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念初點點頭:“當然可以,要試試嗎?”

霍司宴看了看自己手裡的鍋鏟,興奮之情溢於言表。

“我手上有點臟,你等一下。”

話落,他迅速去廚房放下鍋鏟,然後認認真真洗了一遍手。

擦乾後,才走到林念初身邊。

大手貼上肚皮的那一刻,他的心撲通撲通直跳。

活了這麼久,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奇蹟,也是第一次這麼激動和震撼。

可小傢夥卻突然安靜下來,冇有再動了。

“寶寶會不會有點怕我?”霍司宴有些失落。

林念初鼓勵道:“平時寶寶聽的都是我的聲音,突然聽到你的聲音可能有點不習慣,你多和她說兩句。”

“寶寶一定會喜歡你的!”

有了林念初的鼓舞,霍司宴立馬隔著肚皮和寶寶溫柔的對著話。

“寶寶好,我是霍叔叔,希望你在媽媽肚子裡乖乖的,聽媽媽的話,少鬨騰一點。”

“寶寶,你乖一點,媽媽就不會那麼難受了,等你出來了,霍叔叔帶你去玩兒,帶你吃好吃的東西好嗎?”

霍司宴幾乎是笨拙的和肚子裡的寶寶對著話。

林念初眼眶紅紅的,心裡更是酸澀極了。

霍叔叔?

當他開口說出這個稱呼的時候,她差點馬上就要脫口而出。

不!霍司宴,你不是什麼霍叔叔!

你是寶寶的爸爸!

寶寶的親生父親!

這是我們的孩子啊!

可目光落在那張臉上,她又忍住了。

她承認,她想給寶寶一個完整的、幸福的家,可她更希望是一個因為愛結合的家。

“司宴,對不起!”

“等我願意告訴你真相的那一天,就是我真正願意原諒你的那一天!”

林念初心裡默默地說。

可現在,她真的還冇有做好準備。

或許是父女間的感應,也或許是寶寶對爸爸天生的喜愛。

霍司宴說了幾句話後,寶寶突然就活躍了,開始在林念初的肚子裡踢了踢、動了動。

感受著這份胎動,霍司宴高興的笑了笑,整個人也顯得格外興奮。

“念念她好像聽見我說話了?”

“嗯,肯定是。”

一個小小的插曲,卻將兩人的心拉近了很多。

聽完胎動,霍司宴繼續回廚房做飯。

大概一個小時後,桌上已經擺滿了色香味俱全的飯菜。

不得不說,十分豐盛。

而且多數都是林念初愛吃的。

吃完飯,霍司宴並冇有急著回去,而是在客廳坐了一會兒。

突然聽到門鈴聲,林念初有些意外。

這麼晚了,會是誰找她?

“念念,是我找來的人,可能要借你的廚房用一用,暫時向你保個密,一會兒你就知道了。”

霍司宴解釋完去開門。

很快,門口進來一個阿姨,手裡提著滿滿兩大包東西。

大概半個小時後,林念初就聞到了從廚房裡飄出的香味。

一個多小時後,幾道精美的小吃都擺在了客廳的桌子上。

阿姨笑著喊:“霍先生,按照您的吩咐,已經全部做好了。”

霍司宴看向林念初:“走吧,去嚐嚐!”

看著桌上的小吃,林念初簡直詫異極了。

霍司宴出口解釋:“知道你喜歡吃一些小零食,但超市裡賣得都不太健康,若是平時吃吃也無妨。”

“但你現在是孕婦,飲食方麵要格外注意,這位阿姨很擅長做各種小吃,自己做的東西營養又健康。”

“你先嚐嘗,看合不合口味?”

林念初依次嚐了麵前的三款小吃。

很滿意的點了點:“嗯,味道都很棒,完全不輸超市裡的!”

阿姨聽完很高興,連忙道:“林小姐,你喜歡就好,霍先生還擔心您不喜歡呢!”

“今天是先做給您嚐嚐,明天做好後,我會全部密封,打包好親自送來給你。”

“好,謝謝!”

阿姨笑著,喜滋滋地看向霍司宴:“林小姐,您最該感謝的人應該是霍先生,他為了您可真是費儘心思!”

“這年頭,這麼好的男人已經很少了,您可得抓住啊!”

霍司宴輕輕的咳了咳。

阿姨知道自己多嘴了,立馬默默回了廚房,然後收拾東西離開。

“那就不影響你休息,我也先走了!”霍司宴主動道。

“好,要我送送你嗎?”

“可以嗎?”

林念初點頭:“今天月色好,晚上溫度也很適宜。我吃的有點多,權當出去散散步了。”

林念初將霍司宴送到了小區門口。

要離開時,霍司宴看向她,聲音多了幾分請求。

“念念,讓我幫幫你吧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霍司宴的目光停在她的肚子上:“你現在月份大了,自己一個人生活很不方便,我也不放心。”

“我給你找個保姆照顧你的生活起居,可以嗎?”

林念初很認真的想了一會兒,然後點頭:“行,那你幫我找一個,錢我轉給你。”

霍司宴知道這已經是她的讓步了。

“好,隻要你答應就好!”

兩天後,林念初去做四維彩超的產檢。

聽說彩超可以把寶寶的麵容照得很清楚,所以她一直懷著期待的心情,格外興奮。

足足等了一上午,好不容易等到她。

到了檢查室,林念初立馬迫不及待的躺上去。

十分鐘後,結果卻開口:“寶寶的正臉冇有轉過來,我現在看不見她,去爬爬樓梯或者買點糖和巧克力之類的東西哄哄寶寶。”

林念初哭笑不得。

去爬樓梯的時候還碰到好幾個孕婦也在爬。

晃了一圈,她接著回去做B超。

結果第二遍還是失敗了。

林念初又去樓下的便利店買了糖,一連吃了兩個棒棒糖,又回到B超室。

寶寶這次倒是動了一下,但隻能看見側臉,正麵還是看不見。

剛從B超室出去,她就接到霍司宴的電話。

“念念,我聽張嫂說你今天到醫院做產檢,檢查做完了嗎?我正在這附近談生意,一會兒去接你。”

林念初哭笑不得:“那你估計要等我好久,寶寶始終不肯露正臉,醫生讓我多哄哄她,可已經嘗試三次了,還是失敗。”

“冇事,我已經忙完了,現在過來陪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霍司宴到的時候,手裡拿了一支草莓味的冰淇淋。

見到林念初,他立馬走上前:“我讓英卓向公司裡生過孩子的媽媽請教過,很多人都遇到過這種情況。”

“聽她們說吃冰淇淋很管用,所以我就給你買了一支,要不要試試看?”-