宇之上,萬重灰霧。

一群真祖,還在猶疑之中。

眼前的大地,他們居然無法看清。

就像是一片黑洞般,一切的場景都是如此模糊,就連山脈起伏、草木蔥蘢,他們都看不見!

死人荒就在他們眼前,他們卻宛如睜眼瞎了一般。

唯一能夠感應到的,就是他們的後人,肯定就在下方這片區域中。

“不對,我感覺不對勁……這種地方,太過詭異了……”

負棋洛龜族真祖有些忐忑了,道:

“依我之見,我們不應該冒險,先退去!”

其他人,也都是有些猶豫了。

身為真祖級,他們無比謹慎,越是這種不可名狀,難以探查的詭異,他們越是忌憚!

但,就在超克。

他們諸多的灰色小路,忽然都莫名抖動了起來!

“怎麼回事?我怎麼感覺……我有點兒控製不住自己的路了?!”

三翅凶鹿族真祖,有些驚恐的開口。

“不對……我的道景地,為什麼在晃動,想是要地震了一般?這是怎麼回事?!”

“我怎麼感覺,自己就像是一隻螻蟻,此刻靠近了巨龍?”

“危險,好危險的感覺!”

一群真祖,都是有些發慌了!

“此地的因果……果然不小……”

時空蟲真祖,此刻卻是臉色一沉,道:

“諸位,灰霧海的未來,都在我們身上,絕不能再退!”

“我們一起上,何懼之有!走!”

它一聲大吼,駕馭真祖之路,朝著下方衝擊而去!

“有道理,拚了,搏一世未來!”

“如果成功,禁忌就在前方!”

其他真祖,也是都瞬間跟上了。

……

此刻。

小山村前。

李凡已經升空,距離地麵,約摸三四十米的樣子!

這一刻,李凡下意識朝著下方看了一眼!

自己……真的飛起來了??

這種感覺……太爽了!

狗係統冇有騙自己!

原來,金丹真的能飛行啊!

他激動了,欣喜無比。

這就是修仙的好處啊,擺脫地心引力,自由的飛翔!

他儘情體驗著這種快感!

而不遠處,拴在樹上一群獵物,都是下意識朝著村口這邊看了過來。

然後,他們看到了李凡……

“不!”

三翅凶鹿霸主,此刻忽然發出了一聲淒厲的鹿鳴!

“我不該看……”

歸壽慘呼!

轟!

不知何種氣機落下,他們的修為、神智,這一刻儘數煙消雲散!

三翅凶鹿、時空蟲等霸主……都變成了真正的動物,無知亦無識。

……

而李凡,沉浸在自己升空的喜悅之中。

“嗯……可以試一下,飛行的感覺了!”

他看向前方大地。

飛行的話,自己一步邁出,估計能去個百米遠吧?

他預想了一下,然後,抬腳邁出!

這一刻!

轟!

小山村之前,宛如發生了不可想象的大變動,天地一切規則顯化,而後湮滅。

“那是什麼?!”

一群弟子,此刻都是震驚了,因為,他們分明看到,在李凡的腳下,居然有時空長河浮現!

那是無窮的時空,萬古的因果……

仙古的遺族,在某個輝煌大世爭渡,大道轟鳴……

禁忌的道族,在某片黑夜裡,舉起長夜之火,艱難前進……

輪迴的橋梁,在一片黑霧中,轟然崩塌,地獄中無數的鬼物在歡呼……

李凡一步邁出,腳下卻是萬古的歲月長河。

他如同在曆史中步行,像是在萬界中行走,時間與空間的極致距離,都隻在他一步之下!

他從最遠古最源起的時空中路過,帶起驚天的波浪,黑暗中有眼眸在注視他的影……

他走過無儘的禁忌世界,三千禁道如風,他禦風而行,在尋找著什麼……

他在白霧世界中隱居紅塵,似乎在逃避,似乎在等待,最終卻毅然從白霧世界,踏上了一條古路……

空間為階,歲月為路!

曆史長河滾滾,追不上他的影,因果海洋沸騰,染不到他的身,諸天萬界,他無所不在,卻又不存在於任何一處!

這一刻,天地間,一切的道,都黯然失色了。

天宇上。

轟!

無儘的灰霧,宛如被大日蒸發一般,儘數消失。

一條條灰色的真祖之路,忽然直接炸裂!

“啊……”

“這是怎麼回事……”

“大恐怖,大寂滅……我們招惹到了什麼……”

真祖之路炸裂,那些恐怖至極的真祖級灰霧生靈,此刻被斬去一切法,被毀掉了一切道,他們從天穹上落下,砸在了大地之上。

“不可能……我是時空我真祖,我可以藏身於不同時空間!”

而時空蟲真祖,此刻則是大呼,它驚恐萬狀,急忙施法。

它的真身,進入了一重重的時空歲月中。

這就是它敢動手的原因。

就算這一世遇到打不過的敵人,它也可以“穿越”到其他時空藏身,不會死去!

但是,下一刻,時空蟲真祖傻眼了。

因為,它才發現它掌握的每一世時空,都在毀滅,都在寂落,大恐怖和大破滅,貫穿它經曆的萬古長河!

“我……究竟惹到了什麼……這世上怎麼可能有這種力量?!”

時空蟲真祖徹底恐懼了,它從破敗的時空中跌落而出,一切的神通道法,此刻都被斬滅,然後如黃葉般飄落……

這一刻,諸天灰霧儘散,真祖之路全滅。

天地複原造化顯,人間萬世儘清明!

而小山村前,李凡僅僅是踏出了一步,約摸百米距離……

…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